Home未分類「哈!」所有人齊聲怒吼,有的甚至捶打胸口,仰天咆哮。

「哈!」所有人齊聲怒吼,有的甚至捶打胸口,仰天咆哮。

這些人一想到能狠狠重創官方,佔領九州,便熱血沸騰。

連胖子等人,原本埋怨為什麼要讓所有人聚在一起,此時也被氣勢感染,齊聲吶喊。

陸續趕來的官方修行者,被眼前的陣勢驚住,臉色難看。

神道教各組組長,轉身落回冰雕角斗場。

在角斗場的北方,有一個高高在上的平台,平台上矗立着九把同樣由冰雕成的椅子。

九人坐在上方,俯瞰整個角斗場。

在他們對面,同樣有一個平台留給官方。

源清素一落上去,就發現角斗場的不尋常。

這是一個咒陣,每一名觀戰者都是主陣人,可以支撐起結界保護自己。

「大人。」浮羽歌仙看過來。

他們也發現了不對,害怕這個咒陣有埋伏。

「無妨。」源清素徑直在椅子上坐下,以他現在的見識,神道教數千年的歷史,也不可能有東西瞞過他。

歌仙坐在椅子上,歌仙級以下的官方修行者,要麼站在他們身後,要麼落在雲彩上。

遠遠看去,恍如天宮盛會。

戰鬥採取的對戰模式,是盲賭,也就是提前排好上場順序。

神道教不會給官方以強對強的機會。

九人遙遙看着源清素等人商議,神色各異,要麼冷笑,要麼嘲諷,要麼面無表情。

以出雲巫女的地位,自然也參與了商議,官方的一切,他們早就算好了。

不一會兒,一隻冰雕的微型小兔子,以眾人看不見的角度,在早苗紗羅耳邊低語。

於此同時,出雲巫女給源清素一個眼神,意思是——好了。

源清素臉色不變,昂然依坐在正中間的冰椅上,雙眼時而閃過紅光,霸氣凜然。

一些偷偷觀望他,用咒法試探他的神道教教徒,全都嚇得避開視線,那裏坐着的,簡直是一頭妖怪。

有了出雲巫女,源清素可以選擇以強抓強,但他沒有。

一來,不想暴露出雲巫女;二,依舊是他的器量作怪。

器量一旦覺醒,便受到「既是力量,也是束縛」的規則束縛。

源清素的器量,讓他半年成長到如此地步,束縛之大可想而知,他必與黃泉魔龍一戰!

一枚黃泉魔龍殘骸,半町級,相當於三位歌仙的實力。

他,兩枚町級妖怪的殘骸,一身不知深淺的神力,整個大明朝的咒法。

兩枚町級妖怪的殘骸,同時只能使用一枚,也就是說,他要以一位歌仙的實力,對抗三位歌仙。

他弱,弱到幾乎所有人看到這種情況,都覺得不可能贏。

但源清素認為自己能贏——器量給了他無與倫比的力量,也用這股力量給了他太多自信,說是狂妄也一點不謙虛。

源清素從心底覺得,這場戰鬥沒有到贏不了的程度。

既然有一絲希望,那他願意去爭取!

他已經不是當年在白山上,自己嚇自己,靠着黑夜的恐懼鍛煉膽量的他。

當初主持神道教比武的武居,拿到雙方的名單,但在打開之前,他也不看不見。

武居站在角斗場東邊一個小平台上,宣佈道:

「第一戰,九州神主,對,八組組長酒鬼!」

「怎麼回事?」有神道教的教徒滿臉驚恐。

「為什麼不是前兩位組長?八組組長雖然厲害,但不是神主的對手吧?」

「你們懂什麼!就算是一組和二組組長,遇見九州神主,也不是一定能贏,這反而是個好籤。」

觀戰平台上,更是熱鬧。

神主級!

在任何國家都是最頂尖的高手。

觀戰人數越來越多,超過了千萬人。

「三船閣下。」源清素看向九州神主。

「盡我所能。」九州神主站起身。

「是必須贏。」源清素寧靜但充滿氣魄的聲音。

姬宮十六夜看着他的雙眸,綻放出異彩,嘴角微微笑起來——這不是平時那種笑,而是人開心時,自己都沒意識到的笑容。

九州神主愣了一下,隨後哈哈笑起來,微微行禮:「筑紫王請放心!」

九州神主與酒鬼入場。

一團青色的神力,一簇琥珀如威士忌的神力,兩者搖搖對望。

「一群老鼠。」九州神主冷笑,神力瞬間壓倒酒鬼,吹得他頭髮亂舞如雜草。

「神主果然厲害,我認輸!」酒鬼笑了一聲,轉身就下了舞台。

面對這個合理,又不合理的狀況,眾人忍不住呆在那兒。

現場的神道教教徒不敢說什麼,觀戰平台上,不管修為高低,哪怕是剛進入初級部(初中)的修行者,都破口大罵。

「搞什麼?!等了半天,結果投降!」

「孬種!」

「果然是一群老鼠!」

「九州神主!九州神主!」也有東瀛官方的修行者助威。

糸見雪心裏隱隱有些失望,轉而又想,如果全是世界都能像這樣,簡單和平的解決爭端就好了。

最主要的,是源清素和姐姐平安無事。

「第二場,伊勢巫女,對陣,七組組長蜘蛛!」武居高聲喊。

姬宮十六夜一身華美的和服,嬌美的身段,被火焰色神力包裹,立在冰塊上,宛如一朵盛開的彼岸花。

「你不會也要投降吧?」她笑吟吟地問蜘蛛。

「你要是想和我過兩招,也不是不……」

他話音未落,二組組長怒吼道:「蜘蛛!小心!」

蜘蛛幾乎是下意識,拿出神器,使出自己最厲害的防禦咒。

萬千道霓虹突然迸發,蜘蛛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已經被神力氣浪淹沒。

雷鳴、烈火、空間都被洞穿,蜘蛛在氣浪在旋轉,氣血翻湧,頭暈眼花,幾次要暈過去。

「啊!」蜘蛛吶喊,拼了命地剋制眩暈感。

一旦暈過去,等着她的只有死。

之前對伊勢巫女在箱根一招殺歌仙還將信將疑,此時此刻,她恨不得回到過去,狠狠警醒自己。

霓虹的色彩越來越弱,終於撐到有了一絲喘氣的機會。

「我認輸!」蜘蛛連忙喊出來。

神力消散,她從天上掉下來,勉強穩住身體。

剛才還一碧萬頃的晴朗秋日,宛如黃昏一般變成緋紅,看台上的教徒,滿臉驚駭。

儘管沒有親身感受伊勢巫女的咒法,但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哪怕只是旁觀,也足以讓人膽寒。

「果然差了一點。」姬宮十六夜呢喃一句,轉身飛回平台。

「清少爺,我做的怎麼樣?」她一副驕傲的樣子,向源清素邀功。

「多謝這些日子裏,你對我的手下留情。」源清素笑道,他在『手下留情』上,稍稍用了一些迷人的調子。

姬宮十六夜立刻明白了,媚人地白了他一眼。

轉眼間,七局已過兩局,神道教全敗。

教徒們忍不住看向各大組長,見他們依舊不慌不忙才稍稍放下心。

「第三場,神巫,對陣,九組組長白貓!」

「完了!」

「九組組長剛成為歌仙沒多久,實力較弱,根本不是神巫的對手!」

「這反而是最好安排的,一組組長都不一定是神巫的對手,你們太平洋海底的事了嗎?」

「沒關係,雖然我們輸了三場,但全是對方几乎必贏的高手,我們這邊也有必贏的局!」

這些慌張,糸見雪一點也不慌。

「什麼白貓?明明對貓過敏。」她甚至諷刺了姐姐一句。

神林御子紅白巫女服,綉著純白的玉蘭花,黑髮飛揚,金芒在她周身點亮。

神聖之姿,連神道教的教徒都忍不住折服。

糸見沙耶加心裏感嘆,怪不得源清素那小子被迷得神魂顛倒,連她這個女人,都欣賞神巫的風采。

「我認輸。」她說。

戰鬥不出意外的結束,眾人還眼巴巴等著,希望能聽聽神巫的聲音呢,結果她一句話沒說,飛回平台,坐在源清素身邊。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源清素鼓著掌,一副神林御子立了大功的樣子,還笑眯眯地湊上去和神巫說悄悄話。

看着這一幕的人,一時間不知道該羨慕誰,因為源清素自己也同樣讓人意奪神搖。

隨即,剛才一出手就嚇死人的伊勢巫女,不滿地用扇子敲了源清素的手臂。

源清素又扭過頭來,牽起伊勢巫女的手,笑嘻嘻地說着什麼。

果然,傳聞是真的!

這三個人有感情糾紛!

這下,大家知道羨慕誰了,他們怒視源清素——誰讓伊勢巫女華美嬌艷得媲美神巫呢。

「第四場,武熊歌仙,對陣,一組組長!」

隨着武居的聲音,神道教齊齊鬆了一口氣,這已經是第四局,不能再輸了。

「武熊閣下,直接認輸吧。」源清素說。

武熊歌仙脾氣剛烈,但也不是送死的傻子,他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點了點頭。

之後的三局,彷彿說好的一樣,神道教連勝三局。

一組、二組、三組組長依次出場,毫無懸念地贏下三場。

鞍岳歌仙面對三組組長時,嘗試着交手,但不愧是敢截官方列車的人物,每一招都剛猛霸烈。

鞍岳歌仙全程被壓制,沒過十招,便主動認輸。

時間已經到了八點,海水愈加碧藍。

越來越多的官方修行者趕來,其中有水天宮的巫女、高野山的萬卷上人等高手。

在源清素等人身後的天空,已經密密麻麻全是人。

神道教一方,連九位組長的臉色,都凝重下來。

要不是有『町級』妖怪和黃泉魔龍,他們也不敢如此大搖大擺地站出來。

對於線上觀戰的人,面對如此盛況,覺得值了。

這宛如修行者戰爭一般的場面,有多少人見過?

已經到了最後一場,所有人都緊張起來,猜到神道教所謂的七局四勝,目的只有這一場。

官方也絕不可能再輕易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