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扎死你個負心漢!」

「扎死你個負心漢!」

「啊!」

驚叫一聲,孟有房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在他的身邊,一位老人正在悠閑的喝著茶。

「醒了,幹活吧。」

「???」

孟有房一腦門子的問號,這是哪跟哪兒,腦了有點亂。

他快速的向著屋外一掃,沙子,石灰石,火山灰,冰石,還有一種叫金剛藤的雜草,一團團,一堆堆,好像正在等著孟有房檢閱。

「果然是這老人搞的鬼!」

拳頭攥了兩攥,孟有房無奈的向外走著,是啊,沒有實力,這活,還得他干。

火山灰拌上石灰石粉末,一次又一次的攪拌,一次又一次的晾乾,沙子,也加入了戰團,又是一番的爭鬥。

最後,經過孟有房不懈的努力,這最後的材料終於是試驗成功。

「終於是完成功了,下一步該開始施工了!」

孟有房現在沒有了任何的雜念,他現在就想著把這該死的房子給改造成功。

山中無甲子,歲寒不知秋,雖然不知道過了多久,可這時間絕對不會太短,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縱然是各個勢力的人都進了秘境探寶,可他的小木堡也是最弱的那一支。

這麼久不回去,老瘋子能擋住別人的捶打嗎?

孔方呢,他會不會心生怨恨,畢竟,這秘境的機遇大過天,孔方真的甘心在七家城外改造房子嗎?

七家城內的施工隊呢,沒有了范少增,他們會老老實實的幹活嗎?

這一切,都需要他孟有房出去之後加以確認。

系統沒有提示,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一條改造成功的提示都沒有,這絕對不正常,這讓他很是擔心。

「幹活,幹活!」

晃晃腦袋雜念一清,孟有房把袖子挽起了老高,沙子水泥一和,他開始把東西往屋子裡運。

鋪地,刷牆,穩固陣線,吊頂,裝地磚,工程一項一項的做,問題一件一件的解決,這小房子的改造工作孟有房做的是有聲有色。

當最後把房子打掃一遍之後,看著光潔明亮的房子,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終於是完工了!」

完工是小事,最後的調整才是真正的驗收。

拿出了為數不多的靈石,孟有房來到了陣心處所在,他把靈石在陣心裡一擺,整個房子猛然的震動了起來。

「轟!」

一股靈氣衝天而起,天空中的迷霧頓時被衝散,一層白色的護盾在小房子周圍瞬間形成保護。

只有孟有房,他就覺得眼前一花,再也沒看到那個老人的身影。

「???」

老人的消失讓孟有房大驚失色,看著那些還在混沌中的同伴,他一下子沒了分寸。

如果老人就這樣走了,他豈不是一輩子要在這裡吃土?

「嗡!嗡!咔嚓!」

小房子的陣法還在運轉,陣心處響起了嗡嗡聲,咔嚓一下,陣心處的靈石碎成了粉末,而屋子裡的眾人齊齊的吐了一口血。

「怎麼回事?」

鮮紅的血液刺激著孟有房的神經,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絲明悟,這房子改造絕對不是無的放矢,要想救醒眾人,只有靠這房子才行。

看了看陣心處的那個孔洞,孟有房的心裡頓時有了主意。

白光一閃,一根棍子被他具現在手中,棍子的顏色通體碧綠,帶著一股勃勃的生機。

「走你!」

把棍子向著房子的陣心處一插,大陣瞬間再次運轉,一股股綠色的靈氣從陣中向外輸送傳向了混沌中的眾人。

「嗡!」

人們的身體開始發出震顫聲,先是冰龍,再是劍如雪,隨後眾人的身上都開始發出聲響。

所有人的眼皮開始抖動,可是沒有一個能眼開眼睛。

他們的眉頭一鎖再鎖,臉上的神色也越發的難看,就像是在夢中和什麼怪物在爭鬥一般。

看著沒有醒過來的眾人,孟有房微微一皺眉:「靈氣不夠嗎?」

心思電轉,孟有房給墨靈發出了指令,綠色小樹苗一晃,一大團靈霧順著棍子沖向了陣心。

「轟!轟!轟!」

爆鳴聲頻頻響起,一道道光芒在每個人的身上閃耀,光芒衝起,衝破了大陣的束縛,直向天空,白色的護盾被沖開好幾個大洞。

孟有房嚇了一跳,他趕緊是控制著墨靈瘋狂的輸出靈氣,這大陣要是被衝破了,死的第一個就是他。

還好,光芒消失,大陣一瞬間又恢復了原樣。

只是他沒有發現,在這些光芒之中,一絲絲黑煙隨著光芒的噴發被蒸騰一空。

冰龍第一個醒轉過來,它的雙眼發出兩道寒氣直射孟有房:「孟有房,你小子果然是天選之子。」

。 晚晚穿著件漢服,站在那踮著腳,拿著把劍揮了下,說:「嘻嘻,我是女俠,要行俠仗義保護你們。」

「…….」北北默默看著她。

「噗。」唐南綰被她逗笑了。

她走了過去,發現晚晚學著她之前拍戲的動作,耍了一個來回,把假劍一收,問道:「帥嗎?」

「帥!但你這個是從哪來的?」唐南綰問道。

她記得自己沒給她買過這些,秦佳也沒送她禮物。

「媽咪,你快來哦。」晚晚說著,牽著她的手跑進房間里。

她推開衣櫃,指著裡面一旁,指著說:「你看裡面,全部都是晚晚的禮物哦。」

「這是?」唐南綰也有些意外。

昨晚住進來的時候,她也沒有開衣櫃查看,根本不知道裡面還有禮物盒。

唐南綰伸手拿過盒子看,發現有手鐲,有項鏈,還有鞋子,娃娃各式各樣的東西,盒子上都貼著標籤。

「晚晚滿月禮物。」

「晚晚一歲禮物。」

「中秋和春節禮物。」

整整一層都是各式的禮物,似乎要把之前她過節和生日的禮物全部都補回來似的。

「還有這邊,哥哥的。」晚晚說著,連忙拉開另一邊。

裡面同樣堆著禮物,都是些藍球,足球,電腦,IPad,玩具槍,鋼筆類的禮物,北北走了過來,看完后,他有點受寵若驚。

唐南綰沉默了,看著兩個小傢伙在拆禮物,她百感交集。

「媽咪,能要嗎?可以要嗎?」晚晚有點期待問道。

唐南綰沒作聲,她不知能不能拿,但她內心是渴望的,明顯她對燕景霆的依賴有些深,甚至已經把他當成爹地了。

「嗯。」唐南綰應聲。

她感覺自己沒權力剝奪他們的歡樂,看到自己答應后,兩個孩子相視而笑的模樣,她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隔著門,依舊聽到他們歡樂的笑聲,唐南綰獨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鏡頭剛好切換到男女親熱的鏡頭。

「啪」她連忙拿起搖控,把電視關了。

靠在沙發上發獃,隱約感覺背後一陣瓦涼,彷彿有人在背後說自己話壞,她揉搓著太陽穴。

秦佳的信息就彈了進來,她拿著手機,看到信息顯示:「靠,我看到宮媚秋和唐夢琳在購物大廈逛街,宮媚秋居然去看鑽戒。」

「昨晚我看到她和燕景霆吵架了,以為兩人要鬧掰了,這還是要結婚的節奏嗎?」秦佳繼續發著信息。

「他們的事,你別管。」唐南綰簡短回了句。

只是心亂如麻,攤上宮媚秋和唐夢琳,生活變得一團糟。

「我就是看著不爽,要不是怕給你惹事,我都想拿個麻袋套著她拖到廁所里打一頓。」秦佳說道。

但她剋制了,深怕她們把這些怨恨發泄到北北和晚晚身上。

「你玩你的,其他事別理,她們不配讓你動手。」唐南綰補了句,秦佳見狀,果然心情大好,沒再抱怨。

唐南綰拿著手機,指尖劃過屏幕,突然點到燕景霆的微信頭象。

視頻語音彈了過去,她嚇得屏住呼吸,連忙把通話掐斷,把手機拋到一旁,假裝若無其事的起身去洗水果。

一會又折回來看了看,發現他沒有回復。

「我在想什麼呢?」唐南綰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感覺自己像瘋了似的,居然期待他會回復。

燕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燕景霆坐在奢華的老闆上,端著咖啡淺抿了口,燕西拿著文件放在桌上,低聲說:「爺,這些都是您之前交待的,已經處理好。」

「嗯。」燕景霆拿過文件隨意看了眼后,在文件上籤了字。

小助理拿著午飯提著走了進來,恭敬的放在茶几上,低聲說:「燕總,您的午餐我已經訂好放在桌上了。」

「好。」燕景霆說道。

小助理不敢怠慢,連忙退了出去,辦公室又恢復了安靜。

燕西和燕景霆談著業務的事,沒一會蘇承晟一身酒氣的走了進來,大搖大擺的坐在沙發上。

「喂,我怎麼聽說你家老爺子剛吐血了,以死相逼讓你娶宮媚秋?你該不會這輩子都擺脫不了她了吧?」蘇承晟喝著水,一邊調侃著。

就因為事,他特意過來嘲諷一番,畢竟做為兄弟,難得有機會落井下石。

「那我先出去忙。」燕西說道,拿著其他需要處理的文件離去。

燕景霆起身,走到一旁煮了杯咖啡,順勢給蘇承晟泡了杯茶遞過去,說道:「醒醒酒。」

「算你有良心。」蘇承晟說道,接過茶喝了口。

他一臉好奇的端著茶杯,看到燕景霆的手機屏幕亮了,上面顯示唐南綰!蘇承晟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喊道:「靠,唐南綰給你彈視頻了,快快接。」

蘇承晟急得不行,他話剛落,視頻被掛斷了。

「快彈回去,你就當我不存在,趕緊視頻一下。」蘇承晟熱心說著,實際也想看他平時怎麼和唐南綰秀恩愛。

燕景霆拿起手機,看到她彈了三秒的視頻,他指尖觸了下,最終沒有打回去,而是深看蘇承晟一眼。

「閑得慌?需要我給你找點事?」燕景霆冷聲說道。

他的話嚇得蘇承晟連忙灌了兩口茶,坐直腰桿說道:「別別別!我是為你的事而來,聽說老爺子今早知道你不肯和宮媚秋結婚,氣吐血了。」

「你要不要回去一趟?畢竟老人家受不了剌激。」蘇承晟低聲說道。

燕景霆沉默不語,他端著咖啡,指尖揉搓著咖啡杯邊緣,深邃黑眸微沉,眼底迸出些複雜的情緒。

「就算父親拿命威脅,我也不會娶宮媚秋。」燕景霆沉聲說道。

蘇承晟倒抽了口氣,隨後低聲笑了,說道:「估計除了你,也沒人有這樣的底氣!不過看來宮媚秋在老爺子心裡的地位很高,如果讓他知道這事與唐南綰有關係,也不知會鬧成怎樣。」

「父親不會為難小綰,而且,他也不敢。」燕景霆說道。

一句話,就意味著唐南綰的靠山是她,就燕老爺子也要思量幾分。

「撇開這件事,我就很好奇,昨晚那個死的人,和宮媚秋認識,她也沒愚蠢到讓這種認識的人去動唐南綰身邊的人啊。」蘇承晟低聲說道。

這件事,雖燕景霆封鎖了消息,但他依舊是聽到了些風聲。

「你是有懷疑的人?你該不會一直在放長線釣大魚吧?否則你怎麼會忍著把宮媚秋放在身邊?」蘇承晟突然恍然大悟。

燕景霆喝著咖啡,他坐在沙發那,若有所思的搖曳著咖啡杯,低聲說:「昨夜宮家的人秘密去會了宮媚秋,而且北北出事前,唐南綰去了宮家…….」

蘇承晟聽著,他不由得倒抽了口氣,不敢相信的說:「她去了宮家?居然平安出來了?真TMD太剌激了吧。」

。聽了聶雪瓊對孽族的安排,熊起沒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