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是嗎?沒想到還有你東方烈忌憚的人。」周書茗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至於東方烈怎麼理解,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是嗎?沒想到還有你東方烈忌憚的人。」周書茗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至於東方烈怎麼理解,那就要看他自己了。

……

古都的街道上,一片繁華盛景。

「我說心夏,我到底怎樣才能原諒我?」沈明委屈巴巴的說道。

「哼!寶寶生氣了,哄不好的那種!」葉心夏小嘴一嘟,那般可愛的模樣,看的沈明心都快化了。

「小妮子!你可別得寸進尺,你沈明哥哥也是有脾氣的!」沈明故作生氣的說道。

「你就知道欺負我。就允許你任性,就不允許我任性嗎?你知道當時我有多擔心嗎?我有多自責嗎?我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葉心夏低著小腦袋,十分委屈,眼眶不知不覺又紅了起來。

「唉!」沈明還能說些什麼呢?

自己哪怕有千般的理由,對於葉心夏來說,都是一種傷害。

「沈明哥哥,心夏從來沒有過問過沈明哥哥的事情。但既然我們在一起,沈明哥哥,你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你真的越發上心夏看不懂了。

心夏知道自己幫不了沈明哥哥,但是……我不想成為沈明哥哥的累贅。」葉心夏強忍著更咽,然而眼淚卻不自覺的滑落了下來。

「丫頭!」沈明右手揉了揉葉心夏的小腦袋,伏下身子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見偷偷抽泣的葉心夏。

「你……嗚……」

沈明重重的吻在了葉心夏的紅唇之上。

葉心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光天化日之下,沈明竟然做出了這樣的行為。

四周走過的人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想吻在一起的兩人,甚至還有人拿出手機拍照,鼓掌。

良久,唇分。一條晶瑩的絲線連接著兩人的嘴唇,在陽光下晶瑩剔透。

「你知道嗎?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特別害怕你哭!答應我,永遠不要流淚!」沈明溫柔的拂去了葉心夏掛在眼角的淚水。

葉心夏通風之臉,胸前的小鹿一頓的亂撞,大口的喘息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四處閃躲不敢直視沈明的眼神。

沈明再次伸手捏住了葉心夏那可人的小嘴吧。

滑溜柔軟的小肉牽動小嘴都出了一個八字,是那般的可愛!

沈明用的十分霸道的口吻說道:「女人,看著我!答應我!」

葉心夏看著沈明那深邃的眼眸,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既然主動猝不及防的反吻在了沈明的嘴唇。

這回輪到沈明猝不及防了,他也沒想到這丫頭竟然也會這招!

「你親了我一下,這下是我還給你的!你讓我答應你的,我會做到!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下次再冒險,無論如何都要告訴我,你在做什麼?你要幹什麼?不要讓我干著急的等著好嗎?」葉心夏雙手環住沈明的脖子,她真的很害怕沈明又會突然的離開,然後在每個她快崩潰的瞬間又突然出現。

葉心夏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不應該去阻止沈明去做他該做的事情。她唯一害怕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做不了,連找個地方等待都做不到。

「恭喜宿主獲得50脅迫點。」

「滾!」

……

「委屈你了。」沈明輕輕地抱住了葉心夏,卻避開了這個承諾。

沈明沒辦法完成這個簡單的諾言,因為他不知道哪天系統又會發布希么古怪的任務。

……

夜色已深,圓月當空。

沈明獨自坐在陽台上,一時之間思緒萬千。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讓沈明這輩子都可能難以忘懷。

相比於滾滾流動的歷史長河,各個時代的天才,哪怕是鎮壓一個時代,也終究逃不過湮滅。

成吉思汗也許是沈明親眼見過的人之中,最強的一個了吧。那舉手投足之間並有毀滅一切的力量,整個天地彷彿都在掌控之中。

但即便是這樣一個人,最終也沒有逃過宿命。

「系統,你說這世界上唯一公平的就是出生和死亡了吧?無論多麼偉大的一個人,剛出生時也是那般溺弱,你終究會等到死亡的來臨。那麼如果我有一天死了,你是不是就會找下一個宿主?」

「那你認為什麼是永恆的?在人的眼裡,飛蛾的一生是短暫的。在更高層次的生物眼裡,人的一生也是短暫。那更高層次之外,還有更高的層次。你們眼中的漫長也許只是別人的曇花一現。」

系統這一次並沒有嘲諷沈明,而是十分認真的回答了。

「我不知道,我沒見過。所以才會問你啊!」沈明伸了個懶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永恆代表著沒有盡頭。那麼看不到盡頭的人又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永恆?你這並不是一個正確的命題!」

「好像也有道理。」沈明認同的點了點頭。

「其實你並不是第一個這麼問我的,但是你卻是唯一一個認同我的。那些人總以為擁有了我就擁有了一切,這個世界就該臣服在他們的腳下。但事實證明他們都錯了。」

「你以為我不是這麼想的嗎?要不是你這麼坑,我也可以一直裝逼裝到世界之巔!」沈明輕笑著說道,他也想擁有一個靠譜的系統,不過自己這個系統功能屬實,沒有其他系統那麼強大。只能說湊合著用吧!

「我還以為你真的有那覺悟,沒想到你是這麼想的!」

系統說完這句話,現在也沒有了聲響,留著沈明孤獨的坐在陽台上。

沈明此刻的心境達到了一種空靈的狀態,對萬事萬物的彷彿有了新的看法。

頓悟!

沈明雖然坐著,但是卻散發著一股莫名的氣場。

也許連沈明自己都沒有發現,處在他星辰之海中的三片星塵格外的閃耀!暗影系的星塵,49顆星子完美的構成了一幅星圖!

暗影系中階!

……

等沈明回過神來,突然發現自己的暗影繫到達了中階,也不由得有些驚訝。

「看來我的臉也不是那麼黑嘛!」沈明有些自嘲意味的說道。

也許是風吹的有些涼了,沈明返回了房間。看著床上熟睡中的葉心夏天,輕輕的替她蓋好了被子。

然而就當沈明準備回到沙發上的視頻,那原本已經熟睡的人兒卻突然抓住了沈明的手,一把將沈明拉入了懷裡。

「你想幹嘛?調戲良家婦男嗎?」沈明颳了刮葉心夏的小瓊鼻,打趣的說道。

葉心夏紅著小臉,只感覺胸口小鹿亂撞,但卻鼓起勇氣重重的吻在了沈明的嘴唇上。

「現在不是時候!」沈明輕輕地推開了葉心夏,這一切還是太草率了。

葉心夏微微的有些失落,不過就在她以為沈明要禽獸不如的時候。

沈明突然猥瑣的笑著說道:「上次那樣倒是可以!」

「壞人!」葉心夏紅著了臉,嘟嘴說道。

雖然嘴上那麼說,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呢!

……

7017k 「你,臘月,怎麼是你?」

張凡驚叫一聲。

「怎麼就不能是我?」臘月一歪頭,小臉甜美,像一顆紅葡萄。

「怎麼回事?」張凡奇怪。

臘月轉頭,警惕地向周圍看了一圈。

登機的人們大都在亂烘烘地安放自己的箱子,沒人注意他們兩人。

便含笑一撇嘴,伸出雙手,攀住張凡雙肩,把身子湊了上來,蚊聲柔語:

「……小凡哥哥!人家剛從外地回京,剛到局裡報到,王局就找我,說商主任不放心你,說你一個人去不安全,要派一個助手,王局就推薦我。我就立馬跟來了。人家在候機大廳就看見你了,你正跟你姐難捨難分,人家也不敢過去打擾,就先登機了。」

「是樣啊!」

臘月用手揪著張凡耳朵,撒嬌地問:「小凡哥哥,你不高興了?」

「我能高興起來嗎?」張凡苦笑不己,「你保護我?」

「王局說了,這是我的唯一任務。」

「你來了,就多一累贅!」

「不會的,我不是你的累贅,王局說了,我的任務是堅決保護你的安全嘛!」

臘月說著,把頭枕在他肩膀上,小牙齒輕輕咬著他,柔聲嗔道:

「人家好長時間沒見到你了,見了面,你也不親人家一下?」

也是。

平時,每次見面,臘月都要求張凡親她幾下。

張凡此時沒心情,只好捧住她小臉,敷衍地親了一口,問:

「商主任沒跟你介紹這次任務的具體內容?」

「沒有。商主任和王局只對我說,要我協助你。」

張凡鬆開她,想了一想,「既然這樣,你就跟著我吧,不要亂跑亂動。」

「我跟著你,我們兩人是什麼名義?」

「你說呢?」

「要逼真的話,我感覺,我是——」她欲言又止。

「你是?」

「我是你媳婦好不?」臘月湊近小臉,笑了,兩隻大眼睛,一閃一閃看著他。

張凡苦笑一下,拍了拍她肉乎乎的臉蛋,「哪有這麼小就當媳婦的?早婚啊!不過,也行吧,也只有這樣了。」

臘月歡天喜地,往張凡身上靠了又靠,「小凡哥哥,你說,如果我哪天真的想要當你媳婦,你要不要我?」

「別亂說!」張凡揪了她相關部位一下,「你身體還沒發育成熟,別整天想嫁人的事,好不?」

「你呀,喜歡姐,不喜歡妹,是不是?」

「就算是吧。」

張凡本來想說,云云、年熙靜、小雅芳,都是小妹級的。

不過,怎麼能說出口呢?

臘月這丫蛋,你必須不給她一點機會。

她從鳥族脫離出來,融入正常社會較晚,感到張凡是她唯一親人。

要是自己稍稍顯得對她有男女之情的意思,她就會粘上不鬆開了。

所以,云云等人的事不能說。

臘月稍感失望,眨了眨細長的大眼,忽然又樂了,燦然道:

「小凡哥,我發現一個秘密!」

「噢,既然是秘密,自己藏肚子里最好。」

「非要跟你說!」臘月又揪住張凡耳朵。

張凡一疼,忙投降:「說吧,我聽著呢。」

她鬆開手,小聲道:「我怎麼覺得,商主任,對你特別關心呢?」

「當然了,我出去執行任務嘛,我的安全關係到任務的成敗,她作為領導,能不關心嗎?」

臘月撲哧一笑:「拉倒吧!你這話只好騙鬼!我覺得,她對你的關心有點超出工作關係之外了。你猜猜,她本來打算派個什麼樣的人來?」

「咦?說。」

「王局說,她本來在訓練營公開招聘,要聘一個打算獻出生命也要保護你的隊員,後來,是王局說,這樣的話,張凡可能並不舒服,還是派臘月去吧,張凡和臘月配合更好一些。」

「真的?」張凡一驚。

「你瞅瞅,商主任把你看得有多重!」臘月不無嫉妒。

一陣熱血,在張凡胸中滾動。

那個美好的形象……在眼前晃動,最是動人,一身英姿,每每啟齒一笑之際,百媚俱生!

那帶著颯爽軍姿的美,不是別人所具備的。

張凡有些心慌,忙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