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魔宗弟子蕭鳳山,請第九代老祖上身!」

「魔宗弟子蕭鳳山,請第九代老祖上身!」

……

。 任務的大致意思是:顏府的大小姐每天辰時中自顏府出發到流雲學院分院上課,申時整放學回家,這兩個時間段需要段方山護送陪行,單程所需時間不到兩刻鐘,原本顏府有個人階高級的長聘武者做此事,不過此人有事請了五天假,所以顏府在武介所下了任務找人補缺,至於任務要求的武者等級,也是參考長聘武者的等級指定的,任務從明天開始。出了顏府、黃鐸表示自己以後五天會在下午辰時一刻在此等段方山結錢,並反覆叮囑段方山務必履行承諾后,才悠然離去。

第二天、段方山提前一刻鐘到了顏府,大門口停著一輛對面坐的雙排馬車,木質車廂、厚棉布門帘,車轅和邊邊角角的地方都精心打磨過,顯得頗有氣派,車夫正和看門的僕人聊天,一會兒管家顏忠走了出來,看見段方山忙打了個招呼,說小姐很快就出來,段方山沒著急,只是站在一邊默默等待,這個任務比較適合他,據顏忠所說,顏小姐上下學都是坐馬車,有個隨行僕婦侍候,從顏府到學院的路途大概要半個時辰,段方山將人送到可自行離開,下午未時末要準時到學院門口等候,接到人後送回顏府就算完事,這樣給段方山留下了不少自由活動的時間,方便他繼續尋找楊先生的女兒。

大門再次打開,顏老爺率先走了出來,一個中年僕婦扶著一個年輕女孩跟在後面,此女身穿白色錦緞風袍,臉上罩著薄紗,看不清長相,頭上梳著雙髻,看樣子年齡不大,出了大門沒有停留,直接上了馬車,段方山見人出來了,上前幾步和顏老爺見禮,顏老爺一臉和氣的說道

「這一路上小女的安全就拜託段師傅了」段方山點頭示意,隨後跟在馬車後面向衚衕外走去。顏老爺一直目送馬車離開才走回院里,身旁的顏忠說道

「老爺、小的多句嘴,您別見怪」

「說吧」

「小的覺得讓一個陌生的外鄉武者負責小姐路上的安全,似乎不太妥當」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要不是何師傅臨時有事要離開幾天,我也不會如此,不過、小姐上下學的的路徑都是人多繁華之地,又有府里的下人隨行,不會出什麼問題,再說老爺我在生意場上混了這麼多年,看人的眼光還是比較準的,這位段師傅雖然不苟言笑、眼神駭人、不過我看他的眸光清正,不像是心存歹意之人,把他和何師傅相比較的話,我倒覺得…..此人好像更可靠一些」

下午、段方山將顏小姐準時送回,在顏忠手裡領了酬勞,分給早就在門外守候的黃鐸二十五文錢,隨後向西城走去,

一天沒怎麼說話的吉祥嘟囔道「太沒意思了,明天你自己去吧」

確實如此、接送人的過程枯燥單調,尋人也是如此,時下已是隆冬,即使是白天,住戶們也都是關門閉戶,有時段方山走幾條街都碰不到人,這大冷的天沒人出來瞎轉悠,打聽人很難,楊先生女兒的情況,段方山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她叫楊秀兒,三十多歲,長相身高也只是從染坊的中年女人那知道個大概,當初辦理買賣染坊,都是楊秀兒出面辦一手操辦的,至於楊秀兒的丈夫姓名和其他情況,那個女人一概不知。

「你去哪?」段方山問道

「這個不好說,也許是酒樓,也許是市場,總之各種地方都轉轉」

「好吧」

第四天下午、段方山如前幾天一樣來到學院門前,等候顏小姐出來,未時末快要到了,段方山看著周圍,本該早已在此等候的顏府馬車和僕婦卻沒有影子,段方山皺皺眉,不知馬車因為什麼沒來,如果等到顏小姐放學出來,馬車還沒到就麻煩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姐不可能和他步行回家。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學院大門打開,諸多學生魚貫而出,平民家的孩子沒人接,都是自己回家,富人子弟則由各自的家僕引領到自家的馬車上相繼離開,很快、學院門前只剩一個身穿白色風袍的嬌小身影,段方山見狀只得上前見禮

「馬車未到、顏小姐稍等片刻」

「那就等等吧,只是要耽誤段師傅的時間了」顏小姐聲音清脆的回答道

「無妨」段方山說完,持槍站在顏小姐身後,二人無聲的等待馬車到來。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那個隨行僕婦才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小姐、小姐、我..我來晚了,你沒事吧?」

「有段師傅在這,我怎麼會有事,吳媽、你怎麼現在才來?顏六和馬車呢?」

「馬車壞了」吳媽捶著腿回答道「我們本來早就出來了,誰知馬車走了不到一半車軸忽然斷裂,顏六拆下車軸去找人去修了,我怕小姐久等,就先趕過來了」

吳媽的話讓段方山心中一動,那輛馬車他仔細的查看過,車軸是榆木做的,粗大結實而且這輛車的成色有七八成新,顯然用的時間不長,來回經過的道路大部分是青石路,剩下的也是碎石和土混合夯實而成,沒有坑窪之處,車軸怎麼會斷裂呢?段方山抬頭觀察著四周,偶爾有行人匆匆而過,沒有什麼異樣,段方山收回目光,看著吳媽扶著顏小姐坐下歇息。又過了一刻鐘,車輪聲傳來,馬車終於來了,車夫顏六急出一腦袋汗,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讓身子嬌貴的小姐凍病了,那麼自己的飯碗也就砸了,下車之後趕緊和吳媽侍候顏小姐進了車廂,段方山俯下身子看看車軸,確實是新換的,於是暫時壓下心中的疑慮,起身示意顏六啟程。

北地的冬天夜色早早降臨,路邊的民居中已經燃起燈火,段方山一行人穿行於街巷之中,就在他們來到一條兩面高牆的小巷時,變故突生,一聲幾不可聞的機括聲響起,隨之一只小巧的弩箭射向馬車右側的段方山的後背…..段方山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 牛正平輕輕一笑,說道:「我這人別的本事沒有,認識的人確實不少,尤其是地產方面。」

「楊老弟你告訴我你看中的那一塊地在什麼地方,我找人問問,看看那邊是什麼價,我也幫你問問,看看有么有更合適的地方。」

楊晨軒說道:「那就麻煩平哥了,有平哥幫忙,這個事情就簡單多了,要是讓我自己去折騰這些事情的話,還不知道要折騰到什麼時候去了。」

牛正平笑着說道:「咱們做生意,就是要互相幫忙,大家一起賺錢,做得長做得大。」

社會的發展其實就是這樣,一家獨大,發展是有限的,大家一起強大才有更好發展空間。

從經濟的角度上來說,就你一個人有錢,其他人都是窮人,買東西的人就少了,普通人沒有消費能力,富人能賺的錢就非常少,只有普通人手裏的錢多了,做生意的人才能賺更多的錢。

九十年代,大家都窮,小孩從小到大買不了幾件衣服,都穿別人的舊衣服,普通家庭,吃肉都是奢侈,大家的消費能力都不強,一分一毛都要省,這時候的首付就幾十億到頭了,因為這個時候,任何一個領域的市場都不大,消費人群只買必需品。

到了二十一世紀,客觀的說,大家生活變好了,一杯奶茶都敢賣一二十了,每個人一年都要買好幾套衣服,有一些人乾脆不做飯,去飯店吃,這時候,所有每個領域的市場盤子就大了,做生意的人也能賺到錢。

九十年代,服裝市場一年消費頂天就百億級別;可到了二十一世紀,服裝消費,一年有一萬多億,2014年,1.25萬億;2015年1.34萬億;2016年1.44萬億,由此可見二十一世紀的市場更大,賺的錢更多。

都說九十年代好賺錢的,那是沒有看到虧死的那一批。

從技術上來說,大家都發展的好了,你的成本就更低,如果別人都不行,就你一個人行,你就算想做新產品,都做不出來。

這就好像楊晨軒想要做晶片,軟件領域必須要上來,要不然沒有合適的軟件去設計;材料領域也要跟上,要不然就沒有高純度的晶圓去做晶片;光學領域也要跟上,要不然就沒有辦法做光刻機等等,這是一個綜合性的東西,單單某一個領域上來了,是沒有辦法長遠發展的。

楊晨軒就非常贊同牛正平的這話:「平哥你說的對,大家合作共贏,才是正確的發展路線,一個人吃獨食,是走不遠的。」

牛正平特別高興楊晨軒能和自己想到一起去:「對對對,楊老弟,咱們的想法就是一樣的。」

楊晨軒和牛正平都是比較爽快的人,很多時間商量起來就非常容易了。

兩人吃過早餐,牛正平立刻就說要去給楊晨軒打聽情況,這反倒是讓楊晨軒有些不好意思,畢竟牛正平剛認識的時間也不長,人家願意這麼幫忙,確實是沒得說了。

有牛正平去幫忙找地方,楊晨軒自己反而沒有什麼事做,只能去跑跑手續。

要在這邊弄個倉庫,還要找生意,到時候肯定是要的營業執照以及相關證件的,不可能無證經營,這些證件都要去跑。

場地還沒找到也可以先了解一下情況啊!

接下來的幾天,事情進展的非常順利。

朱永康去註冊了一個公司,目前是的額的楊晨軒占股百分之一,牛正平占股百分之一,朱永康占股百分之九十八,因為現在還沒有着手準備,楊晨軒自己也不準備自己持股,到時候要用其他的公司來控股,所以占時拿百分之一的股份。

等到公司要開始着手準備的時候,股份就會徹底分清。

至於為什麼不現在全部讓朱永康拿着,因為一個人只能有一個獨資公司,所以這個公司得是股份制的。

農曆十月二十八,牛正平拿着一份資料來找楊晨軒:「楊兄弟,你要的地皮我給你找到了,一共有四個地方,都比較符合你的要求,你可以先看看,要是有中意的,我們一起去的實地看看情況。」

楊晨軒接過資料,說道:「麻煩平哥了,要不是平哥你的話,我自己不知道要折騰到什麼時候去了。」

牛正平朗聲一笑,不在意的說道:「這些都是小意思,我也只是找了幾個朋友,讓他們幫我注意一下,他們都是做地產的。」

楊晨軒一邊看資料,一邊問道:「現在做地產的人多嗎?」

「不多,瓊州省那邊多。」牛正平嘆了口氣,又說道:「現在也不多了,都做不下去了。」

楊晨軒看似隨意的問道:「平哥,你為什麼那麼看好房地產?」

牛正平對房地產那是真愛,一說到房地產他就來勁:「人要住啊!都說要高經濟特區,看看當時的瓊州省,十萬人下瓊州,都要去瓊州發財。」

「沒多久的時間,那邊的房價就開始漲了。」

「那邊沒有控制好,所以才鬧成這樣。」

「鵬城控制的比瓊州好,而且鵬城也是經濟特區,我更看好鵬城,以後來鵬城的人越來越多,房價肯定也會要漲的。」

「看現在的這幾個區就知道,幾乎一年一個價格,現在鵬城的房價,平均都兩千了,前兩三年才一千多。」

「漲的這麼快,現在鵬城的人還在增多,以後肯定還會漲的。」

國家一次開放了五個經濟特區,分別是瓊州省、鵬城市、珠海市、嘉禾里市、鮀城市。

剛開始發展最快的應該是瓊州省,剛開始的時候,它的發展勢頭甚至比鵬城還好。

要不是九十年代初的房間泡沫破了,一直到2000年左右都還沒有處理完,它的發展肯定也不會差的。

鵬城的發展一直非常穩健,後來更是成為了一線城市。

楊晨軒本不想這麼早就佈局房地產,但遇到牛正平以後,他還真有一點動心了。

楊晨軒問道:「平哥,你覺得我們國家的房地產行業會怎麼樣?」

牛正平認真思考了一下,說道:「我們國家的情況比較特殊,不怕楊老闆笑話,我雖然看不懂英文,但我還真找過資料,讓人給我翻譯過。」

「就目前來看的話,我們國家的房地產做不了太大,但也有一定的市場。」

「主要還是看我們的收入能不能穩定增加,就現在來說的話,普通人的收入根本就買不起房子。」

「現在工廠工人,一個月收入高一點的也才三百多,鵬城稍微好一點的地方,房價都在兩千左右,他們的收入,一年只能買一平方多一點,一輩子不吃不喝都買不起房。」

。 藍曦若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神奇的風,竟然還能控制方向,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直接往她的方向過來了。

「藍曦若,你等死吧!」大概是真的惱羞成怒了,羅儀終於沒有了溫和的笑,取而代之的,是眼神中的冰冷和嗜血。

這眼神,竟讓藍曦若的心裡一震。

確實好生可怕。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環顧四周,發現其他的隱世高手已經和他們對戰上了。而羅儀,正虎視眈眈的看著她。

「羅儀,這才是你原本的樣子吧?」藍曦若望著他,手裡的冰玉劍已經被灌注了靈力,冰玉聖訣運轉。

羅儀看著藍曦若,那嘴角開始上揚,帶著死亡的氣息。「沒錯,藍曦若,看來你還是挺聰明的嘛。」

他緩緩的走近藍曦若:「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我更想毀掉你了!」他的氣息冰冷,眼中冷漠而嗜血。

藍曦若能感覺出來,他周身的氣勢在暴漲。

「若兒,危險!」夜華傲的眸子忽然急劇收縮,想要趕過去,卻被隱世高手們圍住。

他深吸一口氣:「羅儀,你這麼長時間隱藏實力隱藏性格,到底想幹什麼!」

沒錯,這個羅儀,是當時暗算了夜華傲的所謂的高人。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又一次艷姬和他一起來了,因為……他們本來就認識!

藍曦若心裡一驚,迅速後退:「偽裝的倒是不錯嘛。」語氣輕巧,心裡卻一點都不輕鬆。

夜華傲雖然沒有告訴她太多的信息,但就目前來看,這氣勢也夠駭人的了。

聖帝巔峰的高手!

藍曦若承認,自己這一次大概是凶多吉少了。

聖帝巔峰的人,和聖帝七重的人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一個聖帝巔峰的人,可以直接秒殺聖帝七重的人,是最強的存在!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自己不是沒有面對過聖帝巔峰的人,不緊張,不緊張,沒關係的……

夜華傲卻是心急如焚,在提著劍殺掉兩個隱世高手之後,又有幾個圍上來。看來這是羅儀早就安排好的啊,逐個擊破,倒是想的挺好。

這羅儀心狠手辣,當時為了殺掉他不擇手段,他還記得清清楚楚呢,怎麼……這麼快就已經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羅儀,既然你那麼厲害,何必要偽裝成一個年輕人呢?」藍曦若根本就沒有看透他的偽裝,被他一直騙到了現在。

羅儀收起了扇子,冷哼兩聲:「藍曦若,你還是管好自己吧。你的小命可是要不保了。」

藍曦若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能太緊張。不過,仔細想想的話……這羅儀是被自己氣的原形畢露的?

那自己也是厲害了。

藍曦若滿意的點點頭:「羅儀啊,既然你是老一輩的隱世高手,何必要淌這趟渾水呢?你就安安穩穩的在家裡安享晚年就好了。」

然而下一秒,夜華傲的傳音就讓她的笑都僵在了臉上。

夜華傲說,這就是當時把他打下底層大陸的人,詭計多端,心狠手辣,不擇手段。

也就是說……他就是最終把夜華傲暗算了的那個人?

羅儀自然不知道藍曦若心裡想什麼,只是輕蔑的開口:「我只是看不慣混沌靈力的人出來胡作非為而已。」

他的語氣並不重,但是卻給人一種震驚的感覺。

就好像是自己所有的弱點都掌握在了這個人的手裡一樣。

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把所有人都看作螻蟻的樣子,藍曦若完全無法承受。

簡直……太有壓迫感了。

「什麼叫胡作非為?」藍曦若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冷漠的很,「還是說,你老人家覺得混沌靈力的人活著就是胡作非為?」

藍曦若一邊說著,一邊靠近了羅儀。

這男人的城府極深,讓人害怕啊……

「沒錯,你們活著,就是我重新出來的理由。」羅儀冷哼兩聲,「你以為我是為什麼會暴露,若是你覺得是你氣的,那就真是可笑了。」

「只是我感覺,我一個人,就已經能殺了你們兩個了而已。」說著,老者忽然拿出一把玉簫,放在唇邊吹起來。

「若兒,不要聽!」夜華傲吼著,其他人也都捂住了耳朵。

羅儀忽然大笑起來:「啊哈哈,邪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啊。這麼多年,難道你覺得我就沒有一點長進?你們儘管捂耳朵吧,啊哈哈哈!」

羅儀的笑聲帶著幾分恐怖的氣息,藍曦若深吸一口氣,將混沌靈力運轉起來,雖然不知道玉簫到底作用在哪裡,但是……看夜華傲那緊張的樣子,估計是不好對付的。

隨著玉簫吹奏的旋律越來越快,越來越連貫,一瞬間狂風大作,樹葉在一瞬間就全部從枝頭被吹落,看起來很是蕭瑟。

這場面壯觀的很,但藍曦若他們完全沒有心思去欣賞。

這些樹葉被席捲而來,每一片都像是刀子一般,可以劃破人的皮肉!

捂著耳朵根本就不能催動靈力,她深吸幾口氣,閃進空間,忽然聽到羅儀大笑。

「藍曦若,你難道不知道,你的空間不是無敵的嗎?」羅儀笑著,口中的蕭就吹的更歡快了。

然而空間里還有三個孩子,她一咬牙,給三個孩子設了結界,靈力卻也是消耗了三分之一。

能阻礙空間攻擊的結界,非常消耗靈力。

也幸好這三個孩子是在空間里,若是在藍家的某個卧房之類的地方,那就真的可能來不及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