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不過更多的玩家還在瘋搶。

不過更多的玩家還在瘋搶。

這次過來了幾千個玩家,可開啟的商店也就幾家罷了,哪怕規模都不小,但幾千人次的吞吐一時間還是難以消化。

很多玩家被擠在門口,唉聲嘆息的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頭。

「一群禽獸!」

無法擠進去的玩家們,都化身一開始的周軍模樣。

散人聯盟的智囊陳歌動作就是慢了些,也成為了其中一員,不過他沒有謾罵跟抱怨什麼,而是帶著自己的同伴在街道上走著。

商業街是以回字型設計的,佔地面積超過萬米,還是有很多地方走的,只是眾人都被前面販賣各種犀利物品的店鋪吸引了而已。

現在放棄擁擠走在上面,陳歌愈加感嘆這裡的繁華,跟神龍之主的強大。

「小櫻,你看這裡這些商鋪,未來要是全部開起來,一天的營業額得達到什麼程度,還有其中的利潤,能養活多少強者?」

陳歌邊走邊對身旁同伴說道。

這名女同伴個子不是很高,一路下來都很平,看起來小巧玲瓏,名字換做小櫻,整體給人的感覺柔柔弱弱。

但實際卻非常成熟獨立,實力方面也位於玩家前列階梯。

此時聞言點頭認可道:「確實非常恐怖,而且神龍之主販賣的貨物還非常前列,各種物品都是玩家稀缺的,未來絕對是全服中心。」

「嗯,你的認解不錯,不過卻沒有完全概括。」

陳歌讚許點點頭,但很快又微微搖搖頭。

「哦?還有什麼?」

換做小櫻的女生追問道。

「你格局小了,或者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尊大神的恐怖。」

陳歌開口解釋道:「這尊大神要推動,嚴格算起來並不是商業,這些東西雖然對於一般玩家或許夠用了,一輩子都受用無窮,但顯然不是大神的追逐。」

「那他的追逐是什麼?」

小櫻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的追逐啊?」

陳歌望向遠處的山峰:「他的追逐是建立金融體系,掌控貨幣,真正掌控整個服的經濟,從而輻射到各個領域中,凌駕於全服之巔!」

「掌控全服經濟?」

小櫻不敢相通道:「別的玩家會願意?尤其是各大聯盟高層,他們都是野心勃勃之輩啊,怎麼可能看著這種事情發生,絕對會作梗的。」

「作梗?」

陳歌直接笑了:「哈哈!凡人敢跟神作梗?這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嗎?」

說著他又搖頭嘆道:「小櫻你要記著,不管在什麼世界,拳頭永遠是最大的真理,只要拳頭夠大,誰敢給你作梗啊?當年的丑元無限印刷的時候,全世界都為他買單了,誰又敢真的跳出來不買呢?」

「這···」

小櫻很想反駁一下,但回想人類數千年歷史,還真的就是如此。

「你也發現了吧。」

陳歌帶著自嘲說道:「一個超級大國都敢如此了,現在全服第一大拳頭,一個人就可以打趴全服的大神,想做什麼,誰敢說不?」

小櫻沉默以對。

內心依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就真的是如此啊。

完全無法反駁。

「其實這樣也好,只要這個體系牢固,我們以後就不需要背著一堆材料以物換物了,玩家間的交易也可以真正明確化了。」

陳歌沒有悲觀什麼,反而覺得這是一件好事,至少對他們是這樣的。

「陳歌,還是你看得透徹啊,剛才我還有股被壓迫而不舒服的感覺,可經過你這麼一說,覺得舒服多了。」

小櫻同樣笑了起來,看向對方的目光散發著異彩。

「哈哈!這是我的榮幸。」

陳歌再度大笑,接著指向一邊正在營業的建築:「這裡好像是一家酒樓,我們進去坐坐吧,看看是否有什麼驚喜。」

「好,看看有沒有酒,我們兩個好好喝兩杯!」

小櫻點點頭就走到前頭,一副豪爽不已的女中豪傑模樣。

陳歌笑笑跟在後面,走進了這家酒樓。

作為智囊的他早已習慣一切在握,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淡然處理,不會出現太多的情緒波動。

就跟剛才擠不進去購買物品一樣,他除了自嘲一番就沒有其它了。

可這次踏入這家營業的酒樓。看到朝這邊望過來的一個存在後,他一直智珠在握的行頭,被破了。

(本章完) 劉國良臉色微變,不太自然地扯了扯唇角。

繃緊的面部肌肉,讓他根本無法控制表情,只得提心弔膽試探道:

「大太太,您的話,我怎麼聽不明白呢。這些年,我可是兢兢業業地為松陽醫院辦事。在治療君少的時候,也沒有絲毫的放鬆。」

「您這麼說,是不是對我太不公平了?」

「公平?」舒丹冷哼一聲,嗤笑道:

「當年曉峰的腿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站不起來的,想必劉醫生跟弟妹都清楚得很吧。」

「你們也真是歹毒啊,這麼多年竟是連蛛絲馬跡都沒露出來。」

不過短短兩句話,但透露出來的意思,卻讓李順遇與劉國良同時白了臉。

舒丹怎麼會知道。

她知道了,那就代表君臨他們也都知道了。

君家的勢力雖然比起以前來有些差距,但在川城這個地方,除了榮家可以與之抗衡,還能有誰能比得上。

他們害了君曉峰。

只怕君臨夫婦已經恨死了他們。

李順遇硬著頭皮怒目反駁,「大嫂,我知道你向來不喜歡我。可是也沒有必要,說這些話來污衊我吧?」

「你說我害了曉峰,那就拿出證據來啊!」

就算舒丹他們察覺出了什麼,只要沒有鐵證,就不能拿她怎麼樣。

更何況,她現在還是君家二太太。

難不成舒丹他們要自揭家醜?

舒丹垂眸,神色莫測地睨向她,「李順遇,阿瓷有一點說得沒錯。那就是,你這麼多年了,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沒有證據的事情,我會當著媒體的面說嗎?」

李順遇心猛地一沉。

君歡更是覺得手腳發冷,帶著哭腔說:

「大伯母,我媽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君歡,你那套別人吃,我可不吃。」舒丹冷漠開口。

她拿出了一瓶葯,沉聲道:

「這是以前劉醫生開的葯,經過檢查,裡面有一種毒素可以麻痹人腿部的知覺,讓人漸漸喪失行走的能力。」

「沒想到啊,劉醫生,你這是把我們的信任當成了害我兒子的本錢了。」

舒丹將那瓶藥用力擲向劉國良。

劉國良在看見藥瓶的瞬間,本來就沒有血色的臉,如今更是蒼白得沒有人氣。

他勉強穩住心緒,辯駁道:

「大太太,說不定您這葯被人換過。我給您開的葯,可都是無毒且對君少身體有好處的。」

「再者事情都過去了那麼久了,您突然這麼說,難不成是被誰蠱惑了?」

李順遇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附和著說:

「沒錯,大嫂,劉醫生說得對。是不是那個小賤人在你面前說了些什麼,你才誤會了的。」

「我早就說過了,她不是個好東西!」

叩叩,桌子被敲響的聲音,打斷了李順遇喋喋不休的話。

葉瓷收了手,煩躁地揉了揉眉心,冷冷瞥向她,「劉醫生這禍水東引的招數,倒是用的不錯。」

「可惜啊,你在辦公室里安裝了攝像頭吧。」

「本意應該是想拍下你跟君太太交易的過程,好留下些把柄。但是很可惜,你那電腦的防護手段太差了。」

「那些視頻,正好成為了你們交易過的鐵證。」

「胡說八道!」劉醫生厲聲否認。

「不認沒關係,證據呢,已經送到了警察局。」葉瓷淡定挑眉,一字一句道:

「你也可以告我誹謗的,只要你證明那些證據是假的就行。」

他們不可能拿到證據的。

他的電腦可是在滄海上,請了黑客來設計的防護系統。

警察局那些人就算是再厲害,也不可能破解得了。

葉瓷一定是在詐他!

劉醫生長舒了一口氣,故作鎮定道:

「二小姐我知道你跟二太太有矛盾,但這是你們家庭內部的矛盾,就沒必要牽扯到我一個外人了吧。」

「再者我也是松陽醫院的主治醫生,這麼多年來為了醫院,為了病人,我是盡心儘力了的。你這樣誣陷我,是不是太過分了。」

葉瓷眉宇間俱是寒意,冷冷開口:

「我覺得你這樣的人,還是不要侮辱醫生這個救死扶傷的群體了。」

。 第712章享享清福

「厲害啊!小庶!」

現在,張本斌與羅娟二人算是徹底明白了。

畢竟羅洪波與羅大山之間,其實只是普通的利益關係。

隨後李庶提出讓羅洪波供出指使者,並且開始曉以利弊。

就是在離間他與羅大山之間的關係。

反正,李庶通過藥水設下的局,成功讓羅洪波認為自己已經暴露了。

既然自己暴露了,那麼作為指使自己的背後主謀。

羅大山要不幫自己脫罪,要不就跟自己一同鋃鐺入獄。

很顯然,羅大山為了自保,選擇了棄車保帥。

而這,正是李庶想要的效果。

果不其然,二人徹底決裂,羅洪波甚至願意做污點證人。

「對了!小庶,你是怎麼認識黑市老闆的?」

這前面的疑惑,李庶已經一一都解釋了一番。

不過,李庶那令人不解的人脈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張本斌繼續又問了起來,實在是很好奇。

「呃……」

被這麼突然一問,李庶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

畢竟,牧東的事兒說起來也太複雜了。

也不是自己三言兩句就能說的清楚的。

「本斌,你還問個不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