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因為他有實力!

因為他有實力!

約翰·內森微微一笑:「那兩人自然也是能使出言靈領域的混血種,但他們在各自的路上,都走得很遠,等你見到時,自然會知道。」

他這話,竟然出奇的平和,沒有半點火藥味。

甚至連陸俊都有點不適應。

因為,約翰·內森內森好像不是這種性格?第一次見到時,他可是二話不說就對自己動手了,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客氣?

這裡面絕對有問題!

難道,他是心中有鬼?

陸俊沒有放過這個疑點。他知道約翰·內森的性格,也知道他那種桀驁不馴的態度和一貫的囂張和自負的特點,現在對方的表現很反常!

可陸俊盯著約翰·內森看了半天,也沒發現對方身上有什麼異常。

他索性直接問道:「學長,你心裡有鬼?」

「什麼?」

約翰·內森臉色微變,他似乎想到了什麼。

但轉瞬間,他的身體消失在原地!

四階剎那·十六倍速!

或許是自己的心思被陸俊一語道破,約翰·內森赫然不打招呼,直接對陸俊發動了突襲,正如他們第一次見面那樣!

見到這一幕,陸俊心中愈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件事的時候。

他眼眸微動,絲狀的銀色電弧瞬間將身體覆蓋,轉瞬間,他也隨之消失在原地。

轟——

空氣中閃過一連串的爆鳴聲,就像是戰鬥機劃破長空發出的呼嘯。

可觀戰的眾人,竟然連陸俊和約翰·內森的影子都看不見。

他們只感覺一陣陣狂風猛烈的吹過臉頰,風速之大甚至讓他們睜不開眼,而空中,不斷濺射出刺目的火星。

那些普通的新生和學生會副部長還沒什麼感覺,反而是幾位擂主臉色紛紛變化,同時後退,遠離了擂台。

貝琳驚嘆道:「原來陸俊不動用領域的時候,速度竟然也能如此快。」

卡米拉感嘆道:「人不可貌相。」

學生會的副會長埃德加雙拳緊握,目光中浮現出一絲戰意。

他和陸俊的言靈很相似,但實力……卻差距明顯。

這讓他很不甘心。

至於歐內斯特和旁邊的肖恩都是默然不語。

單憑陸俊和約翰·內森此刻表現出的速度,對普通混血種來說已經是難以招架的急速,對他們而言,也屬於那種一不小心就會被瞬間擊敗的層面。

又一個瞬間,兩人的身影同時出現在擂台上。

兩人彼此對視,彷彿同時看出了對方的心意。

陸俊此刻狀態極好,血液沸騰,眼眸呈淡金色,他冷喝一聲:「學長,接我一拳!」

他右手緩緩攥起,身影再度消失,而在約翰·內森的視野里,陸俊右手宛如深邃的黑洞,又像是不斷扭曲的旋渦,高度和厚密的能量在他的手心中匯聚,而且還在呈幾何倍速增強。

「這是他的言靈嗎?」

約翰·內森心中一動,眼眸同樣變得明亮,身形瞬移,宛如融化在了空氣中,像是一道白色的幽靈!

言靈剎那·五階三十二倍速!

然而,陸俊卻同時抬手,揮拳!

此拳一出,近距離觀戰的幾位擂主臉色再變,同時向後退出五十米之外。

在他們的感知里,以陸俊所在的擂台為中心,空間都仿若凝固,一個無形有質的領域擴散開來,彷彿形成了一個堅固的牢籠,剛好將約翰·內森的身影捕捉進來,浩瀚強盛的拳力宛如巨炮,並未直接轟擊在約翰·內森身上,而是瞄準了他身體周圍的虛空。

「好強!」

約翰·內森臉色猛地一白。

上來就放大招?年輕人你不講武德啊!

即使他的速度已經快到超越了普通人想象的極限,但面對陸俊這彷彿能鎖定空間的一拳,也感覺到從四面八方傳來源源不斷的強悍力道,就像是一張無形的大網,將他困在其中,原本的五階剎那,甚至被削減到了原來的四階,讓他只能面對這恐怖的一拳!

當初陸俊在預科班執行任務時,約翰·內森也跟蹤過調查過,他可是見過植物迷宮內被一拳轟碎的那座高塔,堪比定向爆破的威力,一拳碎塔——那可是鋼筋混凝土累成的高塔,而他只是血肉之軀,要是被正面擊中,他估計會啪的一聲爆開,變成一團血霧吧。

這樣下去絕對不行!

想到這裡,約翰·內森心裡一抽,他咬咬牙,龍血凝聚,一道無形的領域在他身體內擴張,甚至有撞破身體的趨勢。

他的身形在半空中瞬間模糊,眼前陸俊的動作,被瞬間放緩,就像是開了視頻播放的0.5倍速。

由此,他也聽清楚了陸俊口中喊出的那幾個字:

「真空滅殺拳!」

約翰·內森目眥欲裂,雙耳流出鮮血,皮膚也繃緊,青筋暴露。

言靈剎那·六階!

同時間,陸俊的一拳直接轟出,而銀髮青年也終於掙脫了那種可怕的束縛與鎖定。

轟!!!

在路明非和諾諾的眼中,他們根本看不到陸俊和約翰·內森的影子,兩人彷彿融化在了傍晚的空氣中,火光如同從虛空中墜落,又被激烈的狂風吹散成星星點點,四周被風聲和接連不斷的爆炸聲充斥,夕陽的紅光從天邊灑下,宛如鮮血般炙熱,濃烈!

這時,只聽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整個山谷彷彿都顫動了一下,像是有一位巨人狠狠舉起手中巨錘砸在空氣中,所有人都感覺腦袋嗡的一聲,地面顫動,而不遠處的那座擂台,地面層層剝落,水泥石塊混在一起變成粉末,接著被颶風吹起,向四面八方席捲,和蔓延開來的衝擊波混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可怖的灰色風暴。

「太強了,簡直太強了!」

「這還是人嗎?我怎麼感覺,他們兩人和咱們不是同一個物種?」

「他們真的不是純血龍族?」

「那兩人的實力,早已經超越我們一個大層次,脫離了普通混血種的範疇,幾乎可以與純血龍類比肩!」

擂台百米外,眾人臉色蒼白,議論紛紛。

千穗理和井口紗織兩人盯著模糊的遠處,臉色通紅,心臟砰砰直跳。

諾諾躲在休息區的棚下,臉上也因為激動而泛起一絲紅暈。

凱撒和楚子航此刻顯得前所未有的一致,他們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動和燃燒起來的戰意!

他們都感覺到了強烈的威脅感,那是一種快要被『後浪』拍在沙灘上的感覺!

此刻灰色風暴已然席捲而至。

所有人都抬起袖子擋住眼睛和鼻子,空氣滿是水泥碎塊和被衝擊波捲起的風沙。

那灰色的風暴中,似乎有魔龍在狂舞!

臨時基地,觀戰台上,那位教授又再度站起身,口中喃喃念出龍文。

言靈·離垢凈土!

透明的罩子再度浮現,將天台和臨時基地籠罩起來。

校長昂熱和施耐德教授能清晰看到,在面前的空氣中,灰色的風暴不斷衝撞面前的空氣罩,發出可怖的嘶吼,狂風席捲山谷,不斷有密密麻麻的碎石塊如同雨點撞擊在無形的護罩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盪起一圈圈的灰色漣漪。

「好強……憑藉混血的身體接近純血龍類的戰鬥力和言靈掌控力,他們兩人都是天生的戰士!生來就是為了戰鬥!」

施耐德教授喃喃自語。

「沒錯,這兩人目前應該能代表我們學院的最高水平,這樣的戰鬥,真是難得一見。」

「如果耐心打造,他們將成為最優秀的屠龍武器。」

昂熱也讚歎道。

看到面前的一幕,普雷斯科特的臉色微微扭曲,眼神里閃過一絲濃烈的殺意,但因為擔心被發現,所以他很快閉上了眼睛。

等到風暴緩緩停息,眾人發現原來的擂台已經消失了,周圍的地面一片平整,像是被軋路機挨著碾壓過一圈。

方才陸俊和約翰·內森的戰鬥因為兩人的急速和施展出了領域級別的言靈互相進攻,從而突然引起了颶風,這是兩人都沒想到的。

此刻,兩道身影再度緩緩浮現而出。

約翰·內森身上的銀色鎧甲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凹陷痕迹,他雖然未被剛才陸俊的一拳直接擊中,但僅僅是餘波,也夠他喝一壺的。

而陸俊,胸前的鎧甲上,也出現了幾道深深的刻痕,幾乎要將合金戰鬥服劃破,這是方才混亂中約翰·內森手中的短劍留下的傷口。

或許是出於某種棋逢對手的默契,兩人都沒有下死手,也沒有對彼此的要害攻擊。

陸俊咳嗽一聲,看了眼身邊被颶風璀璨過的擂台區,說:「學長,這一戰算平手如何?」

約翰·內森深吸了一口氣,猶豫了下:「可以。」

雖然他並未完全發揮出全力,但剛才的六階剎那,對他來說已經接近了極限。

如果再快一些,他的身體就會開始承受不住,自行崩解,雖然戰鬥力會再度提升數倍,但卻難以堅持太久,而且會大幅度損耗壽命和生命力。

而對面的陸俊,雖然看似沒有留手,但他剛才甚至並未動用腰間的那柄戰錘。

如果方才那一招不是用拳頭,而是用那柄戰錘『萬物破碎』打出來,會是什麼樣子?

約翰·內森不願往下細想。

兩人之間並沒有深仇大恨,沒有必要為了爭奪一個虛無的名頭就拚死搏鬥,約翰·內森也不是傻子,如果他現在拼了命和陸俊兩敗俱傷,那豈不是便宜了普雷斯科特?

再說,萬一陸俊真的如他所想,依舊隱藏了一大部分實力,那就算他豁出命,恐怕也無法擊殺甚至重傷陸俊,反而會與對方結仇,那也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當然,在陸俊的視角里,也和約翰·內森是差不多一樣的想法。

因此兩人保持了相當的默契,將自己的戰鬥力維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和諧切磋,而不是生死搏鬥。

如果他們再打下去,恐怕就連他們自己,都難以控制戰鬥的結果——誰也不願意兩敗俱傷。

擂台賽進行到這裡,陸俊的目的已經完全實現,既然如此,他對自身的勝負已經不那麼關心了。

畢竟約翰·內森不是他的敵人,而是同學。

兩人沒必要打個你死我活。

而且,他也不願意在校長和加圖索家族的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真實實力。

永遠要留一張底牌,這是陸天宇從前經常對他念叨的一句話。

陸俊一直銘記在心。

此刻夕陽已去,頭頂上星光四溢,天穹開闊。

陸俊獨自站在空地上,仰頭看向天空,只覺暗夜昏沉,但心情輕快如晚風拂過海面。

天黑得真快。 瞿佳簽完名步入會場,助理跟上來「瞿小姐,你的造型很成功,很多人說漂亮。」

瞿佳點頭,手摸著脖子上的項鏈,剛才女主持人都被驚住了,果然戴這套來,是對的,陳六還有點用處。

走入會場大門,金色大門打開,裡面舞台,嘉賓席,美食,一一展現在眼前。

她換了謙虛的笑容去結交名人!

李安安在吃東西,楊霞很崩潰,別人忙著結交,而李安安竟然重點在吃上面。

還吃容易發胖的蛋糕,果然有後台,有恃無恐。

倒是李安安站著不動,卻有很多人主動和她結交,一小碟蛋糕沒吃完,倒是把名導,大牌明星,認識了個遍。

楊霞感嘆,果然都是沖著褚總的面子啊!

李安安卻重點關注饒錦,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遠處兩個保鏢,腿上放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像是處理事情,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也沒人敢去結交,不過倒是有野心的女人靠近,他溫和拒絕。

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他是來做什麼的!被迫營業,不至於吧!

想了想她走過去。

「饒總。」

畢竟坐過他的車,打招呼是應該的。

饒錦聽到她的聲音,目光從電腦上抬起頭。

「李小姐。」他語氣很淡。

「你怎麼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