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在三道中段的sergej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發生了什麼,隨着右上角出現的擊殺,身後幫他架槍的allu就已經暴斃。

在三道中段的sergej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發生了什麼,隨着右上角出現的擊殺,身後幫他架槍的allu就已經暴斃。

甚至默認包的位置已經傳來的下包聲音。

b區雖然被下包,蘇醒卻沒有急着回去和大部隊集合,反而是在匪口不停地進行騷擾。

這讓幾名想要回防的人員十分厭煩,知道他們不清掉蘇醒這個煩人的傢伙,就不要妄想進入b區回防。

不然就算回防了,也會是腹背受敵的結果。

於是他們在回防和反清之間,果斷選擇了反清。

蘇醒的騷擾也時間也拖夠了,最終在匪口被閃光全白,然後被跑進來的小李子掃射帶走。

可是蘇醒因為是突然冒出來的想法,並沒有和隊友交流,讓nafany以為他被強行斷住了,於是從紅樓梯拉出來看匪口想要抓側身,但是卻被丟完閃光的aerialn掃射帶走。

一瞬間局勢就反轉了。

navi這一邊就只剩下3人,而ence反而是人數佔優的一方。

xseven獨自在內場底線活動,手中aug處於開鏡狀態,想要利用開鏡的第一時間視野,先拿到一個擊殺。

他們有一個雷鉗,這個殘局雖然被拖延了很多時間,可並非沒有機會。

知道隊伍的情況不是很好,所以s1mple選擇站到了三道車廂上方。

因為電子哥之前下包點是看到了內場還有一個人,所以s1mple還是有所顧忌的。

所以s1mple站在了三道上方,拿着大狙架著三道尾。

雖然這個位置並沒有人,但是他用一倍鏡的視野,能夠看到左側的匪口,和右側的底線。

就是典型地架中間打兩邊的狙擊打法。

隨着右側出現了一個人影,s1mple意識都沒有反應,手下意識甩了過去。

s1mple使用awp擊殺了xseven

「喔哦!!!!」

這一槍的效果驚人,讓navi將人數打平的同時,也讓粉絲們歡呼了起來。

可沒有等待粉絲的歡呼聲停歇,s1mple跳下車廂,來到了低坡下方。

大狙往左peek,看向警中的位置。

砰!

在警中的三人回防到位,瞬間被s1mple帶走一個。

可是s1mple還不滿足,他還想要出去再打一個!

於是作為repeek大帝的他,再次從左側拉了出去。

隨着一聲大狙的槍響,再一次有人倒下。

只不過這一次是s1mple。

沒辦法,雖然s1mple的槍法非常誇張,但ence幾人也不是傻子,在穩穩架槍中,沒有給s1mple太多機會,幾槍將他秒殺了。

s1mple已經將這個殘局打成了一個一換二,雙方都只剩下2個人。

所以這個殘局navi現在掌握主動。

電子哥站在默認包的位置,從s1mple那裏得到了警中有好幾個人的信息。

略微瞄點,往左小身位peek,看到人的瞬間,迅速進行二次定位。

electronic使用ak47爆頭擊殺了aerial

二打一!

電子哥的位置已經暴露,剩下最後的小李子來回晃動,試圖尋找電子哥的側身。

終於在他的堅持不懈下,他找到了一個小小的側身,一槍大狙將電子哥給帶走。

「現在的問題是,雖然解決了電子哥,但是他沒有時間拆包了!」

「炸彈爆炸了!」

「16:13!」

「navi拿下了圖一的勝利!」

7017k 「您記得榮王的身上有什麼特徵么?」

「特徵?」鄭太妃想了想說道:「他為了表真心毀了容,斷了一根手指頭,身上遍是傷痕。」

「要說特徵的話,重繪城打仗,他的右腿斷了,重新接回去了,之後走路都有一點受到影響。」

顧知鳶的瞳孔微微一縮,她沒注意到這個如此重要的細節,看來,這個情況,需要她親自去查看了。

這個時候,只聽到鄭太妃輕聲說道:「走吧,我們去做酥餅,其他的事情,就讓男人去議論吧。」

「好。」顧知鳶答應了一聲。

程敏嫻笑呵呵地走了過來:「走準備好了,娘,知鳶,走吧。」

顧知鳶點了點頭。

程敏嫻突然低聲問她:「曜兒怎麼樣了?」

「被人捅了一刀,又下了毒……」

「你跟娘先去吧。」程敏嫻一聽,瞳孔微微一縮:「我去看看曜兒。」

「是。」顧知鳶乖巧的回答了一聲。

程敏嫻急匆匆地往大廳走去。

「父母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哎。」鄭太妃無端的嘆了一口氣:「我們先過去吧。」

「是。」

宗政景曜已經在偏廳裡面休息了,程敏嫻剛剛走到門口,便聽到他一陣陣的壓抑的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這咳嗽的聲音,讓她的心臟都快縮成了一團了,他快步走了進去,聲音溫柔地問道:「怎麼樣了?」

「白芯蕊說是中毒了,具體我也不清楚。」

「我給你看看吧。」程敏嫻低聲說道。

他和宗政景曜之間好像隔了一層,永遠都做不到那麼親近。

宗政景曜輕輕點了點頭:「嗯。」

程敏嫻低聲問道:「什麼地方不舒服?」

「背上,中了兩針。」

「娘看看?」程敏嫻憂心忡忡,可她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好大兒,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知道如何跟他交流。

宗政景曜愣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程敏嫻。

他解開自己的衣帶,將後背露在了程敏嫻的面前。

程敏嫻清晰地看到了上面各種各樣的傷痕,一顆心都在顫抖。

她的目光最先落在了那兩個小小的針眼上面。

如今針眼的周圍已經是一片猩紅了,顯然是中毒的模樣。

程敏嫻檢查了一下,低聲說道:「這個毒,雖然難解,可我可以解除,你為何不早點告訴我?」

「娘,我這毒,留著有大用,不著急。」宗政景曜一邊穿好衣服一邊說道:「白芯蕊說了,一個月內能解除都無妨。」

「不行。」程敏嫻義正言辭的拒絕了:「現在最好解除,若是晚了,發生了變化,再想解就不容易了,說不定還要留下後遺症。」

「你若是想要裝病,我有辦法。」 第353章秦紅霜大哭道。秦臻卻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一些曾經她認定了的東西在這一刻似乎出現了偏差,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兩個人,一直在腦海中不停的問自己一個問題,秦紅霜為什麼要在蕭泓宇的面前否認這件事?

為什麼?那一日,在北山山頂,她親口問的秦紅霜,『蕭泓宇他知道這件事嗎?

』秦紅霜是如何回答的呢?她說,『你說宇哥哥啊,就是他讓我來殺你的,化屍水也是他給我的。

』如果這句話是假話呢?如果殺她的至始至終都是秦紅霜,而蕭泓宇不知情呢?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閃過秦臻的腦海,讓她有些發怔。

「她在說謊嗎?那她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謊話呢?」蕭泓宇質疑的看著秦紅霜。

「我不知道,宇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嗚嗚嗚……」秦紅霜拚命搖頭,不肯承認。

蕭泓宇轉過頭來看向秦臻,他的眼中似乎染上了一層黑霧,

「君緋色,這件事情本皇子一定要弄清楚,你說的三年前,秦臻在北山山頂被人害死,這件事有證據嗎?如果是你親眼所見,為何三年之後你才說出來?」蕭泓宇質問道。

秦臻看著蕭泓宇,他的眼中有疑問,有迫切。他似乎急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秦臻看著面前的蕭泓宇,想到秦紅霜剛才說的話,原來在蕭泓宇的心裡,是認定了秦臻跟人私奔了?

所以那天晚上,他才那麼憤怒,那麼恨,他中了毒,口中還在呢喃著的恨秦臻。

當時,她不理解,為什麼殺人的是他蕭泓宇,他卻反過來恨自己呢?卻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蕭泓宇未曾殺過她?一切都是秦紅霜的把戲,即使是在自己臨死之際,她依舊不讓自己心安,編了個謊言讓自己去死的不甘嗎?

秦臻的目光轉向秦紅霜,她雙眼滿是憤恨的盯著她,有惡毒,還有緊張。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麼回事。眼神是不會騙人的。蕭泓宇的急切茫然和痛苦,秦紅霜驚恐,惡毒和心虛。

她臨死之際,秦紅霜都不想讓她好過,竟都騙她。這到底是有多麼恨她啊,才會這樣對她。

秦臻的眼尾泛紅,她大步的走到秦紅霜的面前,一把拎起她。啪……一巴掌。

秦臻狠狠的甩在她的臉上。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壞!」啪啪啪。又是三巴掌。秦臻因為這個真相,恨怒和悲痛到了極點。

她的手掌因為掌捆而疼痛,可她卻好似感受不到。

「啊啊啊……你憑什麼打我,君緋色,我跟你拼了。」秦紅霜大怒,眼含惡毒的去抓秦臻的臉,可是手腕卻被秦臻扣住。 雄關之內靜悄悄的,寂靜無聲,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對面的房子內燃起了一盞燭燈,在這種情況下顯得異常妖艷。

夏凡猛的將房門關上,心裏快速的思考策略,至於過去瞧瞧?姥姥,他又不是智商不足的二貨莫驚春,怎麼可能有那麼重的好奇心。

前世看恐怖片的經驗告訴他,在這種情況下一定不能自己作死,直覺告訴他那女人十分危險,既然都已經是直覺了,自己還打不過的情況下,那最好的辦法就是離得越遠越好,哪有自投羅網的道理。

根據感知,他四周範圍之內,連個人影都沒有,想找人幫忙都做不到,至於腰間掛着的白玉,這玩意根本沒用啊,這又不是太上老君的葫蘆,叫你一聲就能把人吸進來。

隨後他開始思索脫身的辦法,現在這種情況,要不就是所有人都被控制了,要不就是自己被單獨拎出來了。

而他更傾向於後者,或者是處於幻景當中,亦或是夢裏。

畢竟相比於前者,後面的猜測更為容易,要知道城中還有上三境的老祖在。

但他仔細尋找著破綻,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做夢,能夠明顯感覺到疼痛,體內修為運轉自如,也不想是幻境,周圍的一磚一瓦都太真實了。

當然,這也可能是自己實力不夠的原因,畢竟他現在又不能運用靈力,很多手段都無法施展,這是他的短板。

正當夏凡在考慮自己應當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房門響了。

「公子這是何故?是在下有什麼地方唐突了嗎?」

門外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聲音,讓人一聽就覺得身心愉悅。

「啪」

夏凡猛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心裏暗道:

「都是假的,都是幻覺,不能被迷惑,說不定對方是個摳腳大漢!」

果然,給了自己一巴掌立馬清醒多了,就是臉有些疼,火辣辣的。

「沒…沒有,是我的問題,我不配見到仙子仙容,打擾了!」

說話的期間,夏凡猛的四處看,試圖找地方逃生。

聞言,門外的人兒也是一愣,她堂堂天香門八境老祖,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威風,連小輩看一眼都不行了。

沒錯,此人正是天香門為二的八境老祖,與他夏某人有婚約在身的韶南煙。

當然,來的自然不是她的本體,而是她的一具分身,畢竟本體還需坐鎮關中陣法之中,以防異族來犯,尤其是在這種緊張時刻,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既然兩人有着這層關係,而且還相聚在一起,那她自然是要出來見上一見。

又不是什麼小姑娘了,幾百歲的人了,哪怕韶南煙性格偏靜,臉皮薄,但處事也是落落大方,見一面而已,又不是馬上那個拜堂成親入洞房了。

她雖然從未見過夏凡,但畢竟是天香門的人,對待感情之事比較重視,既然已經有了婚約在身,好奇之下自然也是想見一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