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多烈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詳細說出。

多烈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詳細說出。

他還在做着最後的努力。

希望林羽得知真相后,會改變主意。

「哈哈哈……」

聽完多烈的話,林羽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

他的笑聲響徹天地。

但在西曲諸將的耳里,卻猶如魔鬼的聲音。

多烈不解,疑惑的看着林羽,「牧北王因何發笑?」

林羽收斂笑聲,眼中精芒閃動,輕哼道:「多烈,枉你為西曲戰王,這等拙劣的謊言,你竟然也會相信?」

「謊言?」

多烈眉頭緊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明白,那我便來告訴你!」林羽沉下臉來,冷笑道:「本王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如果西曲的武器控制系統真的遭到黑客入侵,本王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貓鼬,就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黑客。

在黑客聯盟中,貓鼬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

倘若此事真的是黑客所為,貓鼬定會得到消息。

聽着林羽的話,多烈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如果這話是從別人嘴裏說出,他不會相信。

但這是林羽親口所說的話。

雖然他也不知道林羽為何如此篤定,但他心中清楚,林羽既然在這麼說,肯定是有所依據。

突然間,多烈一把揪住身後的布隆,雙目血紅的咆哮道:「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布隆渾身顫抖,硬著頭皮大叫道:「真的是黑客所為,真的!」

「你最好跟我說實話!」

多烈身上的殺氣也不由自主的露出,「若是讓我查到你欺瞞於我,你會讓你全家人都給你陪葬!記住,是全家人!」

多烈徹底陷入了暴怒。

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猙獰。

聽着多烈的話,布隆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

在多烈以他全家人的性命相威脅的情況下,進過一番天人交戰,布隆的心底防線終究還是徹底崩潰。

布隆再也不敢隱瞞,哀嚎著說出實情。 系統喵離開去傳消息。

彭若若皺着眉想事情。

寧大夫不死心,時不時出去帳篷,卻總被人攔回來,氣的她直罵人,人家還有理由,如果有重傷員,他們會抬進這個帳篷。

看見寧大夫煩躁的不行,彭若若搖了一下頭說:「好了,別轉了,浪費體力,還不如趁現在有時間多休息一下,呆會有的你忙。」

寧大夫眼睛一亮,看向她問:「你有辦法聯繫外面了?」

正在這時,白聖突然在她們面前現身,雖然知道,自家的老祖宗身上,有也有他們不知道的秘密,但是像這樣,突然之間,出現在面前,寧大夫還是被唬了一下。

瞪着自家的老祖宗,她說:「老頭兒,你,你怎麼來了?」

白聖滿臉都嫌棄的著看着自家這個在第三代中,算得上是挺有出息的晚輩,在彭若若的面前,簡直就沒得比,他無奈的說:「年紀一大把了,還不如一個小姑娘,她當你的徒弟是真是糟蹋了。」

寧大夫得意洋洋的說:「那又怎樣,她就是我徒弟啊!」

白聖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說:「你難道就不能夠有那麼一點自知之明,人家小姑娘找你做她的師傅,肯定是在當時別無選擇。」

彭若若低頭默,想笑又不敢笑,知道寧大夫是個小肚雞腸,她不想以後會有麻煩,這位白聖前輩,說話真是不給人留餘地,也不給人留臉面,一針見血。

寧大夫鬱悶的想要以頭搶地,她不想說話了,這個真的是她家裏的親老頭,嫡親的,怎麼就不能說自己的一點好呢,就要在晚輩面前,損自己。

她也是寧家人,又不是外人。

自己沒面子,這老頭子難道會臉上有光!?

把寧大夫懟的無話可說,白聖才對彭若若道:「我們剛才接到消息,你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了,放心,暗部已經在做防範了。」

彭若若點頭說:「那要我怎麼配合?」

白聖道:「暫時不需要你有什麼過激的行動,別刺激他,有可能的好,問一下,那個老大藏在什麼地方。」

「好。」彭若若點頭應着。

白聖看看帳篷外面,雖然已經過了半夜,但仍舊燈火輝煌,人影晃動,前來救援的人們越來越多,大家都想早一點將傷員,全部都救出來,因此都沒有人去休息,在這裏爭分奪秒。

只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竟然還有人有稱霸世界的野心,真是,其心可誅,見沒什麼事情,白聖便要去指揮部報告。

作為身懷空間的異能者,他來傳遞消息最合適不過。

沒等寧大夫再開口,白聖閃身進入了自己的空間里,利用空間移動,回去指揮部。

似乎感受到帳篷里的能量波動,喻子楓這次親自進入帳篷查看。

帳篷裏面的情況,卻讓他失望,因為只看見只有寧大夫和彭若若兩個人,正在守護著傷員。

喻子楓盯着她們倆,突的開口問:「剛才沒有什麼可疑的人進來吧?」

彭若若嘲諷的看着他說:「周周不都是你的人嗎?有沒有什麼人進來?你不是應該比我們知道的更清楚嗎?」

喻子楓溫柔的看着她說:「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為了不讓你繼續和我作對,我只能在你沒有答應跟我合作之前出此下策,我之前說的話,你如果同意的話,這周圍的人,我可以馬上讓他們離開。」

彭若若昂着頭,鄙夷的說:「你剛才說我們在這裏行動是自由的,是說着好玩的嗎?」

喻子楓沉默的看着她,過了半會說:「你不會聽不懂,我說的話其中的意思吧,需要我重複說嗎?」

彭若若垂眸,抿唇,該死的系統喵還在她的腦海中,不住的叫囂,讓她虛與偽蛇。

可是她就是做不到啊,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在一起,還做出親密的動作,她自己都會嫌噁心好不好?

。 陳宇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他跟來了就跟來吧,反正這種勢利的小人,他是真的見過得多了。

只是這傢伙一路上還扮演着舔狗的屬性:「靜靜,我朋友在S國開了一家高端餐廳,我帶你過去吧,人氣很旺的。」

「不用了,我跟着陳宇就行了,你要過去就過去吧。」梁靜淡淡地說。

「s國這裏是剛剛開放的,各項的設施都十分落後,我朋友的餐廳很高端,不過一般人去了要排隊,而且他有關係,我想辦法讓他弄張S國的國建飯店的入場券。」

這傢伙不失時機地顯擺起了自己的人脈:「你知道國建飯店是什麼地方嗎?」

「知道,S國一個專門服務領導人的地方,我們國內的很多領導到訪這裏,都是以國建飯店接待的。」梁靜說:「那地方就算了吧,不是我們這些普通人能去的地方。」

「哈哈,這不算什麼,我朋友很多,而且他和S國的官方做着生意,他會有辦法的,我們走吧。」王強笑道。

「也是,S國的動蕩現在剛剛結束,雖然和我們華夏交好,很多地方都是剛剛援助,找一個合適的吃飯地方確實不容易。」陳宇微微的一點頭。

「這樣吧,我們去國建飯店吃吧。」陳宇說。

「你說什麼呢陳宇,你不知道國建飯店是什麼地方?那可是接待國外元首的地方,前段時間我們華夏的商務部大佬就是在那裏接待的,你有一座礦山是不錯,但想去那種地方吃飯,恐怕不容易吧。」王強冷笑道。

「這沒什麼不容易的,又不是什麼大事。」陳宇笑呵呵地說:「我馬上讓人派車來接,稍等下。」

「不用這麼麻煩的,真的。」梁靜笑了笑,她是不想麻煩陳宇。

「沒事,我和那邊的人熟,我說一聲就好了。」陳宇笑道。

「那好吧……」梁靜點點頭,陳宇有如此盛情,她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絕。

一邊的王強則是冷笑一聲,他不相信陳宇有這麼大的能量。

要知道國建飯店,除了S國自己頂尖的那幾位之外,別人是沒有資格進去吃飯的。

而且這個地方本身也不對外開放,陳宇說進去就進去?開玩笑,當他王強沒有見識是吧。

陳宇打了電話,讓人派車過來接,畢竟建國飯店的位置是建在S國的理事會大廈中的,一般人進不去。

「陳宇,你在S國路子很野嘛。」王強看陳宇打電話叫車,他越來越不爽,他覺得陳宇就是在裝模作樣。

「還行。」陳宇淡淡地說。

「國建飯店,可是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那個地方除了接待國外的領導人之外,也就只對自己國家事理會成員級的人物開放,你真的能進去?」王強問。

「能不能進去,你不很快就知道了?」陳宇瞥了王強一眼。

王強冷笑,他就靜靜地看着陳宇吹牛逼,他要看看陳宇吹的牛,什麼時候能被戳破。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轎車開了過來,這輛轎車是A8,在國內算不上什麼太好的豪車,但是在S國,已經是國內的頂尖了。

而且這輛車只有一輛,車牌是010000,這輛車是S國的元首銘先生的專屬座駕,防彈車身,僅次一輛。

「好了,我們的車到了,上車吧。」陳宇笑道。

「陳宇你瘋了嗎?你上這車,你在S國混的,你不知道這輛車是什麼車?」王強驚了,陳宇這是腦子不正常了嗎?

「知道啊,這是銘先生的座駕。」陳宇微微一笑道:「想去國建飯店吃頓飯,如果沒有這輛車,還真的去不了。」

「你,你說這車是來接我們的?」王強幾乎要瘋了,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他眼睜睜地看到司機下車,為陳宇打開車門,陳宇帶着梁靜走了上去,這車確實是來接他們的。

「王強你來不來,不來我們就走了,哦,或者說你去找你朋友,看你朋友能不能弄來國際飯店的入場券。」陳宇沖着王強喊道。

其實陳宇清楚,國際飯店是根本不可能對外開放,就算是皇親國戚也不行,王強所謂的朋友,恐怕也只是吹吹牛逼罷了,但王強卻對此深信不疑。

而這傢伙從到這裏來就是一臉的囂張,他無時不刻地想彰顯自己的人脈和實力,可是他處處被陳宇壓制,這一次陳宇更是把他給壓得抬不起頭來。

王強咬咬牙,還是坐上了車,他要看看陳宇到底是什麼人。

果然,車子一路開到了國際飯店裏面,這個地方可以說是S國的事理會總部了,是一個國家處理政務的地方。

就算是下了車,王強也有些懵,雖然S國是小國家,但一個國家最重要的地方也不是隨隨便便能進出的。

但是現在他居然到了S國的事理中心,這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國際飯店中的標準極高,算是S國內最豪華的地方了,剛到門口,阿明便迎了上來,他對着陳宇微微一躬身:「陳先生,你來了。」

「我有一個朋友想進來嘗嘗國宴,我就帶他過來了。」陳宇笑道:「沒給你添麻煩吧?」

「沒有,陳先生的朋友,就是s國的朋友,陳先生,請。」阿明態度恭敬地一躬身。

陳宇帶着梁靜走了進去,王強自然也走進去了,他看阿明氣度不凡,正在思索阿明是什麼身份的時候,人影一閃,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而這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S國的執掌者,銘先生。

前段時間,銘先生以外交的身份訪問了華夏,並和華夏簽訂了一系列的約定,以後兩個國度之間友好互助。

所以銘先生的到來,讓梁靜和王強幾乎傻眼了。

「陳先生,好久不見。」銘先生熱情地上前,和陳宇握了一下手。

「哈哈,打擾銘先生了,我朋友梁靜,家裏是做玉器生意的,來我們這邊是想弄一批原料回去。」陳宇介紹了一下樑靜。

「好,梁小姐,很榮幸。」銘先生笑着和梁靜握了一下手:「我們S國內的翡翠,是世界上最好的,希望梁小姐在這裏能找到滿意的原料。」

。 君歡緩步上了樓,將書包里的那幾張畫稿拿了出來。

她輕輕撫過上面所畫的建築物,幽暗的眸底似是有什麼情緒在醞釀,如同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

小麗說過,她只是看見過葉瓷在畫畫。

會畫畫不代表會建築設計。

更何況,她來自那麼偏遠的山區。

這幾張畫稿絕對不是她的!

不過……就算是葉瓷的,只要蓋上了她的名字,誰又能相信葉瓷的話呢?

君歡眸光一轉,將畫稿塞進書包,匆匆忙忙地坐上了離開君家別墅的車。

車一路疾馳,停在了一棟大廈前。

君歡懷裡緊緊抱著書包,一臉嚴肅地進了電梯,摁下了到15樓的按鍵。

從電梯里出來,她走到一間房間前,敲響了房門。

「誰啊?」一個穿著中式對襟唐裝的男人將門拉了開。

男人大抵三十多歲,面容尚算清秀,但雙眸里儘是計算的精光。

他一看見君歡,便笑得合不攏嘴,「小歡啊,快進來。」

「老師。」君歡畢恭畢敬地喊了一句,跟著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