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對於這兩個星球,白羽也只是粗略的探索了一番,就直接放棄了。

對於這兩個星球,白羽也只是粗略的探索了一番,就直接放棄了。

畢竟現在力量已經達到瓶頸了,投影並不能給他帶來太大的幫助。

如果不是陷入瓶頸期,白羽可能會幫助自己的投影儘可能的提升力量,之後回歸后,也能帶動自己的修為提升。

白羽念頭一動,重新來到星門旁邊,開始新的旅程。

……

百獸星,扎里木庫爾聖山。

「卡比奇,你還站在那幹什麼?」一個長著兔耳的少女站在山坡上面大聲的喊道。

「哦,來了,來了。」卡比奇,也就是白羽應聲道,立刻小跑了過去。

「今天可是布爾什金大人的武道授課,我們可不能遲到,我聽說武聖殿裡面,最嚴厲的就是布爾什金大人了。」兔耳少女還在旁邊不停的絮叨著。

「嗯,嗯。」白羽在旁邊不停的點頭贊同。

過了一會他從剛才的迷茫狀態恢復過來。

關於這個獅耳少年的記憶,他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

對於這個星球的背景,也大致了解清楚。

這由一個半獸人族組成的星球,裡面有無數種類的半獸人族。

其中比較有名的,比如獅族,虎族,豹族,貓族,狐族,兔族等等。

但是,這百獸星在數百年前還是一顆比較有名的奴隸星,裡面的貓女,狐女,兔女等都是比較暢銷的奴隸,而且裡面還有獅人族,虎人族,狼人族都擁有比較強悍的戰鬥力,比起普通的奴隸價格都要高出不少。

直到一位獅人族的天才克里斯橫空出世,在奴隸商的地獄般的訓練下,竟然奇迹般的不斷突破。

行星,恆星,甚至突破到了宇宙級,領悟了領域!

這種資質的奴隸,在無數星球中都算是少見的。

他們自然是捨不得當做一普通宇宙級的奴隸賣掉,最後奴隸商跟克里斯簽訂契約,只要在巨斧鬥武場通過1000場生死戰,就可以重獲自由。

只要克里斯在巨斧鬥武場通過100場的生死戰,他們就能賺到一個宇宙九層奴隸的價格,如果通過1000場的生死戰,那就是一個天大的數字,甚至要比他們販賣數千年的奴隸還要賺錢。

最後這個克里斯不僅通過了巨斧鬥武場,而且還初步領悟了兩種本源法則,被一位不朽級的大人物看中,收為了弟子。

而且他放棄了不朽給他的珍貴禮物,選擇了讓不朽幫忙購買回百獸星。

之後克里斯在百獸星的最高峰,扎里木庫爾聖山,創立了武殿,專門招收各個部族的天才,送入裡面培養。

只有培養出更多的天才,更多的強者,這樣百獸星才能真正的在宇宙中安全。

雖然因為他的關係,百獸星暫時安全下來,但是萬一他有一天死亡了,百獸星很可能逃不過重新被奴役的命運。

在見到這位不朽師傅一句話,就讓那奴隸商乖乖的把這個寶貴的奴隸星球讓出,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念。

他,決不允許,自己的族群再次成為奴隸!

所以說,這克里斯在這顆星球上被尊稱為武聖,而武殿也被尊稱為武聖殿。

當然,白羽投影的這具身體自然是沒有資格進入內殿聽講的。

畢竟實體投影最多只有本體的百分之二十,他即便是想要找更高實力的進行投影,也不可能成功。

而這個小男孩的實力剛剛適合他,學徒七階,也就是低等戰神的水平。

他們現在正是要趕往武聖殿的外殿的廣場進行訓練。璇風瓑浼氬啀璇.. 黑夜既永夜。

對還在長汀城中求活的許多人來講,這個夜晚實在是太漫長了。

城牆上的炭火還在燃燒,為那些入城的同僚指明方向。

他們能回來么?

高文不敢肯定。

終於。

夜空中啟明星冉冉升起,隨著一骷髏們那瘮人的骨架摩擦聲一同傳來的是人類的喊殺聲。

「殺啊!!!」

「弟兄們堅持住,我們馬上就衝到城門口了,那邊的兄弟聽到后一定會來支援我們的!」

「不要放棄」

「沖啊!」

一刀斬碎前方攔截骷髏的腦殼,腰腹部一直在流血的李長治吸了口氣,隨後繼續向外殺去。

他不能倒在這兒。

此時他身後跟著接三百個兄弟,和二百多武家大院裡帶出來的人,這些人都看著他呢,他要是倒了,身後這些人一個都跑不出去這座鬼城!

嘿,長汀。

長夜望守思故里,今聞汀渠江景長,路偶見得花千樹,好叫人知米蠟光。

曾經風光一時的塞外孤城。

今百年過去。

也到了落幕的時候了啊。

戰鬥中走神是要不得的,因為這個,李長治的親兵替他挨了兩刀,就這樣倒在了距離城門五百米的位置。

李長治看了一眼,隨後念叨了聲『路上別急著走,吾隨後就到』。

實際上在聽到聲音后,守城的甲士們就已經支援過去了。

可他們推進的很慢。

路上攔路的零散骷髏太多。

哪怕這些手無寸鐵的骷髏對甲士們的鐵甲造不成多大的傷害,可還是拖延了支援抵達的時間。

高文沒去。

他和一部分士兵留下了,需要守著眼前的這座城門。

此時四周已經有零散的骷髏湧向城門處。

骨頭很硬。

十斤八兩的斬首大刀砍在它們的骨頭上,也無法一刀兩斷。

但也只是骨頭硬。

這些暫且全靠骨頭來攻擊的骷髏妖,也無法對渾身披甲的甲士們造成太大的傷害。

「快快快,城牆上值守的兄弟快退下來,校尉他們回來了,準備撤離!」

撤離?

城牆上幾十號人往下跑,因為站的高,他們看的更遠,也能更清楚的看到李長治一群人後面跟著的密密麻麻的骷髏大軍。

數量太多了!

不光是骨頭,這些骷髏妖的身體內部還連接著一些筋膜和內臟,大批湧上來時的畫面幾乎就是噩夢中才會存在的場景。

「撤!快撤!」

「斷後的,試試能不能把城門給他關了!」

「媽的城門關不上,小七,直接上炸藥包!」

「快走!」

「小七!!!」

「我來!」

本來去放炸藥的小七和暗處冒出來的骷髏一起倒在地上,隊伍末尾處忽然竄出一個少年。

少年搶過炸藥包扔上城門樓的一處磚縫。

掉頭就跑。

轟!

隨著一聲爆響。

退出城門的一群人身後,那已經存在百年的長汀城東門整個塌了下去,壓倒了正往外跑的無數骷髏。

路被堵死了。

看到這一幕,高文在心裡鬆了口氣。

有了這道阻攔,這些人暫時是安全了。

那些骷髏架子再想快速追上來,只能爬上城牆往下跳。

長汀城高十米。

「安全了?」

「我們逃出來了!」

有人歡呼雀躍,有人痛哭不已。

兩萬多人的長汀,加上來源的七百長汀營,此時還活著就只有周圍這五六百人。

剩下的若是被困在城裡,怕是也沒機會逃出來了。

「都不要放鬆,快走,那些骷髏架子還會追上來的!」

身受重傷的李長治還在指揮部隊,沒來得急顧上隊伍里多了個身穿道袍的傢伙。

這老傢伙盔甲里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半邊兒。

倒是跟著隊伍殺出來的張嫣,這會兒出現在了高文的身邊。

「你居然還活著?」

「僥倖,僥倖。」

高文面露微笑,準備開疾風步逃跑。

張嫣是見過不死心的。

不過張嫣似乎已經忘了這一茬。

死裡逃生后看高文和自己也不是很親近,不知咋想的,居然煙圈一紅,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高文「???」

什麼情況?

是這一會兒沒見的功夫,你就被人給糟蹋了?

高文目光向四處打量,開始尋找有嫌疑的目標。

話說回來,這姑娘小臉黑的和一塊炭似的,就這模樣也能被人糟蹋?

誰這麼飢不擇食?

張嫣擱哪兒哭了半天,見高文問都不問上一句。

抹了把眼淚,氣呼呼的站起身來

「你家小寵物呢?」

「你說柳茜?」

「對,之前看你木屋被骷髏海給淹了,我逃出來時也沒見到她,你把她給藏哪兒了?」

「呃」

高文眨了眨眼。

對柳茜那個小叛徒,他一直沒來得及顧的說,鬼知道她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等會

張嫣說他的木屋被骷髏給淹了???

見高文忽然愣神,不是真在乎柳茜死活的張嫣又開口道

「咱們這次任務,八個人,就咱們倆個資深者活下來了,等任務結束,大都市那邊肯定會調低咱們的信譽等級,下次任務估計新人生存者沒幾個,身邊就又都是老油條了。」

「信譽等級,還有這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