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很快,在那陰影處,六隻體型巨大的妖獸悄然的走出來。

很快,在那陰影處,六隻體型巨大的妖獸悄然的走出來。

這妖獸的體型足足媲美一輛越野車,修長的外表就像一隻黑豹一樣,只是身上生長出的黑色觸手倒是讓薛維有些膈應。

這妖獸的實力最少也達到五階妖獸的層次。

初入黑淵荒沒想到這鬼地方就給了這麼一個大禮。

「小鬼,這可不是妖獸,這是煞獸,這玩意可比妖獸強大多了。」紫薇天火不禁說道。

「煞獸?」

「當初赤發上人開闢出黑淵荒效仿的就是盤古神開天闢地,當初世界一片混沌,盤古神開天闢地掌握了世間混沌之力,赤發上人作為原始神的一員,自然也想證實自己,天地初開的時候,那時候的地府可不叫地府,叫冥界。」

「赤發上人專門在這一塊區域開闢出了黑淵荒,整個黑淵荒只有三種力量組成,靈力,虛以及陰煞之力,可以說在地府之中,陰煞之力最為強盛的地方一定是黑淵荒。」

「而煞獸則就是濃郁的煞氣之中凝聚的,你也可以理解成煞獸是有意識的煞氣,這玩意雖然強大,可是弱點卻很致命,比如你掌握的五陽正雷。」紫薇天火一副悠哉的樣子。

五陽正雷?

薛維一愣。

雖然紫薇天火的話值得商榷,畢竟這地方可就是這傢伙把自己坑來的。

不過傷及自己星性命的事情干紫薇天火應該干不出來吧。

咔嚓——

咔嚓——

薛維體內的靈力開始猛然調動,一道道雷光在薛維的眼中迸發。

天空中逐漸出現了一團厚重的雲彩,藍白色的閃電遊盪在其中。

煞獸似乎覺察到了危險,六隻煞獸猛然朝著薛維衝過去。

身上生長的黑色觸手不斷蔓延,每一根黑色觸手就像黑色的曼巴蛇一樣猙獰的吐著舌頭。

六隻煞獸的觸手在空中不斷交織,那樣子像是想將薛維一網打盡。

「還來這套?這套對老子來說已經不管用了!」

「五陽正雷!赦!」

薛維低吼一聲。

只看到上高空那厚重的雲彩猛然降落了六道粗壯的閃電。

雷光四射,幾乎瞬間直接穿透了六隻煞獸的身體。

「吼——」

「吼——」

六隻煞獸吃痛,漆黑的身體彷彿虛幻了一下,連忙朝著遠處逃竄。

薛維看著煞獸消失的方向不禁苦笑,在一個個陌生的地方自己完全沒有任何主動的機會。

如果過貿然跟上去,誰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就算這裡是黑淵荒,但是這裡同樣是地府!

作為八品鬼差,在地府里可是同樣受陰神和天道之力的眷顧!幾個小小的煞獸竟然也想敢對巡遊大人出手?

簡直自尋死路。

好在自己體內靈力充沛,不然幾發五陽正雷就消失的差不多了,更不要說逆天一樣的太歌劍訣。。 女性內衣店這種地方,一個大老爺們兒自己逛和帶著女朋友逛完全是兩回事。

就在林宇覺得自己被店裡的眾多女顧客看成變態的時候,白悠悠挽住了他的手,成功的環節了眾人對他的視線審判。

願意陪女朋友逛內衣店的,可都是好男人啊……

林宇一頭冷汗,他總覺得白悠悠是故意的,不然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挽著自己走?

白悠悠嬌哼了一聲,拉著林宇走進了內衣店。

話說……男人逛內衣店這種事情真的沒關係嗎?

現在林宇的心情極為複雜,他能夠看得出,白悠悠是真的在很認真的選內衣內褲,說道內衣內褲,他情不自禁的把視線往白悠悠短裙的方向看去。

女孩子對於視線這一類的東西是很敏感的,白悠悠覺得身體一抖,連忙轉頭看向林宇。

但是林宇只是撇過頭看著貨架,好像很是好奇。

這個…..應該沒什麼吧?

見林宇並沒有看自己,白悠悠又轉過頭繼續挑選內衣,然而那種被人凝視的感覺又出現在了!

白悠悠再次轉過頭,林宇的視線依舊沒有放在自己身上。

但問題是……這個店裡唯一的男人就只有林宇。

白悠悠瞥了林宇還算正常的臉龐,轉過頭繼續挑選,然而這一次她剛剛低下頭馬上就有抬起頭了,結果正好就和林宇心虛的眼光對上。

果然是這個壞蛋!

白悠悠眼神再次變得非常危險:「好看嗎?老公~」

林宇心思一動,連忙乾咳了兩聲:「我是覺得,悠悠你不管穿什麼,都好看。」

白悠悠嬌哼了一聲:「哼~算你過關,你看這件怎麼樣?」

妻子選的並不出格,白色蕾絲邊的小衣服,看起來也中規中矩,林宇還能說什麼?

當然只能點頭說是,反正自己又看不到,每天晚上白悠悠睡覺,都會換睡衣的。

自己當然沒有機會一覽春光。

白悠悠挑選了幾件都還是比較含蓄的內衣和小褲子,並沒有林宇想象中的很少很少布料的那種,基本上都是卡通圖案。

可愛風。

不過一想到白悠悠那身材,就算是可愛風也還是很犯規。

付賬的時候林宇自然而然的給了錢,白悠悠滿意的拉過林宇的手,發現這傢伙手心裡都是汗。

這下幾乎把林宇剛剛偷窺自己的罪名坐實了吧!?

白悠悠感覺好笑,拉著林宇走出了內衣店,林宇跟在白悠悠身後,發現白大校花的耳垂都紅了,原來她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膽嘛!

林宇忽然臉色一紅,小聲道:「那個……悠悠,如果我想看的話,你會不會…..穿給我看……」

白悠悠轉過頭,一臉疑惑:「老公你剛剛說了什麼?」

林宇感覺自己的臉上在發燙,整個人像是一隻熟透了的蝦:「那什麼……如果我想看的話,悠悠你可以穿給我看嗎?……就今天晚上買的那些可愛的……」

白悠悠的臉「唰」一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這個傢伙……為什麼可以這麼正大光明的提出這麼色色的請求啊!?

原來這個傢伙主動付錢是奔著這個去的!?

雖然很害羞,但是……白悠悠卻也覺得有些自豪,沒有任何一個女孩子會對男朋友或者丈夫提出來的這個方面的請求不感到驕傲。

見白悠悠沉默不語,林宇絕對自己簡直罪惡深重,連忙道歉:「對不起!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千萬別放在心上,還有,我……」

白悠悠低著頭,感覺自己的臉也在發燙。

這個壞傢伙怎麼老是干一些讓人瘋狂害羞事和說一些讓人害羞的話啊?

「如果老公想看的話…..悠悠可以穿給….老公看…..」

白悠悠說完這句,感覺自己的臉上蒸汽都快冒出來了。

百悠悠的聲音很小,如果不仔細聽的話根本就聽不到,但是林宇這個傢伙的聽力一向不錯,白悠悠含羞帶怯的話語,很輕鬆的就傳入了他的耳朵。

林宇:……

真就這麼聽話的嗎……

兩個人同時瘋狂害羞,然後連忙岔開話題,白悠悠害羞道:「那……老公我們去買一杯奶茶吧,我好像很久都沒有喝奶茶了……」

實際上是家裡不允許她喝這種糖分太高的垃圾飲品。

很早以前,她就開始保養自己的身體,衣著打扮,每一寸肌膚她都愛惜的很好,她等待著自己的那個他出現的一天。

同樣的,她也期待著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綻放給那個他。

然而真的遇見,她卻發現自己依舊像以前那樣,喜歡撒嬌,喜歡蹭到他懷裡,喜歡和他喝一杯飲品,不管那到底是什麼。

因為談話一不小心就跑到了某種不好描述的話題上,所以林宇也連忙把注意力放到奶茶上面。

真要繼續說看什麼內衣秀什麼的,實在是太羞恥了……

兩個人買了一杯檸檬紅茶,依舊是白悠悠選的。

但問題是,檸檬紅茶是林宇最喜歡喝的口味,也不知道白悠悠到底是從哪兒得知這麼多生活習慣的。

就好像……白悠悠認識自己很久了一樣。

懷著一些不為人知的複雜疑惑,林宇拿過檸檬紅茶喝了一口,卻莫名覺得今天的檸檬紅茶好像比往日更好喝。

他疑惑的低下頭看了看手中的杯子,有些疑惑。

「怎麼了?」

「感覺好像比往些天更好喝了……」林宇隨口道。

然而白悠悠臉又紅了,目光裡面的羞澀和情意都快要傾瀉出來。

林宇:……

誒?等等,這杯好像是……白悠悠喝過的……

剛剛點奶茶的時候,林宇並沒有要,只是讓白悠悠點了一杯,自然而然,白悠悠是先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的。

這不上就是那什麼…..間接接吻的戲碼嗎……

林宇砸了砸嘴巴,白悠悠臉色更紅,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

完了…..好像被校花小姐姐當成he

ti了……

「那什麼……感覺比以前喝的…..更甜了……」林宇話一出口,就想自己扇自己兩耳光,這話實在是太流氓了。

然而白悠悠卻在他耳邊小聲道:「老公認為悠悠的口水是…..甜的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路上,蘇木欲言又止,想要張口問霜寶,怎麼會這麼多東西,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到了村學,剛好趕上了上課鈴。

大家都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著先生的到來。

今天來教的是蘇老爺,他拿著幾本書走了進來。

「今天我要考量你們之前學過的三字經。」蘇老爺手裡拿著戒尺,來回地走了幾趟,說道。

「啊!怎麼辦,我還沒背會呢!」狗子害怕的小聲說道。

「我還不是,都沒怎麼去看。」虎子也是小聲說道。

「怕什麼,不是還有一個最小的墊底嗎?」狗子一轉頭看見霜寶趴在桌子上,於是心裡便有了底。

蘇老爺看著端坐在下面的孩子們,一臉的慈祥,但語氣卻頗為嚴肅。

「這次我們來做個比試,如果贏了,會有相應的獎勵。」

有的孩子一聽有獎勵,兩眼發光,有的開始躍躍欲試。

「好,接下來我們來考一考最基礎的,背誦。」

「周吉,從你開始,往後每個人背兩句。」

周吉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叫到自己,好在頭兩句,他還是記得的。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周吉立馬站起來搖頭晃腦的背道。

坐在周吉後面的是周雨,有一些結結巴巴的。

「苟……苟不教,性乃遷。」

「教……教之道,貴……貴以專。」

聽著周雨背誦,他身後的人捏了一把冷汗,本來都還記得的,竟然一下子就忘了。

「我……」那人急得直掉眼淚,卻半天也說不出來。

蘇老爺嘆了口氣,說道:「蘇木,你來。」

蘇木站了起來,緩緩道:「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