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想想有多恐怖吧。

。。。。。。

完成了跟江銘亮的婚禮,Jessica也完成了成為紐約名媛的重要一步。非常殘酷的一點現實就是,在婚前不管江銘亮如何認可Jessica的身份,類似的名媛聚會,Jessica或根本沒有參與的機會,即便偶爾參與其中,也只是其中的一員配角,旁人的INS或者推特中被忽視掉的一位。而在跟江銘亮完成婚禮之後,幾乎所有的照片都帶上了她,某些合影中,她甚至可以佔據C位。

比現實,紐約比任何地方都現實。也不要覺得紐約的名媛就一定有真才實學,事實上,這批人的質素也是參差不齊。陪着丈夫白手起家大江山的糟糠之妻也有,十八線小演員小模特押寶潛力股一招飛黃騰達也不少,中產家庭出身削尖腦袋擠進來的大有人在,當然了,本身就出身豪門的免不了佔據C位。

而在回家之後,Jessica也將自己在聚會上合照的照片向江銘亮展示,其中某些人,Jessica甚至並不認識,並不熟悉。

江銘亮幫助Jessica一一作了介紹,其實就是把這些人的家世說清楚,其中不少人確實是投胎滿分,但也不乏一些人確實有自己的手腕,是個狠人。

「issac,這個女生你認識嗎?我總覺得在那裏見過?」Jessica指著其中一名外貌清純的亞裔女孩詢問道。

江銘亮順着Jessica指著的方向看了看,吃了一驚。

「很熟悉嗎?」考慮到江銘亮在華夏地區的風流史,莫不是他哪個小情人?Jessica想歪了。

「她叫張澤天,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英文名字是什麼,你覺得會很熟悉嗎?」江銘亮聳聳肩。

張澤天曾經確實試圖接近過江銘亮或者張康陽,曾經作為陪同跟他們一起打過網球,不過江銘亮當時已經有了Jessica,並沒有任何錶示,也因此,事後再無交集。大概也就在半年之後,便傳出了她跟大強子的新聞,為此,大強子還特地怒斥對家的傑克馬,罵戰甚至牽扯到了另一位馬姓大佬,麻花藤。比起撕蔥暗戳戳的揶揄江銘亮包養劉靈菲,那時候的國內行業大佬撕逼可是直接下場互***彩的緊。

「那她背景很厲害嘍?」Jessica猜想道。

「她老公是華夏第二大電商品牌的CEO,實力不容小覷。」江銘亮說道。

相比較江銘亮和Jessica之間的婚姻更多的彰顯了愛與責任,大強子跟張澤天的婚事,利益糾葛的成分更高,張澤天甚至不惜自爆懷孕消息,來為雙十一京西母嬰產品的流量添磚加瓦,同時一刀插入天貓腹地。京西主要以3C起家,女裝母嬰雷一直都很拉胯,換言之奶茶妹妹的婚姻和懷孕,都在為2015年的雙十一戰爭添加彈藥。

對比而言,江世孝及江銘亮所屬的位元組系目前不屬於貓廠和鵝廠任何一派,也因此,在雙十一的電商大戰中,斗音在承接天貓和京西任何一方的廣告和推廣上都不遺餘力,沒有明顯的偏向。不過不管是CEO張一明還是江銘亮自己,也都會把電商類APP放在未來發展的計劃中。

位元組跳動想要發展成阿狸和企鵝那樣的巨頭,及時的擴充實力非常的重要!

「這個女人的野心非常的大,我有預感,在她站穩腳跟之後,她會藉助京西的平台資源,飛速升值自己的個人IP,進軍國際化的社交圈子,只是一個開始。」

她這條路,很不好走,甚至說難以模仿。就拿Jessica來說,她本身的娛樂圈履歷奠定了他作為霸總小嬌妻的人設沒有問題,而奶茶妹子則有清華高材生的人設加成,甭管她是如何進入的清華,在清華時期的成績如何,重點在於華夏top2名校的履歷和逼格。

當然了,江銘亮也不打算讓自己的女人走這條路。事業歸事業,感情歸感情。哪怕是跟霉霉談戀愛,他也不是沖着泰勒能給籃網隊吸引球迷去的,更遑論Jessica。至於Jessica自己,藝人出身的她遭遇過無數的非議和言辭羞辱,如今能夠在江銘亮的庇護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已然足夠,除非江銘亮需要,否則她就是霸道總裁的小嬌妻!

賽季第四場比賽,籃網隊賽季首次面對來自西部的對手,本賽季進入重建期的波特蘭開拓者隊。

要說本賽季休賽期最慘的球隊,非開拓者隊莫屬。效力球隊九年之久的全明星大前鋒阿爾德里奇前往馬刺隊,向總冠軍發起衝擊,這也展開了開拓者隊球員離隊的序幕。優質3D馬修斯接受小牛隊的大合同,跟球隊離心離德的巴圖姆發出了交易申請,被球隊交易到了黃蜂隊,最後,貝恩斯也選擇了離隊,加盟凱爾特人,繼續自己的NBA生涯。

擺爛培養利拉德和波普,同時爭取下賽季的高順位選秀權,一般的球隊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來,然而開拓者隊沒有這麼做,或者說他們本打算這麼做,但卻被利拉德說服,球隊在休賽期用短合同吃進實力派球員補強球隊實力。利拉德和波普都處在新秀合同時期給了他們充足的空間來運作,克勞德,普拉姆利,艾德-戴維斯,邁克-米勒,諾阿-馮萊,莫里斯-哈克利斯等人加盟,球隊在賽季前四場比賽中2勝2負,表現還算不錯。

這個時期來看,其實開拓者擁有着不錯的未來。首先,相比較其他被迫重建的球隊,開拓者有可以圍繞重建的核心球員利拉德,他已經是一名全明星級別球員了。波普上賽季季後賽表現也還不錯,球隊擁有充足的薪金空間,不管是通過屯垃圾合同的方式來吃首輪也好,還是合適的價碼簽約一些自由球員,都有不錯的可行性。前提是,球隊在接下來的運作中要好好利用這個空間,尤其是16年夏天這個瘋狂的窗口。

客場迎戰殘暴不仁的籃網隊,開拓者本場比賽的思路只有一個,就是拼。這也是開拓者隊本賽季所有比賽的態度,開場之後,球隊新核利拉德便利用擋拆突入內線,頂着波爾津吉斯的補防上籃得分,並且打成2+1。落地之後,跟隊友一一擊掌,為彼此打氣。

克勞德在防守端強硬的頂住了萊昂納德,並且完成了切球,波普前場接球,快攻上籃雖然沒能將球打進,但是卻成功的造成了追夢格林犯規,兩罰全中之後,分差倍擴大到了5分。

庫里,追夢格林完成配合,庫里在底角找到了機會,不過庫里的出手打鐵,回過頭來,利拉德前場射中不講理三分,開拓者隊開場打了一個8:0的小高潮,建立了領先優勢。

不過這種局面對於身經百戰的籃網隊來說有些小意思了,球員們在場上簡短的交流,球來到了低位要球的萊昂納德手中,後者憑着身形和力量的優勢輕鬆的撞出了投籃空間,出手命中。

回過頭來,萊昂納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斷下了利拉德給克勞德的分球,跟庫里、JR完成了三線快攻,劈扣得分。

普拉姆利拉到高位策應,送出巧妙分球,利拉德藉助擋拆閃出了空位,接球投籃得分,幫助球隊10:4領先。

萊昂納德繼續在進攻端覓的單打機會,面對身高、力量都不如自己的克勞德,穩穩地中距離出手命中。

開場階段,萊昂納德成為了籃網隊進攻端最靠譜的選擇,而庫里的進攻慾望倒不是很強,在隊友狀態好的時候,庫里願意將球權更多的相讓。

MVP,FMVP,得分王,總冠軍,該得的榮譽庫里都已經得過了,而萊昂納德真的是很需要表現機會來鎖定自己遲到的全明星名額,在需要的時候,成為球隊的另一套解法,萊昂納德完成的相當的出色,帶領球隊在官方暫停之後立刻將分差追上。

對比其他控衛,利拉德的命中率不算很高,但他有兩個優點,其一他的三分球投射比例很高,基本上僅次於庫里,這使得他在投籃命中率不高的情況下真實命中率這個指標卻很亮眼,其二利拉德在逆風局中的表面真的豪橫,敢打敢拼,甚至要比很多強於他的巨星還要出色。

籃網隊在首節建立了微弱的優勢,然而第二節開始,利拉德便親身帶領替補球員展開反擊,很快將比分反超。不過利拉德作為明星後衛,在防守端的表現卻稍稍有些不太頂,籃網隊本賽季給予了一定出場時間培養的丁威迪在利拉德的防守下連續兩次找到機會得分,雙方短暫的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正當籃網隊重新換上了庫里,準備發力拉開比分的時候,意外發生了,庫里在快攻中被克勞德別了一下膝蓋,有些受傷,在完成了罰球之後第一時間向主教練史蒂文斯申請換下。

本着膝蓋受傷無小事的原則,球隊第一時間安排人員送庫里前往醫院檢查。結果倒還算不幸中的萬幸,庫里的膝蓋有些輕微的扭傷,預計會缺席兩周左右,算是可以接受吧。

將庫里「趕」出了球場,籃網隊眾將本身就對克勞德有很大的不滿,然而接下來的比賽中,克勞德不僅僅不知道收斂,反而變本加厲的用骯髒的動作來懟自己的前隊友們。很快,雙方就產生了衝突,JR史密斯和克勞德之間甚至展開了罵戰,差點上演全武行。

反過來,對於籃網隊,克勞德一直都是心生不滿的。或者說克萊德對自己曾經效力過的每一個老東家都看着不順眼。更不用說,籃網隊算是不太重用他,阿米奴甚至考文頓得到的機會都比他多。

裁判的判罰很乾脆,雙方一個人一個T,各打五十大板。

在江銘亮看來,本賽季球隊的整體實力明顯增強,球隊離開庫里,絕對不會像上賽季那樣,半死不活。。 看著哭泣的兒孫,阿丹虛弱地開口道,「我早預料到這一天,我並不害怕,你們也不應該傷心。」

「可是祖父,我們不想你死!」一名小女孩擦著眼淚道。

「沒錯父親,沒有了你,我們後面該怎麼辦?」

一道道哭泣聲響起。

「這世間誰不會死?」阿丹對著他們嘆息了一聲。

這些年來,他觀察了眾多植物、動物,還有族群的人,早發現了生命終有一天會衰亡這個事實,也知道,自己遲早會死。

他嘴巴一張一合,開始喃喃自語了起來,彷彿說給其他人聽,又彷彿是說給自己聽。

「這世上的東西,有開始就有結束,這是神給定的,沒有誰可以逃……」

所有的哭泣聲都停了,每個人臉上或多或少的出現了恐懼,那是面對死亡的恐懼。

說到最後,阿丹失神地呢喃道,「除了神能永恆,誰又能一直活著呢?」

說著說著,他神情恍惚,意識有些混亂了起來,一生快速地閃過。

他想到了死去的哈比勒。

想到了被驅逐出族群的高比勒。

「這是神對我的懲罰嗎?」

恍惚中,那模糊記憶里,非常久遠的場景閃過,那是偷吃神果的一幕。

哈娃滿臉笑容地採摘神果,而他拘束、惶恐地站在一旁。

一切始於此,也由此結束……

在最後他想,要是他沒吃神果,會不會哈比勒就不會死?

族群中隨後出現的爭鬥、殺戮、罪惡,是不是就不會出現?

「神吶……」

伴隨著最後一聲疾呼,阿丹明亮的雙眸徹底閉合了下去。

「阿丹!」

「祖父!」

「父親!」

「不要!」

哭泣聲此起彼伏。

哈娃抬起滿是皺紋的手,抹了抹眼角,看著阿丹沒有了起伏的身體,神情怔愣。

她臉上再也沒有了笑容,似乎有一股死氣籠罩在了她身上。

虛空中,彷彿響起一聲嘆息。

蘇起默默看著,看著陪了他一段時間的阿丹死去,一股生命的脆弱感傳來。

就在這時,眼前的場景繼續模糊,然後耳邊的哭聲繼續響起,即熟悉又陌生。

同樣的房間,同樣的木床。

只不過這次上面的人換了一個……

哈娃躺在木床上,慢慢閉上了眼眸。

在最後一刻她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那是開心和輕鬆的,彷彿是見到了什麼人來接她……

【同年,作為人類始祖的眾生之母哈娃,相繼離世……】

蘇起靜靜地看著。

最後一個和他有關係的人也消逝了,這讓他一時間心情有些複雜。

【又是六年過去……】

他眼前的景色一花,下方出現了一座用泥石堆砌的小城。

【三百年前高比勒來到了這裡,並修建了一座城。】

望著小城裡四處走動的人們,蘇起有點訝異。

忽然,在城外的一座小山頭上,他看見了一個有些熟悉的人。

「父親你去哪?」

高比勒看著身後追來的兒子,神情無比的複雜。

他摸了摸滿是皺紋的臉,抬頭望了望天,喃喃自語道,「易德立斯啊,這麼多年過去,我想了很多。」

易德立斯疑惑地看著父親,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高比勒呢喃著,「當年我就不該做那事……」

或許是察覺到沒多久能活了,他倒是看清了很多。

「我對不起哈比勒,對不起父親,這些年除了痛苦,我什麼也沒有得著……」

「……甚至連祭祀神我都不敢……」

「我犯的錯事,神肯定不會原諒……」

最後說到神,他一臉的後悔。

前面還聽得迷迷糊糊的易德立斯,最後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

從很久以前父親就跟他說,他們能靠的只有自己,不能事事都想著依靠神,要自強不息,自己想辦法。

甚至還因為這點,受到父親的影響,族人們還不知不覺減少了祭祀神,把那些資源用來發展部族。

「原來不是不能依靠神,而是因為父親犯了錯?不討神喜歡了?」

他不可置信。

這麼久以來的自強不息,竟然只是借口?

「父親你去哪?」

看著父親重新走動,易德立斯顧不得想問題,連忙急聲呼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