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我的話語讓三位故老變得沉默起來,他們的所謂不插手,已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人家要找的就是我,我不可能逃避,更加躲避不過來,這就是命運,彷彿有一張巨網在向我撲來的命運,根本沒有機會躲避,我只能迎難而上,去反抗,將這場罪惡的遊戲最終終結的掉。

我的話語讓三位故老變得沉默起來,他們的所謂不插手,已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人家要找的就是我,我不可能逃避,更加躲避不過來,這就是命運,彷彿有一張巨網在向我撲來的命運,根本沒有機會躲避,我只能迎難而上,去反抗,將這場罪惡的遊戲最終終結的掉。

「這是一場命運的交戰,我根本沒有機會躲避,他們在和我進行遊戲,而不是你們,我不可能全部依靠你們的力量,我想這樣根本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這一切都需要我親自解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解決這個麻煩。」我趁熱打鐵,準備說動這些故老,同意我參與此事。

「二哥,四哥,讓他去吧,我來暗中保護,我就不信了,林家與他們鬥了五百年,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後繼的湧上去,不就是為了我們當年的血海深仇嗎?

可以說他們是除過那個組織,對我林家敵意最深,仇恨最多的組織,我希望在他們這一代中,有人可以將這個問題解決,終結這五百年的夙願。」其中有一名故老主動開口,選擇同意我的提議,支持我的想法願意在暗中保護我。

「二哥,我同意這小子的想法,他在如何詭異,我們還能懼怕他不成?五百年的時間裡,他一直都隱藏在暗處,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無法戰勝它的原因。

我們是千年世家,真正逼急了,可以去請出幾位活化石,通過秘法去找到他們,這都是我們的底蘊,可我們不能再被壓著。」脾氣火爆的林葉君老爺子也開口,開始轉變觀念,支持我的想法。

我聽的出來,他們在擔憂什麼,六芒星應該代表的是一個組織,只不過這個組織充滿著陰謀詭計,林家已經和這個組織爭鬥了整整五百年,對一個普通人來說,這五百年太久,充滿著太多的不確定,即便是有著這五百年,世間的一切早已經滄海桑田。

一切事物都在變,而就是這樣,有些東西還是不會變,就比如這個六芒星組織,以及像林家這樣的千年世家,林謝語老爺子終於同意,安排九故老跟著我,暗中保護著我,林菀竹在這件事情上完全插不上話。

正如我所說的那樣,這場遊戲的開始是我,我想結束也應該是我,其實我有這樣的底氣,因為我有一個逆天的神器,那就是系統,這個唯一充滿著不確定因素的東西,可以使我不斷變強,甚至是超脫武道的範疇。

得到林家故老的支持后,我便可以安心去查看那些屍體,而且東海市刑警對也來了,他們帶來的專業的法醫,利用專業的儀器對屍體進行解剖,在那個時候,我應該可以了解到屍體最核心的部分,從而得知那兩名住客的死因。 「喪屍來啦!喪屍來啦!」

圍牆上方,幾個放哨的青年面色惶恐,快要喊破了嗓子。

廠子裏的人頓時沸騰了,在牆上吶喊的幾個青年也嚇得陸續跳下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多的喪屍群體。

「大家先別慌!婦女們帶着孩子先回去,剩下的老爺們跟我抄傢伙!」

另一邊,黃旺德開始組織起為數不多的村民們,袁曉薇則第一時間帶着那些婦女跑回了屋裏。

經過諸星團的迫害之後,養殖場里還有戰鬥力的男人已經所剩無幾。

最後湊來湊去,也就湊到了八九個人的樣子。

劉闖不以為然地瞥了他們一眼,隨後緩緩將聽力擴散出去,很快就在養殖場外的樹林里捕捉到了風吹草動。

「嗷!!」

「嗷!!」

密密麻麻的低吼聲從遠方傳入耳中。

喪屍們腳步沉重,比肩接踵。

劉闖的神情也隨之凝重了起來。

好多!

喪屍的數量好多!

不出意料的話,應該是一個規模不小的屍潮。

看了一下自己所剩的陽光能量,劉闖一個箭步衝到了圍牆上,目光向遠方觀望而去。

「嗷!嗷!」

越來越近了,在月色的照耀下,樹林盡頭漸漸浮現出大片的黑色身影。

他們搖搖晃晃,步履蹣跚。

可體型卻要比平常的喪屍更加強壯!

奇怪,實在是太奇怪了!

末世爆發這麼長時間以來,劉闖遭遇過的喪屍數量早已是數不勝數。

可是眼前這等陣勢,卻是在無形之中讓他產生了些許壓力。

「看來這次,消滅諸星團弄出的動靜還是太大了。」

「恐怕已經把周圍村子裏的那些喪屍全都吸引了過來。」

劉闖微微一皺眉頭,感到十分棘手。

然而更棘手的問題還在後面。

肉眼可見的,隱匿在天空深處的虛空裂縫,再一次打開了!

想來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大批掠奪者降臨!

恐怕今天晚上,一場浩劫在所難免!

想到這裏,劉闖當即將手頭所有的陽光能量兌換成植物種子,揮灑到了養殖場外圍。

土豆地雷,豌豆射手,巨型堅果…

這一次,劉闖沒有絲毫的猶豫,

有什麼換什麼,沒有半點心疼。

到了眼下這種時候,生死只在一念之間,必須以最快速度解決當前的戰鬥,不然這裏的動靜早晚會引來無數的掠奪者。

嘩啦——

伴隨着陣陣泥土翻滾的聲音,養殖場圍牆外的空地上,陸陸續續生長出了許多植物。

這次劉闖可謂是下了血本,在圍牆下方種了足足十株西瓜投手,花費了三千陽光能量。

而在西瓜投手前方,還有二十株豌豆射手,以及聳立在最外圍的十顆巨型堅果!

就在這片刻的時間,劉闖便已經將手中的陽光能量消耗出去八成有餘。

「該死,要是在庇護所那邊就好了!」

「那邊植物眾多,肯定能對付這些喪屍!」

劉闖查看了一下手中的陽光能量,僅剩下兩千左右,他決定作為最後壓箱底使用。

劈里啪啦!!

不過多時,一些喪屍開始進入植物們的攻擊範圍。

無數的豌豆炮彈和西瓜投彈,以鋪天蓋地之勢沖着首當其衝的那幾隻喪屍飛去。

砰!!

其中一隻喪屍當場被西瓜爆了頭,其他幾隻喪屍則是被豌豆炮彈打的節節後退,嘴裏不停發出陣陣怒吼。

看到這一幕,劉闖才稍稍放心了下來。

壓制住了!

屍潮最開始的勢頭被壓制住了!

雖然他深知並不能維持多久,但這的確也算是一個很不錯的開端了。

時間飛快流逝。

隨着後方的那些嘶吼聲越來越近,一些體型更為高大的喪屍陸續出現了!

赫然便是之前喪屍互食所誕生的產物!

巨型喪屍。

他們的身高普遍都達到了兩米以上。

普通的豌豆炮彈打到他們身上,幾乎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勢。

不過西瓜投手的攻擊,卻依然能夠產生一定的壓製作用,只可惜充其量頂多也就是造成輕傷。

劈里啪啦!!

劉闖當即控制所有豌豆射手,將他們的火力優先集中到那些巨型喪屍的身上。

轉眼間,西瓜投手第二輪的炮彈已經準備就緒,隨着劉闖一聲令下,十顆西瓜炮彈悉數轟射到了一隻巨型喪屍身上。

那恐怖的威力,瞬間就將巨型喪屍高大的身軀淹沒。

可是趁著這段時間的空擋,還有不少普通喪屍藉助巨型喪屍的掩護,成功衝到了近前的養殖場。

咯吱!咯吱!

喪屍們開始瘋狂地吞噬起巨型堅果的身軀。

儘管已經把牙齒磕碎,可還是不依不撓地啃食著。

嗖——

就在這時,一顆赤紅色的種子劃破空氣,落到了巨型堅果前方的地面上。

下一秒,一道由火爆辣椒產生的熾熱火線,洶湧燃起!

那些普通喪屍們無法承受火焰的炙烤,頓時化作一團灰燼。

「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雖然暫時佔據了優勢,但劉闖懸著的心卻始終未能安定下來,因為他知道這一戰拖的時間越久,對於他而言就越不利。

而在圍牆另一邊。

黃旺德已經帶着幾個男的站到了圍牆上,此刻正用鐵鍬拍著下方的喪屍。

砰!砰!砰!

黃旺德雖人已中年,但力氣還是不小的,用鐵鍬三兩下就拍碎了一個喪屍的腦袋。

其他幾個村民也在相互配合,不斷攻擊著那些想要靠近圍牆的喪屍群。

「嗷!!!」

漸漸的,浩浩蕩蕩的喪屍群洶湧地撲了過來,轉眼間已經到了圍牆腳下。

他們兇狠地衝撞著牆壁,想要將所有的障礙物踏平。

好在是圍牆足夠堅固,任憑屍潮翻滾著淹沒過來,依舊屹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直到大部分喪屍都聚集到這裏,牆外的喪屍開始密密麻麻,已經沒有空間繼續衝撞下去,只是伸著雙手,猙獰地怒吼著。

「蒼天啊,這是想要了我們的命啊!」

黃旺德喘著粗氣,不停揮舞着手中的鐵鍬,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

他剛才粗略估算了一下,這圍牆外面足足有好幾百隻喪屍,就算是全部消滅,也得用好幾個小時。

等過一會他們體力不支,恐怕很難抵擋住這些喪屍的襲擊。

。 陸奉覺點頭:「多年前,跟着師父外出遊歷,曾見過一個身受重傷的魔族之人。」

「那魔族之人可是個女子?」葉湛急問道。

世間已經許多年沒出現過魔族之人了,他想,那人會不會是鳳千汐。

畢竟蒼空老人季長青說過,他與他娘曾是舊識。

「不是,是個男人。」

葉湛面容露出些失望,離傾卻蹙緊了眉,詢問道:「掌門師兄,此事我怎會半點也不知道。」

「那時你根本還未出生,亦未來到五蘊靈山,怎麼可能知道。」

「那魔族之人最後去了哪裏?還在人世間嗎?」

「這我便不得而知了,那時我年紀也喪淺,只記得師父給了那魔族之人一些加速療愈之葯,就帶着我離開了。」

離傾怔然:「沒想到師父竟然……會幫魔族之人。」

陸奉覺笑了笑:「師父不一直這樣么,行事不拘世俗禮法。」

那一刻,葉湛想起了蒼空老人季長青出現在他父母靈堂之上的事,從他的態度便可知,他對魔族的態度,迥異於旁的修真界正道。

他早知那時重雲仙宗的宗主容思遠的夫人是魔族,卻從未有過任何行動。

倘若那時他只要將此事在修真界大肆宣揚,足以將重雲仙宗從修真界第一仙門的位置上拉下來。

但是他並未如此做。

葉湛不由對已故的蒼空老人季長青心存了敬意。

敬他心胸開闊,從未被偏見蒙眼,低看魔族之人。

陸奉覺捻起一隻藥瓶,在掌心中把玩,藥丸在瓷瓶中滾動,碰撞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他沉默片刻,又繼續道:「我活了小半輩子,也只見過一次魔族之人,後來也只不過在一些書中見過一些魔族的記載。」

陸奉覺停下手中動作,看向葉湛,「魔族與人從外而觀,原應並無區別,都是肉身所築,就應該是葉湛現在的樣子,如若魔氣收斂得好,也能混跡於普通人間一段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