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有人天生為王,有人落草為寇!難道這命運二字真的是天道書寫,無可更改?

有人天生為王,有人落草為寇!難道這命運二字真的是天道書寫,無可更改?

王日天努力了一輩子,就是想證明自己可以戰勝著天,可以逃脫這命運,可知道一個人的出現讓他堅定的信念出現了動搖!

杭州府庫初相遇,王日天等待了近乎一輩子的終極卻因為這個少年有了反應!也許這就是命運……

「老夫……不服!」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從王日天的口中輕輕吐露,然而仔細看去,卻似有幾道金光從王日天的腳下升起。

屈服於命運?可笑!如果這命運早已註定,那一切就有何意?撕裂這天,踏碎這地!

「今日之戰,我代的是人間,而不是這天!」王日天單手指天,似乎是在挑釁,那威嚴的聲音並不算大,但卻讓一旁站着的幾人感到一陣膽寒以及震撼!

「前輩!」

就在這時,包老頭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王日天的身旁,微微彎腰,對於眼前這個年輕人表露出了無以復加的尊敬。

他原本已經準備出手,若不是沈明突然出現了異變,這個早已收山的大神官恐怕今天定會讓這世界重新見識一下,禁咒之威!

不過當包老頭髮現王日天的存在之時,心中一切的擔心都煙消雲散。面對一個真正的無敵者,無論是敵人還是朋友都都會無比的自信,敵人自信自己會死,而朋友自信自己會安然無事!

「啟明,你老了……」

王日天並沒有看向包老頭,只是向前走上一步,注視着天空中的異樣,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和堅定!

……

「臣服於我!你因我而生,也可以因我而滅!我的世界毀了,那我也要讓你毀掉!」

沈明臨空而踏,一步步地向著那雷霆王座走去。

那被壓的抬不起頭的冥神骸旯此刻也突然暴動,頂着頭上的兩道衝天之角向著雷霆王座狠狠地沖了過去!

然而螻蟻豈能挑釁王?

萬丈雷霆從天而降,直接將冥神骸旯被了個半死,重重的摔在地上,無數的蟲子就像鮮血一樣,從巨獸的口中流出,猩紅的雙眼似乎流露着一絲恐懼。

「你不夠格!」

威嚴的聲音在沈明心中響起,似乎只有他才能聽到這聲音。而這聲音的主人,不用猜,竟然是眼前的永恆雷霆王座。

一個弱小之人何以登臨王位?

別說現在的沈明,現在的人間,有何人可以登上這王座?

「沈小子……現在的你,的確還不夠格!」古老王略顯無奈的聲音,似乎在勸阻沈明。

「什麼樣的資格才算?難道讓我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愛人死在自己眼前?那這個世界對我來說還有何意?

我不想成王,但如果必須成王才能夠守護住我的一切,那邊無人能夠阻擋我踏上這王位!」

沈明歇斯底里的怒吼著,深深的骨骼咔咔作響,他每上前一步,那恐怖的壓力並加強一分!

百步之遙,卻如同天塹!

「沈小子,王者是一條孤獨且漫長的道路,孤原本想等到你超階之後再給予你選擇,但現在看來也許你不必等得那麼遠!

孤今日便助你一場,助你成王!何為王?萬民臣服,守人間之正道方為王!」

古老王豪邁且霸道的聲音,在沈明的心間響起,這一刻,即便只剩下神魂,但他依舊生了千古一帝!

帝王禮冠,黑色龍袍!沈明的身後冉冉升起了一道霸絕天下的身影!

……

「那是……」包老頭看着那偉岸威嚴的身影,一時之間竟有些說不出話來。

「不愧是千古一帝,小傢伙竟然得到了他的幫助……要走王道嗎?可這世間似乎已經將王拋棄了!」王日天喃喃自語,他越來越好奇,還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

「在抗拒!」

古老王感受到了某種不知名的力量,似乎正在切斷着他和沈明之間的聯繫,甚至是想把他從沈明身體中趕出去。

這是屬於沈明的登王之路,藉助他人的力量又算什麼呢?

「區區王座,豈敢與孤較量!」

古老王放聲大笑,沒有絲毫畏懼,他可是千古一帝!萬龍之祖!誰能讓他屈服?

「今天孤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桀驁不馴!」

古老王袖袍一揮,原本凝實的身影頓時虛幻了幾分,然而沈明周身的壓力卻如同潮水一般在退群。

一連踏上數十步!

沈明帶着自己的信念,帶着古老王的信念!他要登上這王位!

「你犯規了!即便我因你而生,但規矩就是規矩!」

永恆雷霆王座那威嚴的聲音再一次在沈明的心頭響起!

只見天空雷雲滾滾,永恆雷霆王座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又一次加強!

而伴隨着永恆雷霆王座的發威,天地震動!整個雅典城都開始塌陷!地面竟然硬生生的背着恐怖的威壓給壓下去半米!

無論是平民,還是往日高高在上的魔法師,所有人都恐懼著這份力量!

「噗呲!」

一口鮮血從沈明口中噴吐而出,此刻他面對的壓力要比之前提高了萬倍不止!

他的雙手竟然開始碎裂!

沒錯,就是碎裂!就像是一件陶瓷,開始出現裂紋,很快就裂紋就遍佈了全身,鮮血將他整個身體都染紅了!沈明彷彿下一秒就會徹底崩潰一般!

古老王此刻的情況似乎也不是很好,千古一帝的身影正在變得越來越虛幻,可依舊在咬牙支撐著!

儘管沒了往日的力量,可他卻還是那千古一帝!神魂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消耗著,可依舊沒能讓他有半分的膽怯,生死道消又如何?

縱使天崩地裂,山河變色,王依舊是王!

「沈小子,那始終是你的東西,需要你自己去爭取!你到底願不願意成王?」

沈明咬着牙沒有回答古老王的話,他騙不了自己的內心。他從來想的都是守護住屬於自己的美好,王者又和他有什麼關係?

這也許就是永恆雷霆王座一直抗拒他的原因,因為現在的沈明根本不配!

……

「要失敗了?」

王日天似乎已經有了預感,新的秩序之下,王已經是舊時代的產物。人間不需要王了。

沈明如今狼狽的模樣被所有人都看見,他們震撼於這份力量,害怕就分離了,但同時也為沈明所惋惜。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沈明將伴隨着那已經殘破不堪的身體而消亡失敗之時。

「我是沈明!我既不是神明,也不是王!我到底是誰?不需要你來證明!」

沈明仰天長嘯,他不管什麼王不王!他沈明到底是誰,從來都是自己說了算!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只是我的附屬品,老子用不到你來幫我證明些什麼?你想妄圖顛覆我?妄圖主宰我的意志?

老子就是老子自己,不需要你來為我加冕,更不需要你來賦予我什麼!你就是我的力量,你要做的就是屈服於我!」

沈明身上的裂紋在此刻竟然奇迹般的在癒合著,儘管四周的壓力一就在不斷增強,但沈明腳下原本艱難的步伐卻突然加快了起來!

彷彿那一切都不足以阻擋沈明了!

剛才還氣勢滔天的永恆雷霆王座,突然微微顫抖了起來,是害怕嗎?

古老王有些愣住了,這本是一道選擇題,但是沈明卻給出了更精彩的答案!

這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就是,王座來決定王者!一個死物,一張被人坐在屁股底下的座位,還想來挑選自己的主人?

可笑!

「臣服!是我在挑選你,而不是你在選擇我!」

在萬眾矚目之下,沈明一步又一步的靠近永恆雷霆王座,直到穩穩的坐在了王座之上!

「主人!」

一瞬間,強大的氣勢,席捲天地!

一直懸浮在沈明身後的千古一帝虛影此刻也重新回到了沈明的體內!

「沈小子,孤果然沒有看錯你,孤現在有點累……要睡一會兒。」

……

蒼穹之下,王座之上!

沈明像是王,又像是神明,但或許都不是!

沈明永遠都是沈明,他到底是誰,自己說了算!

7017k 她收到了楊昭霖說等會兒來接自己回去吃飯的簡訊,距離信息的接收時間已經超過半個小時了,估計楊昭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可是她又事先和楚楚她們幾個約好了,周六一起吃飯,然後下午陪她們逛會兒街的,現在看來可能有點懸。

算了,怒不管了,先一起吃個飯,下午的事下午再說。

一一趕緊給昭霖回了條簡訊,正在等紅燈的楊昭霖聽到提示音,就低頭看了一眼。

他抬手調整了一下後視鏡,沖著後座的外婆扯出一抹無奈的笑。

「怎麼了?」

「一一的信息,外婆,可能我們要增加幾個人了。」

「一一的室友嗎?」

「嗯」楊昭霖點點頭,驚詫的看著自己的外婆,他怎麼覺得外婆聽到增加人數,有種莫名的興奮?這什麼情況?

沒給他繼續思考,後面的車看到紅燈跳到綠燈一下子等不及了,連按喇叭催促。

「好啊,我之前還說請她們吃飯的,今天正好可以一起。」

楊昭霖趕緊松腳剎,踩油門往前走,經過紅綠燈,他左右張望了一下,將車停靠到路邊,轉身,單手搭著座椅,看向身後的外婆。

「外婆,你要請她們吃飯?」

「對啊,怎麼了?」

楊昭霖答非所問,「不對,你什麼時候認識她們的?你偷偷去學校看過一一?」

老太太鄙視的白了外孫一眼,感慨道「果然戀愛中的人智商為零,本來我還不信,現在看來是真的了。」楊昭霖不說話,就這麼面無表情的盯著她。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上次你們帶我去參觀的那天,我不是去一一的宿舍了嗎?然後就碰到了,說起來,你在樓下等我們不是應該遇到的嗎?」

「還說呢,那次為了等你們我差點中暑,幸好跑去小賣部買了瓶冰飲。」

老太太有些愧疚對外孫笑了笑,果斷的轉移話題「既然一一都回你了,那我們也別讓她們就等了,趕緊過去吧。」

「過去也沒用,我們這兩個人,一一那邊四個人,也坐不下。」

「那怎麼辦?」老太太這才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

「別著急,我打個電話。」

楊昭霖一個電話打給了管家,「楊伯,我想麻煩您去學校幫我接一下一一和她的室友,位置我等下發你手機上。……嗯,好,謝謝。」

「你讓你楊伯去接?」老太太有些不滿孫子的安排,剛想教育他,就見到他重新將手機放到耳邊。

「一一,今天我們去吃私房菜,我要去訂一下桌子,等下楊伯會開車接你們過來,你和你室友去學校門口等一下好嗎?」

電話另一端的一一,自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結束了通話,一一一邊往宿舍走,一邊打電話叫宿舍里的幾位懶豬起床。

「我下班了,你們趕緊起床,我現在回宿舍找你們。」

她一路狂奔到宿舍,汗流浹背的,看到一個個還賴在床上,直接拿著空調遙控器關了。

「一一,熱。」

「起了就不熱了,我去沖個澡,你們幾個趕緊起來,等會兒有人來接我們去吃好吃的。」

「誰啊?你家那位?不要啊,我不想當電燈泡。」

一一不停她們的哀嚎聲,帶著玩笑的抗議聲,走到柜子前,隨手拿了一套衣服就鑽進了衛生間。

三人見她沒影,也不鬧了,紛紛從床上爬下來。拉上窗帘換衣服。

宿舍經過她們這一周的裝扮,已經像個簡約現代的單身公寓了,有吊椅,有窗帘,一個女孩閨房該有的她們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