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李曉凡的童年是在鄉下度過的,那個時候還有父母陪伴在身邊。

李曉凡的童年是在鄉下度過的,那個時候還有父母陪伴在身邊。

鄉下的生活總是那麼悠閑,清晨清脆的鳥鳴聲把他從睡夢中喚醒,開始新的一天。

父母天還沒亮就已經出門去地里鋤草做農活去了,桌子上擺放着早已準備好的早餐,吃過早餐的李曉凡背起書包便向學校飛奔而去,他總是第一個到學校。

鄉下的孩子總是喜歡在放學之後跟着小夥伴們一起去河裏抓魚,爬到樹上掏鳥窩,這就是李曉凡他們有趣又幸福的童年。

雖然父母雙亡對李曉凡一度造成重大的心靈打擊,但後面舅舅與舅媽的體貼照顧,總體而言還是讓李曉凡在鄉下度過了一個幸福而快樂的童年。

有時候比起跟小夥伴們一起到野外玩耍,他更喜歡獨自在家裏把玩他的那輛紅色玩具車。因為那是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玩具汽車,每每摸到這紅色超跑,在李曉凡的心裏,勾起對父母的無窮思念……

隨着男孩們一天一天的長大,汽車引擎的轟鳴聲自然而然就成為他們心中最動聽的聲音之一。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男孩逐漸長大成為男人,每天都在為了生活奔波、忙碌。

在他的青春夢想里,也曾想過擁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跑車,沿着濱海公路感受海風迎面撲來的愜意,旁邊坐着的,是他想一起度過一生的那個長發飄飄的意中人……

前世,李曉凡在魔都工作時候,存下來的錢,沒有先買房,而是與室友死黨俞小東一起,倆人各買了一輛進口寶馬3系運動車型。

寶馬3系一直都是不少熱愛汽車的熱血小夥子的「夢中情人」,

按照死黨俞小東的說法,買寶馬比買房更重要!

因為擁有一輛寶馬以後可以名正言順地加入魔都寶馬車友會,據說車友會裏面有無數的高顏值女神和小富婆,買寶馬以後可以利用參加車友會組織的各種戶外旅行和轟趴聚會活動,想辦法結識裏面一個單身美女富婆,然後一擊搞定,實現愛情和資產雙豐收,從此走上人生的巔峰!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李曉凡與俞小東倆人買車加入寶馬車友會以後確實認識了不少單身「小富婆」,埋了不少單……

但是,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與他們的想法類似,這些寶馬女生人家也是想認識更優秀的男生。

所以當初買寶馬、加入寶馬俱樂部,然後泡香車富婆的夢想最後很不幸地破裂了……

但是豪車的駕駛樂趣還是讓李曉凡與俞小東感覺非常過癮,樂此不疲地改裝、換車……

前世的那些年,李曉凡的許多積蓄是花在車子改裝與出國旅行上。

在2015年,李曉凡與俞小東兩個傢伙一起請了公司假期自費到意大利旅行參加了那一年在米蘭舉行的第42屆世博會,然後自駕從米蘭來了這個Modena摩德納豪車小鎮朝聖。

說到拜訪著名的帕加尼這家世界知名的超級跑車製造商,李曉凡當時還是一家叫INTERM英騰姆的意大利液壓公司介紹的。

這家叫INTERM英騰姆的意大利家族企業1992年與意大利液壓研發有限公司一起在明州市寧東縣投資了一個中外合資項目寧東英騰姆液壓有限公司,專業生產當時國內緊缺的液壓馬達、液壓減速機、液壓絞車等液壓產品。

李曉凡有一位初中同學叫趙雄,他父親趙援朝當時是代表中方出資的寧東縣工業資產經營公司經理,後來成為這家中外合資企業寧東英騰姆液壓有限公司的總經理。

老同學趙雄技校畢業以後名正言順地進入了這家中外合資企業工作,沒幾年引來了大規模的企業改制潮。趙雄與父親趙援朝倆把家裏房子抵押,再從銀行貸款買下了了原來屬於寧東縣工業資產經營公司的中方股份,變成了這家中外合資企業的個人股東。

2015年時候,趙雄已經接替退休的父親成為這家寧東英騰姆液壓有限公司的大股東與總經理。

而總部在Modena摩德納小鎮的意大利INTERM英騰姆公司同時還是意大利帕加尼超跑公司的緊密供應商之一。

意大利INTERM英騰姆公司屬於Modena摩德納小鎮上的佩克拉里家族所擁有,當時的掌舵人維托里奧與帕加尼超跑的創始人荷拉齊奧·帕加尼是同齡人,關係非同一般。

所以2015年李曉凡去Modena摩德納小鎮旅遊的時候,經過老同學趙雄和意大利INTERM英騰姆公司的間接介紹,讓他得以進入帕加尼超跑公司一游。

當年,李曉凡與俞小東倆人進入傳說中的帕加尼公司也是開開眼而已,這麼貴的超跑,即使把倆人賣了也買不起的。

但是就那麼短暫的一游,帕加尼公司送了他們一個帕加尼風之子Zonda車模與一頂白色的帕加尼紀念棒球帽,也讓他們在微信朋友圈風光嘚瑟了好一陣子。

今世,李曉凡再次來到Modena摩德納小鎮,要把當初的夢想變成現實,把當初的風之子Zonda車模變成他的座駕。

他要買下將來全球第一輛風之子Zonda!

在位於Modena摩德納小鎮上ViaOlanda奧蘭達大道51號上的INTERM英騰姆總部,公司掌舵人維托里奧接待了李曉凡與唐馨怡一行的來訪。

「李,您好,歡迎來到INTERM英騰姆公司!我聽在中國的合作夥伴說,您想通過我介紹拜訪摩德納設計公司的荷拉齊奧·帕加尼先生?」

「是的,維托里奧先生,我想找荷拉齊奧·帕加尼先生訂購他正在開發的屬於他自己個人品牌的第一輛超跑!」

沒聽錯吧?這位來自亞洲的年輕人居然想訂購荷拉齊奧·帕加尼還在開發的超跑!他買得起嗎?

李曉凡的回答把維托里奧嚇了一跳。也是一個恍惚,楚青風心中有隱隱約約的生出一股微妙的感覺。

面前的一切,看上去似曾相識,但又讓他覺得,好似有些陌生……和不太尋常?

也是隨即,他總覺得,面前兩個人的臉都變得有些模糊了,又是有些看不真切的樣子。

他這是在夢中,還是?

也是畫面一轉,他好像終於變得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九十一章抉擇次日清晨,沈汐禾還沒醒,鳳緋池就已經在門外踱步了。

「少谷主……少主都說了第一輪這個趙如雙不成威脅了,你怎麼還這麼緊張啊?」

一宿沒睡好,大清早還被迫起來的不樂,一邊打着哈欠,一邊靠着門板,有氣無力地問。

「我沒緊張,你看錯了。」

鳳緋池控制着聲音,像是怕吵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第233章妖女她不想歸正(38)小炎姬現在還很弱小,玲瓏身子兩隻手就能托住。一出現,非但不靠近其主人丁雨眠,反而湊到了洛塵這邊求抱抱。

「哥,我羨慕你了,到底誰才是小炎姬真正的主人啊!」丁雨眠氣呼呼地看向小炎姬。

「可能因為我也算是有天地劫炎吧…..」

似乎因為感知到自己的小主人有些小幽怨,小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76章完全期若是真的,女人只會很慘。

不管是之前那個話本里,被落魄書生哄騙的千金小姐;還是後面這個話本里的嫡妻,她們哪一個一開始不是乖乖聽男人的話?

可聽到後面,如何了呢?

千金小姐聽了落魄書生的話,被騙了身子,騙了錢財……

嫡妻聽了夫君的話,乖乖在家養兒育女,照顧一家

《侯門風華:拜見極品惡婆婆》336章娘,你辛苦了 至於這個女主人,在婚前則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大學畢業之後馬上就嫁進了豪門,之後一直在家相夫教子。

最近兒子好不容易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這才終於說動了婆家人讓她出來搞事業。

「這個女人也挺聰明的,知道女人嫁得再好,手上也得有自己的事業這個道理。」

馮素梅聽說了那位女主人的事,一臉贊同的說道。

「我說她是蠢才對,有福不會享。

這要是我,能嫁這麼好的人家,還開什麼店啊,在家做個闊太太不比出來工作強。」

說話的是裝修師傅老吳的老婆小紅。

小紅今年42歲,比老吳小5歲。

她家從她爺爺那一代就幫人蓋房子,後來裝修行業火了,小紅的爺爺就送了她爸爸去學裝修。

小紅從小跟在她爸身邊學習,和老吳結婚之後,就帶著老吳一起干。

另外說一下,老吳就是喬海的那位老朋友。

「闊太太也不是那麼好當的,你們看看隔避那女的,她老公來過幾次。

就那女的一個人忙前忙后,她老公根本不管她。」馮素梅撇撇嘴說。

「那也不能這麼說啊,只要那男的肯給她錢花,其他的重要的嗎。」小紅不以為意的說道。

「你那麼想找個有錢男人,那你當初怎麼就找了我呢,我可沒那麼多錢給你花。」老吳抽了口煙,淡定的吐著煙圈。

小紅看了老吳一眼,嘆了口氣,道:「我是沒那個命啊,也怪我當初年紀小,一心就想著談戀愛,別的啥也沒想。

我要是年輕個二十歲,肯定找一個富二代結婚。」

老吳聽了卻完全不在意,只是說道:「你想找富二代也得人家能看得上你呀,你也不看看人家長啥樣你長啥樣。」

他老婆這副德性也就他不嫌棄,哪個眼瞎富二代能看得上她啊。

小紅不服氣了,「你啥意思啊,我長得比她差還是咋地啦!」

「你自己看不出來啊。」老吳不再理她,接著干起了手裡的活。

小紅見老吳不理會自己,也沒了繼續爭執下去的動力。

跺了下腳繼續幹活去了。

馮素梅在一旁看著他們夫妻打嘴仗,也懶得去勸。

反正他們夫妻經常為了點小事伴嘴,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都不用人勸,人家隔不了幾分鐘又好了。

他們這些朋友早就已經習慣了。

……

「邱靈姐,這是按你的要求做過修改的裝修效果圖,您看看這樣可以嗎?」

周陸將自己修改過的效果圖拿出來給邱靈看。

邱靈看過只后滿意的點點頭,就讓周陸按照這個修改過的版本來進行裝修。

邱靈就是喬安家的火鍋店隔壁的女店主。

這家店是她好不容易才說通了婆家人開起來的。

為了開這家店,邱靈花了許多心思在這家店上。

凡事親力親為,但求做到最好。

「那行,我之後會親自盯著,一定按照你的要求,保證裝出來的效果,和這效果圖一模一樣。」

周陸笑著保證道。

「那就拜託你了周設計師。」邱靈與周陸寒暄片刻之後,突然接到了朋友打來的電話。

朋友說她兒子西西突然被他奶奶從幼兒園給接走了。

在西西奶奶來接孩子的時候,邱靈的朋友聽到一句要帶孩子去醫院做什麼配型。

邱靈的這位朋友本來就是邱靈兒子的幼兒園老師,她這一發現不對,立馬就打電話聯繫了邱靈。

邱靈接到電話之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煞白的沖了出去。

20分鐘后,邱靈出現在了市一院。

「媽!您把西西抱來做什麼?

西西在哪兒?您把西西弄到哪兒去了?」邱靈顧不得對婆婆的懼怕。

此刻她迫切的想要找到自己的兒子,確定兒子是否安好。

邱靈的婆婆庄女士只是淡漠的看了兒媳一眼。

「叫什麼叫,你不知道這裡是醫院嗎,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庄女士端著架子,斥責起了兒媳。

「媽,您快告訴我西西被您帶到哪兒去了?

我們不是說好了不帶西西做配型嗎,您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

邱靈氣憤的看著婆婆。

婆婆看不上她也就罷了,她平時被冷言冷語幾句,忍忍也就過去了。

可婆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她的兒子!

兒子就是她的命根子!

「我可沒有承諾過你什麼,東東也是我的孫子,現在東東生了重病,需要親人的骨髓才能救命。

我們全家都來醫院做過配型,怎麼西西就不能做了,東東可是他的親堂哥,他難道還能看著哥哥去死嗎!」

婆婆一臉你不要這麼自私的表情看著邱靈。

邱靈氣得臉都紅了。

她不再理會婆婆,直接跑去找醫生,醫生這時正好抱著西西出來。

西西可能是被嚇到了,見到媽媽的時候立馬撲進媽媽懷裡痛哭。

「嗚嗚,媽媽!奶奶讓醫生給西西打針針,西西痛痛,西西不要打針針!」

年約五歲的小男孩兒嚇得一直哭。

邱靈心疼壞了,抱著兒子一起流淚。

「西西不怕,媽媽來了,媽媽會保護你的,沒事了,沒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