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柳席神色一變,頓時體內氣血出現不受控制沸騰的徵兆,一旁的紫妍也是再度被一層紫光環繞,紫瞳中湧出一抹好戰之意。

柳席神色一變,頓時體內氣血出現不受控制沸騰的徵兆,一旁的紫妍也是再度被一層紫光環繞,紫瞳中湧出一抹好戰之意。

「隕落心炎!」

柳席低喝一聲。

包裹在枯皮之上的無形火焰,凝聚出一條火蟒之形,盤起蛇陣護住柳席和紫妍,蟒首對著青紅雲彩嘶吼一聲。

霎時間,雲彩之中似乎升起一團心火繚繞,頓時,青紅雲彩的咆哮聲變得極為痛苦,不一會兒,那股咆哮聲戛然而止,只留下一種純粹而霸道的澎湃能量波動擴散出來。

見此,柳席才鬆了一口氣,體內再無之前氣血沸騰之狀,這時,紫妍身上的紫光開始消散,臉上猶有一絲茫然之色。

「砰!」

只見青紅霧氣全部滲出的枯皮,再也無法經受異火的焚燒,炸成一片灰燼緩緩灑落,同時掉落的還有十隻青紅色,泛著鋒芒之意的利爪。

半空中的青紅雲彩也開始呈漩渦狀,向著其中心塌陷,體積逐漸縮小,而其中一股青紅光芒愈發強盛,隨著最後一縷霧氣被吸收,一枚青紅二色,不規則的晶體懸浮在半空。

柳席收回瀰漫大廳內的無形火焰,上前伸手接住這枚天妖凰的魔核,眼神湧出一抹笑容,低聲道:

「這就是七階魔核,多強大的力量啊,可惜……七階丹藥我還煉不出來,天妖傀之法也沒弄到手……」

「大哥,那你說我真的是太虛古龍,為什麼我會一條龍在山裡流浪呢……」

這時,紫妍失落低沉的聲音響起。

聞言,柳席收起這枚天妖凰魔核,目光轉向紫妍,只見她一雙小手正絞在一起,低垂下小腦袋。

「等我們強大之後,就去找你的父親,到時候紫妍可以自己去質問他。要是對他的回答不滿意,就打他一頓出出氣,大哥幫你一起打都行!」

柳席帶著些許惡趣味的說道。說完,彎下腰將掉落在地上的十隻利爪,從灰燼之中扒拉出來,起身走向紫妍。

「一切有大哥給你做主,這十隻利爪鋒利無比,可以用來鍛造一把武器,正適合你!」

紫妍怔怔的望著遞到到眼前的利爪,眼中的失落迅速消散,小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接過十隻利爪抱在懷裡,興緻勃勃的說道:

「對,找到他就揍他一頓,怎麼會有這種不負責任的父親。這些爪子……嗯……就鍛造成一個拳套,看誰還敢欺負我們,就戳他十個窟窿眼,嘻嘻!」

望向笑容溫和的柳席,紫妍逐漸將其與心靈深處,某道早已經模糊不清的身影相互替換。頓時,之前的傷心和失落一掃而空,恢復成原來那個元氣滿滿的紫妍。

我有大哥,還要什麼爸爸……

…………

與此同時,在天焚鍊氣塔下的赤色岩漿最深處,一雙碩大無比的眼睛徒然張開,原本冷漠而霸道的紫瞳之中。此時,卻是隱現出一抹心悸之色,好似有什麼對他極為重要的東西,突然離他而去一樣。

「女兒……吼!」

沉悶猶如晴天霹靂一樣的低吼聲,伴隨著足以震碎虛空的音波漣漪,響徹在這岩漿深處。

綿延不斷,一眼望不見盡頭的山巒開始起伏,借著微弱的毫光,這層層疊疊的山巒,其上遍布紫金色的鱗甲,厚重威嚴似是無堅不摧。

巨龍翻身而起,龍尾擺動間,虛空猶如鏡面碎裂一般,其身形徒然消失,隨即,出現在一座高大巍峨、遍布奇異紋路的漆黑大門前面。

「舍陀古帝~我淦你大爺,還我女兒……」

低沉的聲音傳出,同時響起的「砰砰」的撞擊之聲。

…………

「少爺,紫妍,你們回來了!」

這時,小醫仙欣喜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有柳席的靈魂護罩存在,煉化天妖凰屍體的動靜,倒是沒有干擾到小醫仙,她是自己從修鍊中醒來的。

柳席循聲望去,就見到一臉驚喜笑容的小醫仙,隨即收回釋放的靈魂力量,笑道:「嗯,回來的晚了點,去給你準備一個驚喜。」

小醫仙從二樓快步走下來,輕聲說道:「只要你們安全回來就好,驚喜什麼的,不必為我這樣的。」

「是嗎……」柳席一臉神秘的笑容,從納戒中取出一個透明的水晶箱,雙手捧著它,笑道:「這個禮物,你會喜歡的。」

小醫仙俏臉上一陣錯愕,小跑著來到柳席面前,目光緊緊地盯著水晶箱中的那一團如有生命一般,飄蕩著的翠綠色液體。

「這就是菩提化體涎!」

柳席緩緩說道。

小醫仙猛然抬起頭看向柳席,眼中滿是喜悅之色,聲音顫抖道:

「少爺,你們……」

柳席偏頭示意一下身旁的紫妍,讚歎道:「感謝紫妍吧,這次多虧紫妍,才能順利偷…咳…拿到這菩提化體涎。」

聞言,小醫仙竊笑一聲,目光投向紫妍,感激道:「真是太感謝你了,紫妍。」

紫妍懷裡抱著利爪,大咧咧的笑道:「仙兒姐姐,不用客氣的。都是大哥的功勞,我只是出了一點力而已!」

小醫仙偏頭看向微笑的柳席,目光溫柔,輕聲道:「這個禮物,我很喜歡,謝謝你們,少爺,紫妍。」

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親人。

7017k 「為什麼?!」

小黎,看到雷凌突然站起身來返回,她可是做了很大的退步的?

見雷凌轉身要走,小黎通紅的兩眼流下眼淚,狠狠咬了嘴唇一下,似乎做了很大的決定說道:「我答應你,讓你永遠擁有我行了吧?!」

「你這丫頭啊?真是沒救了!」

聽到小黎還有這種想法,茅十八都聽不下去了,抬手指了指小黎,都有點不知道說小黎什麼是好了。

青冥、禪德、李天龍、花雲毅幾人有點搞不懂,難道小黎的思想都是這麼骯髒?

她是幹什麼的?

為什麼非要這麼作賤自己呢?

那是他們不知道,別看小黎穿得光鮮亮麗,可身上的衣服都是地攤貨,唯獨靠的是自己長相與身材,穿什麼都好看而已。

她沒錢。

她本是出生在窮鄉僻壤的貧苦家裡。

家裡本就過著不富裕,但因為從小就用功讀書,所以家裡砸鍋賣鐵供她上大學。

窮人家孩子早當家,此話一點不假。小黎在大學時,就一邊上學一邊打工賺錢往家裡寄生活費。

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了,自己兜里卻身無分文,所以她一直都很勤儉節約。但因為自己工作地方的需要,她才學會打扮自己,但賺取的工資,三分之二都會寄會家裡。

這都不重要,因為小黎是做銷售的,每次都會陪客戶吃飯,所以見過太多有錢的大老闆,賊眉鼠眼,齷齪行為,與骯髒的想法。

久而久之,在她看來所有男人,都是一個樣,看到就想得到,得不到就想各種手段得到。

因為她經歷過,看見過,這才認為雷凌也是這一類人,才認為自己的身體,才是最大的本錢。

「你走吧!」

「你的條件很誘人,但我不喜歡,也不想要。」

背對小黎的雷凌,冷眸微眯瞥視身後的小黎,毫不客氣揮手驅攆小黎離去。

不是他鐵石心腸,言而無信。

而是,他不想救一個眼裡,只有不擇手段,為了目的可以作賤自己,毫無尊嚴的人。

這種人,就算救活了,也只是一個毫無底線的骯髒女。

看到雷凌反悔,小黎卻如遭受晴天霹靂一場,整個人變得六魂無主,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不懂,她把自己身上,最珍貴的給了雷凌,雷凌竟然還會這樣冷血不動於衷?

是她不夠漂亮?

還是因為她身材不夠完美?

亦或是,自己壓根就沒入雷凌的眼睛?

小黎呆愣的看著雷凌背影,自己想不透,但又讓自己不甘心。

「丫頭?」

「不是每個人的付出,都需要回報的?」

「不要把所有人,都當做對你有意思,人家雷凌有的是女朋友,隨便一個都比你漂亮,比你有錢有身份,何必要這麼作賤自己?」

青冥看不下去了。

看小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但思想上的扭曲,把所有要幫她的人想成了那麼齷齪,這真的有點過分了。

「走吧!」

「雷凌既然說讓你走,他就不會在留你。」

花雲毅看著雷凌,見雷凌是真的生氣,他心裡反而很欣慰。雷凌雖然有點鐵石心腸,但最起碼也有自己的底線,並沒有被小黎的條件所誘惑到。

面對青冥等人的指責,與其他人對她的失望,小黎似乎意識到,自己錯在哪了。

她真的冤枉雷凌的,可這是踏入社會以來,就從來沒有遇見過不求回報的好心人。

噗通!

小黎突然跪在地上,看著不在理會自己的雷凌,咬了咬牙道:「我錯了!求你,救救我?我想死,我還有弟弟妹妹需要我供他們上大學,我還有母女哼年邁的奶奶需要我照顧去養她們,求你幫幫我?」

流著淚的小黎,此時真正的意識到自己錯了。

她在爭取最後的希望,希望自己可以繼續活下去,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責任與擔當。

聽到小黎的這番感人的話,除了雷凌一人意外,其他人都是感到不可思議,如此年輕貌美的女人,居然肩負著這麼重家庭負擔?

就連樓上的龍堯,得知小黎家庭條件后,她也露出同情的目光,對小黎有了新的認識。

也難怪。

出生在窮人家的孩子,踏入社會見過太多的城市套路,難免會有所抵觸,與思想上的扭曲。

雷凌眉頭緊皺。

小黎主動承認了錯誤,就可以得到一次活下去的機會。

可秦鳳呢?

她連一次機會都沒給他,這讓他心裡突然變得很痛,很自責。

「好吧!」

「知錯能改,就應該有一次機會。」

「你過來,讓我看看你現在身體的狀況。」

雷凌深深吸了一口氣,自己也不想在刁難小黎。

他做了做了這麼多,就是想要小黎知道,怎麼才叫做人,怎麼才能尊重別人。

「謝謝……。」聽到雷凌改變主意了,小黎很是感激的向雷凌磕頭答謝,隨後起身不在抵觸,不再去懷疑,來到了雷凌的面前。

「閉上眼睛,不要動。」

雷凌看著小黎,開口吩咐一聲,就伸手抓住小黎的手,為小黎號脈,查看病因所在。

小黎很聽話,閉上眼睛不去抵制內心的胡思亂想,很是平靜站在雷凌面前一動不動。

雷凌卻神色古怪,經過他的檢查得知,小黎病情很嚴重,因為小黎的飲食不規律,導致胃裡發生病變,毒瘤已經開始惡化,已經步入晚期。

此時,毒素擴散,五臟六腑都遭受病毒侵害,尤其是肝臟與肺腑,都已經出現了枯竭。

而且,現在的小黎很瘦,面色缺血,嘴唇乾裂。以他的判斷,小黎絕對活不過一周。

「雷凌?情況怎麼樣?」

一旁的茅十八,看雷凌愁眉不展,一直盯著面前閉著眼睛小黎看,他湊到近前問了一句。

「怎麼樣?」

「按照現代醫學角度來分析,她已經沒救了。」

「但如果按照我的分析,還有一線生機。」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當著小黎的面直接了當的說出答案。

並非他是在自誇,是小黎多虧遇見了他,不然小黎就算想要活命,都問路無門。

「那就行。」

「你好歹也是神醫的徒弟,趕緊把人家救好,別在嚇唬她了?」

聽雷凌這麼一說,茅十八老臉有些不自然,下意識看了看閉眼睛的小黎,將小黎臉色煞白,咬著嘴唇害怕又有點緊張,就急忙催促雷凌。

「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