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節省時間的最好辦法,就是抓住每一次的機遇,並且盡量減少失敗的次數。

節省時間的最好辦法,就是抓住每一次的機遇,並且盡量減少失敗的次數。

而現在,就是最大的機遇。

只要自己能堅持下去,順利的將水火兩種元素融合在一起,就算是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了。

她要變強,所以絕對不能放棄。

她不要給夜華傲拖後腿,所以一定要變強!

她一遍又一遍的想着,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裏默念夜華傲的名字。

她還記得他掌心的溫度,記得他懷抱的安心,記得他寵溺的笑臉……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認輸。

藍曦若努力剋制住在面對火元素的種種不適應,再次深吸一口氣,將火元素繼續控制住,然後,火元素也開始在某個地方旋轉,再旋轉。

藍曦若看看旋轉的一小團水靈力,然後又看看剛剛的這一團火元素,心裏慢慢的謹慎起來。

接下來的這一步,至關重要。

成功了,就算是成功了第一步,失敗了,也只能是重新開始。

藍曦若這次開始緩緩的控制兩團旋轉的元素慢慢靠近,再靠近。

一開始還沒什麼,但是,越靠近,阻力越大,兩團靈力也變得開始有些狂躁起來。藍曦若沒有急躁,她先是穩定住兩團靈力,再次緩緩的控制。

兩團靈力這次旋轉的比較快,藍曦若控制不好速度,只能憑感覺進行。

快了,快了……

藍曦若的心裏想着。

然而,就在兩團靈力還差幾厘米就靠近的時候,忽然就失去了控制。

藍曦若微微有些疲倦了,她輕嘆一口氣,然後重新開始。

第二次,再次失控。

第三次,只差一點。

第四次,還有三厘米。

第五次……

第六次……

……

整整持續了幾十次,藍曦若自己都覺得有些麻木了,情況才稍微好一些。

大概是對火元素稍微了解一些了,藍曦若在控制起來也變得輕鬆了幾分,也沒有了太強烈的難受的感覺。

再後來,藍曦若簡直就是輕車熟路了。

她一手控制水元素,一手控制火元素,然後,直接兩手帶着兩團旋轉的靈力開始接近,如果感覺到了強烈的反應,估計就不會成功。

反反覆復,一直嘗試了一個半時辰,藍曦若的額頭都出汗了。

赤玄站在不遠處,看的着急。

藍曦若現在似乎還沒有太危機,但是,這個樣子讓他看着就難受。他在猶豫,要不要上去強行中斷這一次的提升。

強行中斷,他是有辦法的。

對藍曦若沒有一絲絲的傷害,所有的傷害都是轉移到赤玄的身上的。

這是赤玄在翻遍了腦海里所有的禁術才找到的。

至於他要承受多大的反噬和傷害,他根本就不在乎。

似乎是思索了半天,赤玄緩緩的走過去,就要伸手。

藍曦若猛地睜開眼睛:「赤玄,你要幹什麼?」

赤玄眨眨眼:「曦若,我有辦法可以終止。對不起,是我太心急了,沒有考慮到這麼眼中的後果。你放心好了,終止之後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他的眸子依舊晶亮,清澈到讓人不忍大聲呵斥。

藍曦若笑了,堅定的搖搖頭:「赤玄,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這對我而言,就是一個絕佳的機遇,你讓我再試試吧。」

雖然耗費了很長的時間,但藍曦若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以及體內靈力的充盈和不斷的攀升。

這樣的改變,讓藍曦若幾乎欣喜若狂。

沒錯,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赤玄猶豫了。

雖然他一向對藍曦若言聽計從,但是涉及到她的生命安全,他不得不謹慎思考。

「赤玄,相信我,我不會有事的,如果我要是堅持不住,我就叫你,這樣總可以了吧?」藍曦若說道。

赤玄思考了一下,最終點點頭:「好。」

藍曦若再次進入了那種狀態,反覆的將水火兩團靈力接近,融合,再接近,再融合。

幾百遍,幾千遍……

藍曦若一直在堅持。

終於……等到藍曦若自己都覺得有些無望的時候,丹田忽然發熱了一下,然後,兩團靈力竟然結合在了一起!

藍曦若驚訝的看向這團緊緊結合的靈力,有些不可思議。

水系靈力和火系靈力各佔據了半邊,不斷的旋轉,成為一個整體的圓。

太極,陰陽八卦,就是這樣!

藍曦若的心情,豈止是興奮一次就能表達出來的?

她嘴角帶了幾分笑意,然後有些躍躍欲試。有了成功的經驗,她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所有的靈力都融合在裏面了。

不過,她還是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深吸了一口氣。

。 在這些拍品中,以丹藥、符籙和符器等製成品為主,還有一些靈材。高星宇倒是也看中了幾件,不過都不是非要不可的。

其中有一件象甲龜的龜殼碎片,可以煉製成單手盾。高星宇覺得可以適當爭一下,如果能拍下來,就給劉金鑫做成主防具。

因為是正式拍賣,所以拍品中沒有出現太多奇奇怪怪的物品。雖然少了些意外和驚喜,但勝在清清楚楚,不會使買家出現誤判。

隨着買家的陸續到來,禮堂中的人數已經突破百人。孫長慶和幾位領導模樣的人在小何的陪同下入了場。他們沒有上前,而是隨意在後排找到了一些空座位坐下。

宗瀚送拍的圖騰神像和其它幾件剛送到的拍品也被工作人員拿了過來,一位身着西裝的男人同時登上了舞台。

舞台上的佈置十分簡單,正中間只有一張展示桌,側邊是工作枱,上面擺着麥克風和拍賣槌。

西裝男人就是本次拍賣會的拍賣師,他上台之後便說起開場白,直截了當,沒有領導講話等繁文縟節。

宗瀚帶着一臉笑意對高星宇說:「以前只要一有活動,就會有不同的領導冒出來講話。

高道友你知道,咱們修者誰會去鳥他們?他們說了一大堆廢話套話之後,除了在場的工作人員,連一個願意捧場的修者都沒有。這樣幾次之後,領導講話這個程序在特勤組的活動中就消失了,領導們也不願意出來自討沒趣了。」

高星宇心中在想:原來如此,怪不得在劉家兄弟記憶中,各種活動中冗長的領導講話,在這裏完全沒有出現呢。

拍賣師的開場白也是簡潔明了,不到三分鐘,就開始了正式拍賣。

第一件拍品的是特勤組提供的,現場沒有擺放實物,而是位於黔省某座荒山中的一道陰泉的開發使用權。

拍賣師介紹,這道陰泉產量不大,每年可以凝結三到五滴陰泉液。

這些陰泉液以及衍生的陰性煞氣,除了可以供陰屬性、水屬性功法的修者進行日常修鍊之外,還可以幫助修者凝煞,以及在煉器時作為特種添加劑加入到冷凝液中,對煉製出的兵器尤為有效。

其實,陰泉對於靈修和鬼修作用更大,尤其是養小鬼,更是效果非凡。不過地球界沒有適合靈修生存的環境,而鬼修或是養小鬼,更是華夏修鍊界的忌諱。

因此,這道陰泉的拍賣價格沒有被炒起來,568萬的成交價格只能算是中規中矩。

宗瀚在一邊不無遺憾的對高星宇說:「這道陰泉要是放在大交易會時再上拍的話,那幫東南亞玩鬼玩蟲的修者肯定能爭得打破狗腦袋。」

跟在高星宇身邊的韓向忠忍不住說話了:「宗前輩,國家是不可能把這種修鍊資源賣給國外修者的,更不可能讓他們在長期駐紮在華夏境內進行修鍊。萬一他們搞風搞雨的,不是給國家添麻煩嘛!

再說了,從政府的角度,在多掙點小錢和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之間,肯定毫不猶豫就選擇後者。錢這東西多點少點的,對於政府來說,實際意義並不大。」

宗瀚想了想,也點頭表示同意,並且說道:「你說的有道理。這政府考慮問題的角度,跟普通人真是有很大區別。要不你說,我還真沒有想到其中還會有這樣的因素。」

韓向忠雖然修為低微,但他是高星宇的人,而且馬上就要到特勤組工作了。宗瀚雖然是前輩,但也不會將韓向忠視作無物。

正經是有了現在這層關係之後,對他們雙方互相都很有幫助,如此發展下去,是為雙贏的結果。

禮堂內的面積很大,座位雖然都是寬大舒適的厚背沙發扶手椅,但足以容納三四百人同時出席。

今天,與會的人數只有禮堂最大容量的一小半,大家又都是修者,耳聰目明,無所謂這點距離的遠近,因此大家都根據彼此的關係遠近,成一堆一堆分坐在禮堂之中。

高星宇這邊,除了韓向忠、劉金鑫和宗瀚父女之外,還有上午來拜訪他的三個門派,以及中午剛剛趕來的龍虎山的外務執事。

這道陰泉就是被高星宇身邊的茅山派拍下。

他們主攻靈鬼之道,因此有不少功法需要在有陰泉和煞氣的環境內修鍊,還有一些傳承下來的法器也要在陰泉中蘊養,所以這第一件拍品就被他們收入到了囊中。

陰泉是在深山中,土地歸國家所有,因此茅山派在拍得陰泉的使用權后,還要隨便找個名義,以開發項目為由向當地政府申請承包這道陰泉所在的荒山。

不過這些都是細枝末節,這裏就不贅述了。

陰泉之後的拍品是一套閉關專用的物品,包括了一瓶辟穀丹,一根凝神香和一塊驅魔玉琥。

這套東西可以幫助低階修者更好的閉關悟道,如果再配合上聚元陣或靈地,用於破境也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的套裝更適合那些有些閑錢的散修,門派中人閉關或破境時自然有師門的安排,不僅有合適的閉關環境,還會有人幫助護法,並不需要這些東西。

結果也沒有出乎大家的預料。這套拍品被號稱養氣期散修第一人的趙廣楠以160萬元拍得。

隨後又是幾瓶丹藥依次被拍出,價格從八萬到50萬不等。

其中一瓶十枚辟穀丹最為便宜,只要八萬元。鍊氣期的補元丹最貴,一粒就要五十萬,它能在短時間內補充練氣初期修者三成的元氣。

劉金鑫和韓向忠看得直咋舌。

修鍊者所需的各種資源動輒上萬元,甚至上百萬,這讓兩隻修鍊菜鳥為自己的以後發起了愁。

這要是沒錢的話,今後可怎麼修鍊呀!

緊跟着的拍品就是兩把嶄新的白板兵器,一把劍,一桿槍。

這兩把兵器都可以根據買主的需要進行深加工,最多添加三個符陣,使之成為初階符兵。

添加符陣是需要額外付費的,添加的符陣不同,價格也根據符陣的用料和搭配的難易程度,不盡相同。

這筆額外的付出並不完全是給煉器師的,其中的大頭會被煉器師請來繪製符陣的制符師得到。這也是制符師在製做符籙之外最大的一筆外快。

。 「不好,反噬出現了!」枯藤驚呼一聲。

話音剛落,林天成就發現有些修士的臉色紛紛變得慘無人色。「這才剛剛開始,竟然就有了這麼大的反應,看來之前聖女所言並無半句虛言,也不知道這些人能不能撐到成丹的時候!」林天成微微眯起眼睛。

雖然此時她很想祝他們一臂之力,加速成丹的過程,但是理智卻告訴林天成不能這麼干,因為他要養精蓄銳應付隨時會出現的危險,並且保證成丹之後,丹藥能安全回到荒蠻之地聖女等人的手中。

否則,眾人今日的犧牲都將成為別人的嫁衣,因為林天成已經發現有一些強大的氣息正在朝著此處逼近,顯然是剛剛的異像吸引過來的。

林天成看向枯藤,只見枯藤面色淡然的點了點頭,這才安靜的守護在丹爐邊。

隨著眾人的靈力注入,丹爐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沒一會兒眾人的額頭上就浮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看樣子消耗極為巨大。而就在這個時候,最早一批受到反噬的修士已經撐不住了,只見一名修士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緊接著渾身抽搐倒地不起,儼然一副要死的樣子。

只是,他剛倒下就有人將他拉了出去,然後第一時間頂了上去,有一些往日感情比較好的好友此時也只是喃喃低語為他送行,並沒有人嘗試救治他。

因為今日大家主要的作用就是煉製凈化丹,在丹藥沒有成型之前,這些人不會浪費任何靈力,即便是自救都不可能,因為在他們必死之前會將自己的靈力盡數度入丹爐之中。

「你們為了種族延續而亡,受我一拜!」林天成嘆了口氣,緩緩躬身,算是為這些人送行。

場內,出現了第一個反噬而亡的人後,這樣的現象就像是瘟疫一般蔓延了起來,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倒地不起紛紛暴斃。

只是臉上絲毫沒有懼意,前面的人剛倒下,身後就有人接替了上來,這些人甚至來不及悲痛,因為他們的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丹爐上面。

一個接一個的修士倒下,他們就像是蠟燭一般,自我燃燒釋放光明,直到自己精氣耗盡。

而那些替補上來的修士甚至沒時間好好處理這些人,因為隨著丹爐飛轉的速度越快,倒下的人變得也越發密集起來,不一會兒原先上場的人就被替換下來了大半。

而且替換上去的人臉色沒一會兒也變得煞白起來,和之前那些人沒有什麼區別,似乎都在承受著血脈詛咒的反噬。

只是,雖然聖女他們有意多安排了百人替換,但是看現在的樣子是堅持不到成丹的時候,這些人就要全部折損在此!

就在林天成暗自皺眉思索對策的時候,不遠處的邊境在此走出上百名修士,各個實力強悍氣勢恢宏,一看就是修為精湛之人,甚至有一個還是林天成見過的聖光部落的長老!

林天成不禁為之動容,再這樣的情況下,連位高權重的長者也願意為了部落的延續獻上自己的生命,這樣的團結是林天成從來沒有想到過的。

「堅持住,我們來了!」那明長老朗聲道,帶著隊伍迅速朝著林天成所在之處逼近。

「看來之前他們也沒想到反噬竟然會這麼嚴重這麼快,枯藤穩住,這丹藥至關重要千萬不能出錯,支援的人來了!」林天成出聲道。

林天成嘆了口氣,從對方毅然決然慷慨赴死的樣子就能看的出來,萬一這一枚丹不能成,或許他們真的要滅絕了所以才會如此吧!

此時的枯藤已經進入最後的收丹階段,只是因為沒有新的靈力注入,所以成丹十分艱難,只能全身心的投入在煉製丹藥上面,沒工夫回應林天成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