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這一次,他因為沒有靈石,所以沒有進入傳承畫面,而是正常靠自己修鍊。

這一次,他因為沒有靈石,所以沒有進入傳承畫面,而是正常靠自己修鍊。

洞天內雖然沒有活物,但是果子不少,生存無憂。

就這樣過了十天,秦有道再次睜開眼睛,眸中熒光閃爍。

練氣圓滿了!她呼出一口濁氣,抬起頭,這才發現面前的林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止了答題。

「做完了?」呂璐嬋愣了愣,問了一句。

「嗯」林澤點點頭,站起身。

兩人將題目拿給了那邊正在廝殺的兩個老頭兒。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二百九十八章呂璐嬋的主動 距離輔導結束還有四十分鐘,班主任要求大家背半個小時的古詩和文言文,剩下的十分鐘用來檢查。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玉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

江宿一邊口中念念有詞,一邊用眼睛時不時瞟一眼來回走動的班主任。

他在心裏忿忿不平。

我一個學期都沒背過的文言文,到你這兒一天就能背過?

簡直笑話!

眼看着班主任轉了一圈沖他這邊走過來,江宿連忙移開目光,叩上課本默默背書。

班主任走到他這,敲了敲他的桌子:「一會兒我檢查你《勸學》,背不會就一直背,一直到背會了為止。」

江宿嘴角抽了抽,這哪是《勸學》啊,這分明是「勸退」啊!

也不知道江薇現在在幹什麼,不知道她在家裏追劇看動漫的時候有沒有想起過他,不知道她在想他的時候有沒有感到一絲絲的愧疚,畢竟他淪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全都因為拜她所賜啊!

「阿嚏——」

此時,正和趙可晴吃着雪糕逛街的江薇,冷不丁打了個噴嚏。

江薇看了眼從身旁走過去的一隻貴賓犬,心有餘悸道:「唉,我果然還是對狗過敏。」

「那你最好戴上口罩吧,現在這個時間,街上很多遛狗的。」

「我雪糕還沒吃完呢。吃完再戴口罩。」江薇說道,

「嗯嗯,快看,到啦!」趙可晴突然興奮地大喊一聲,拉着江薇的小手,屁顛屁顛跑進一家飾品店。

這家店是趙可晴從網上探店發現的,據說裏面的小飾品便宜又好看,發卡、頭繩一類的飾品上貼著碎鑽,blingbling的,非常少女心。

看着琳琅滿目的商品,江薇快樂的在少女飾品的海洋里。

至於「江宿」這個名字,對不起,她連三點水都沒想起來。

兩個小女生挑了一些可可愛愛的小飾品,出店的時候已是傍晚。

「時間不早了啊。」趙可晴拎拎手裏的口袋,心滿意足道,「今天收穫滿滿!」

「嗯嗯是的。」江薇眉開眼笑,她也買了幾隻心儀的發卡、鑰匙扣和項圈。

兩人在公交車站等車,在車上聊了一些男團明星的話題,隨後趙可晴到站,兩人就此分道揚鑣。

獨自回家的路上,江薇坐在公交車後排,低頭刷微博。

熱搜上一條醒目的新聞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行星N857運動軌跡變化,專家:可能靠近地球】

江薇點進去一看,新聞上說N857的運行軌跡突然發生改變,直接沖着地球行進,國外天文學家也已經注意到了這顆行星,分析這顆星星的運動軌跡可能與受到的磁場有關。

專家表示,國內外相關高層可能將針對這次異常的星體運動展開一次交流會談。

微博上關於明星的消息很多,而天文的關注度寥寥無幾。

所以,這條熱搜很快就被明星出軌擠了下去。

把有用的信息看完,江薇憂心忡忡地把手機攥在手裏,看着車窗外掠過的風景。

腦海中迴響着高綺文和她說過的話:「現在你身邊有很強的母星磁場,母星會嘗試和你進行鏈接。」

想起那天接觸到小悠的時候,腦袋裏響起的那句「發現0號實驗者,正在綁定中」。

江薇嘆了口氣,回過神來看看公交車上各做各事的人們,眼神中有些迷茫——形形色色的人群中,究竟藏着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車子到站后,江薇獨自一人背着包走在路上。

路燈已經亮起,她不禁加快了腳步。

等到了小區門口,大媽們已經在這裏跳起廣場舞,江薇心頭的不安便消失了。

她心事重重,突然有點不想回家。

於是江薇坐在長椅上,看着大媽們歡快地扭動身體,看着她們臉上蕩漾著自信的笑容。

戀愛、結婚、生子、變老、跳廣場舞。

這就是一個普通女孩子的一生吧。

江薇暗暗想着。

如果她那天綁定了系統,會是怎樣的結果?

江薇思忖。

會變得和高綺文一樣?成為萬眾矚目、耀眼發光的天才少女?

想想捧著各種獎盃獎狀站在台上的場面,不得不說,她很期待。

可為什麼她接觸小悠才會被綁定系統?因為小悠和她一樣是帕索里星球的人?

那是不是說,這個系統本來是屬於小悠的?

那如果「換綁」到了她身上,小悠會是怎樣的下場?

江薇隱約覺得這些事有一定的聯繫,可她的小腦袋瓜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正胡思亂想着,身邊有人突然拍了她一下:「你在這兒幹什麼?」

江薇嚇了一跳。

扭頭一看,是江宿。

「你輔導班上完了?」

「是啊,特么的那篇《勸學》我背了不下十遍,才勉勉強強給我通過!」

說到背書,江宿氣不打一處來,但很快又回到重點,「你在這兒幹嘛?喂蚊子呢?」

江薇撇撇嘴:「天還沒那麼熱,哪來的蚊子。」

頓了頓,抿了抿唇,「你知道小悠住在哪裏嗎?」

「不知道。」江宿搖頭,直視着她的眼睛,猜測她的心思。

「不過媽可能知道,那天她們留聯繫方式了……你想去見見小悠?」

「嗯。我覺得有必要去看看她。」

「去證實她是不是帕索里星球的人?」

「嗯……有這一方面原因。」

「高綺文不知道嗎?」

「她應該不知道,而且我覺得高綺文知道的事情好像很有限,尤其是她說過她和系統之間只是單方面的交流,只有系統給她委派任務,而她沒辦法向系統問話之類的……哎,總之就很煩。」

「這有什麼煩的。」江宿聳聳肩,「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你如果想安安穩穩的當個地球人,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的生活,那你就不要去接收那些外星球的消息,就像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你想的太簡單了。」

江薇斂了下目光,「事情沒發生在你身上,你也不懂。」

江薇低下頭,耳邊的頭髮滑落,遮住了她的半張臉。

江宿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他忽然覺得,雖然還是那個幼白的13歲少女,但她……似乎不知不覺間成熟了。

可是,

如果成熟就意味着有了煩惱、有了心事,

那他寧願他的妹妹永遠天真幼稚。

哪怕有點愚蠢。

「來,你跟我來。」

江宿突然站起身,拽住江薇纖細的手腕往小區里走。

「去哪?」江薇驚訝。

「去一個沒人的地方。」

。 「哪裏來的糖葫蘆?」

沈初有些驚訝,伸手接過糖葫蘆。

「在路上看到的。」

傅言笑着,抬手揉了一下她的頭。

沈初感冒這幾天吃了不少的葯,嘴裏面現在吃什麼都沒味道了,還覺得寡淡,吃飯胃口都不好了。

開車過來的路上,他剛好在前面那個路口看到有個阿婆舉著一大棒糖葫蘆坐在石墩上休息,他直接就靠邊停了車,買了一竄。

山楂酸酸的,沈初咬了一個進嘴裏面,帶着糖味,又酸又甜,她寡淡了好幾日的嘴裏面總算有了些味道。

沈初偏頭看着一側開車的男人,眉眼間是滿足的笑意。

這種細節的溫柔,真的能將人籠絡進去,沉浸其中,捨不得出來。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沈初剛把糖葫蘆重新包裝完整。

簽上五顆糖葫蘆,她吃了兩顆,還剩下三顆。

但兩顆已經足夠了,沈初嘴裏面都是甜味和山楂的酸味。

位置是楊秘書早就訂好的,一個臨窗的卡座位。

九月中旬的臨城還沒有完全入秋,不過前些天下了場雨,溫度降了些,入夜後有了涼意。

沈初最近胃口都不好,今天吃得也不多,傅言讓人打包了一份粥,回去讓她當夜宵。

賬已經結了,但打包的粥要等一會兒。

沈初看了一眼傅言:「那我去上個洗手間。」

「好。」

沈初拎起包包起身去了洗手間,剛從洗手間出來,沈初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他不怎麼搭理我,太高冷了,壓根不說話,我說什麼他就只有一個字『嗯』,這樣我要怎麼辦啊,媽媽?」

電話那頭的人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很快,沈初就看到剛才還愁眉苦眼的謝安寧喜笑顏開:「我知道了,媽媽!」

謝安寧掛了電話,抬腿就走了,壓根就沒注意到沈初。

沈初挑了一下眉,見她走的方向跟自己要回去的方向一眼,也抬腿跟上了。

看到謝安寧入座,沈初才發現許越北。

嘖,又相親呢。

沈初只看了一秒就收回視線了,回到卡座,粥已經打包好了。

傅言見她回來,起身拎過粥,伸手過來牽她。

沈初抬頭看向他:「我剛才去洗手間碰到謝安寧了。」

傅言眉頭一動:「她欺負你了?」

「沒呢,她沒發現我,我跟着她回來的,發現她跟許越北在相親。」

沈初說着,指了指不遠處:「喏,在那呢。我聽她在電話裏面跟她媽抱怨許越北高冷不搭理她,也不知道白雨說什麼,她馬上就笑了。」

傅言順着沈初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看到謝安寧和許越北兩人。

許越北坐了半個多小時,跟前的謝安寧就嘰嘰喳喳地吵了半個多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