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這十分鐘,她竟然有一種分秒如年的感覺,實在是煎熬。

這十分鐘,她竟然有一種分秒如年的感覺,實在是煎熬。

終於,她聽到了咔擦一聲,房門開了。

「下午跟我去見一個客戶,商討一下……」

話還沒說完,封晏注意到了唐柒柒,聲音戛然而止,因為意外。

路遙很識趣退出去,將門關上。

唐柒柒看到他的那一刻,不知為何鼻頭一酸,淚水瞬間涌了上來。

似乎所有的情感都宣洩出來,無法止住。

「怎麼哭了?」

他緊張起來,立刻上前幫她溫柔的擦拭淚水。

「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你今天午睡了?」

「不管為了什麼,我先道歉好不好?你別哭了,下午我帶你出去玩,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之前不是想給唐幸買衣服嗎?我陪你好不好?」

人前運籌帷幄,冷厲肅穆的男人現在束手無策,像是二八的愣頭青一般,手腳都無處安放。

「封晏……」

她憋了半天,只突出這兩個字。

喉嚨乾澀哽咽,百轉千回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封晏聽言,什麼都不管不顧,一把將她重重的拉入懷中,大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秀髮。

「別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是不是別人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幫你教訓回來。」

前半句溫柔無比,後半句帶著絕對的威嚴和狠厲。

「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她小小的手托著他的右手,手掌邊緣有著整齊的牙印,是當初自己咬的,現在還有疤痕,可能這輩子都消不掉了,可見當時咬的多重。

她記得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滴在地上,屋子裡都是血腥味。

。 對於唐銀的這種行為,唐三非常的氣憤,這可是老師給他的第一件禮物,當然了,被子不算,雞腿也不算。

結果卻被唐銀拆了一個,唐三怒氣沖沖的找唐銀理論,結果被錘了一頓,這事就這麼揭過去了。

唐三對於唐銀的行為那是敢怒不敢言啊,但是怎麼說呢,人家拳頭大,唐三也沒辦法,就這麼認了。

或許這也促使了他後面經常借錢的動機吧。

五年的時間過去了,他們也終於從諾丁初級魂師學院順利畢業,本來以他們的天賦,諾丁學院準備保送他們直接進入中級魂師學院,甚至有幾所著名的學院都發來了邀請函,大有挑選的餘地。

但大師卻要求唐三拒絕了所有的邀請,到這索托城南的一座名為史萊克的學院報考。

六年的教導,對於大師,唐三早已經是像父親一般的尊重,更何況他明白,大師讓他這樣做一定是為了他好。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唐銀一直都是無所謂的性子,就連魂環她都不在意,更別說去哪上學了。

小舞就更不用說了,本體是魂獸,也沒什麼親人,就唐三和唐銀兩個熟人,唐三還是她的情哥哥,不跟著唐三走能怎麼辦呢?

所以諾丁三大巨頭就這麼齊聚史萊克了,這也是院長對著唐三吹鬍子瞪眼的原因,連帶著大師也比較尷尬,比較是他讓唐三去史萊克學習的。

嚇得大師連夜去帝都避風頭,同時心裡想著「老朋友,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

「好了好了,反正也到地方了,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老師說的那個學院考核還得兩天呢。」唐三連忙打著哈哈。

索托城比諾丁城要大的多,自然也要熱鬧的多,街道上,隨處可見巡邏的士兵,熙熙攘攘的人流穿梭不停。

三人簡單吃了一點之後就開始找住的地方,畢竟唐三和小舞不像唐銀一樣可以整日整夜的睡在外面。

很快小舞就發現一個別緻的酒店,「三哥,銀姐姐,看那裡有個酒店誒。」

酒店有三層樓高,看上去規模雖然不算太大,但外表裝飾卻完全是玫瑰紅色,整座酒店的建築風格也像是一朵巨大的玫瑰花一般,很容易就能帶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玫瑰酒店,三哥,銀姐姐,我們就住這裡吧。」小舞指了指眼前的酒店。

唐三倒是無所謂,他現在也有點錢,武魂殿還有補貼,而且也住不了幾天,住哪都行。

至於唐銀那就更無所謂了,她就算不住都無所謂,她最喜歡身處自然之中了,自打她的椅子做好之後她基本上很少回宿舍了。

可惜椅子帶不回來,她沒有想到那張椅子被諾丁初級魂師學院的校長給珍藏起來了,供給後人瞻仰。

走進玫瑰酒店,首先的感受就是一股撲鼻的玫瑰香,沁人心脾的香氣帶著幾分曖昧的感覺,令人身心舒暢。

酒店的內裝只有三種顏色,白、銀和玫瑰紅,溫暖別緻,典雅的環境很容易給人以好感。

唐三走到櫃檯,「給我開三間房。」

櫃檯后的服務生趕忙站了起來,看看唐三,再看看小舞和唐銀,眼中流露出幾分羨慕的光芒,「先生,您真的確定要開三間房么?」

唐三一臉黑線,至於嘛,我就算有那個心,我有那個膽嗎?

「三間,還有房間嗎?」唐三不耐煩的問道。

服務生眼中流露出幾分曖昧,「對不起,我們這裡只剩下一間房了。」

唐三明白其中的道道,於是說道:「真的只有一間了嗎,她們是我妹妹。」

服務生的表情就更猥瑣了,強調道:「是啊,只有一間。不過您放心,我們的房間都是很大的,設施齊全,住三個人綽綽有餘。」說著,他還向唐三遞出一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眼神。

小舞大大咧咧的道,「那就一間好了,有總比沒沒有好。」

「我去房頂睡。」唐銀也摻和了一句。

聽到唐銀的話唐三一臉黑線,至於嗎,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虐待你呢,但是誰知道我的苦楚呢?

「行吧,一間就一間,幫我辦手續吧。」既然小舞和唐銀沒意見,那他還能有什麼意見,大不了到時候讓小舞和唐銀睡,自己睡地板就是了。

但是吧,小舞可能不是很願意。

正在服務生準備幫唐三辦理手續的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卻打斷了服務生的行動。

「我說,這間房應該是屬於我的吧。」

唐三和小舞同時回身看去,只見三個人出現在他們身後,正朝著櫃檯的方向走來。

這三個人一男二女,兩個女孩子花枝招展,看上去都有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高挑,比小舞還要高上一點,最令人驚奇的是,她們的容貌竟然一模一樣,居然是一對雙胞胎。

唐銀反應比較慢,翻眼瞅一下,好傢夥,還不如小舞呢,沒什麼意思。

唐三沒有看到那兩個女子,他的目光落到了中間的那個男子身上。

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比他要高一些,看上去年紀不大,甚至比他背後的兩名少女還要小一些,肩膀寬闊,相貌英俊中帶著幾分剛毅,一頭金色長發披散在背後,直垂到近腰的位置。他的頭髮並不捲曲,而是直順的垂在那裡。

令人稱奇的是他的眼睛有兩個瞳孔,深藍色的眼眸內,放射出一道很冷的目光。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眼見的這個男子都可以說得上一聲帥氣。

雙胞胎少女分別挽著那雙瞳男子的一隻手臂,他也不理會唐三,目光從小舞身上掠過時,閃出一絲奇異的光芒,但也只是一閃即逝而已。

當看到唐銀的時候,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及腰的長發自由的散亂,寬鬆的袍子套在身上,精緻的面龐,高挑的身子靠在櫃檯上,散發的慵懶的氣息讓人沉醉。

唐銀感覺有人看自己,翻眼看了一眼也就垂下了,再帥的男人跟她有什麼關係,要是一個漂亮小姐姐自己可能還有點興趣。

只此一眼,對面的男子徹底淪陷,他感覺自己戀愛,自己的眼裡只有她,璨若星河,她便是整個星河。 傅家專門為女主人建立的試衣間里,此刻堆滿了各大品牌剛剛發售的新款。

饒是陸玖玖對穿什麼的本不挑剔,這會兒也忍不住有些興奮,嘰嘰喳喳的抱着老太太的胳膊驚呼。

「這些都是給我的嗎?」

「啊,都好好看啊!」

「瞧瞧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一旁,劉淑芬彎唇譏諷道。

話音未落,老太太的手背又滾燙了。

「奶奶,您真好,玖玖之前的確是沒有見過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呢!都不知道要怎麼挑呢!」

傅家子嗣單薄,小輩也只有男孩子,見小姑娘又哭了,本就因為孫子的事有些心虛的傅老太太直接大手一揮:「既然喜歡的話,那就都留下!你大嫂買單。」

「為什麼是…」迎著老太太盛怒的眼神,劉淑芬不敢再造次,哼哼唧唧的回答道。

「行吧,我買,畢竟有的人穿一次好衣服不容易。」

「好好穿啊,不然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劉淑芬咬牙切齒地小道。

被譏諷的陸玖玖也不惱,轉身又讓人加了一堆男裝。

「你要男裝做什麼!」劉淑芬怒道。

這小賤蹄子是瘋了嗎!真當她錢刮來的?這可都是高定款!

「自然是給流琛穿了啊,我昨天看,流琛的柜子裏就只有黑色的,雖然耐臟,但是總是穿黑色的也不好吧?」

「呵,弟妹可真是細心啊,可流琛並不出門,要那麼多衣服做什麼?還是說,你打算帶他出門?「

「不打算帶的話,那就別折騰了。「劉淑芬悠悠然的把玩著自己的指甲,她才不信,陸玖玖這麼年輕,會願意帶一個傻子老公出去。

而且那個傻子,已經被嚇得不敢出門了!

果然,聞言老太太的臉又拉松下來了。

陸玖玖將幾套情侶裝搭配在一起,然後紅著臉回到了老太太身邊:「奶奶,我可以嗎?後天回門我可以帶流琛回去嗎?順便也帶他去見見我奶奶。」

「可是流琛…」老太太有些遲疑。

「他只是病了,不是真的傻了。」

「而且,我覺得他一定會好的!」

陸玖玖篤定的說道,不僅僅是在安慰老太太,也是在激勵自己。

***

病房。

「媽!你瘋了嗎!你怎麼能讓傅流琛出門,你明明知道他…」聽到陸玖玖要帶傅流琛出門,傅林遠慌了。

雖然現在他在傅家的股份已經不少了,可老太太一天沒對外宣佈繼承人,傅流琛一日不死,傅家董事會那些人,就一直會拿他和傅流琛對比,不肯將所有權力交出來。

「他怎麼?他已經傻了五年了!兒啊,你咋這麼慫啊!「

「再者說了,他出去死在外面,總比死在家裏強吧?「

「可…」傅林遠想說傅流琛現在死了,股份也會轉移到妻子身上的,他是剛才知道陸玖玖和之前那些個不一樣,是領了證才入門的,但劉淑芬再度打斷了他。

「你想說那個賤蹄子?沒事,一起弄死就行了。」

劉淑芬不以為然的撫了撫自己的秀髮,獰笑道。

***

在得知傅流琛治療還需要一定時間后,陸玖玖一個人回了房間。

在從老太太那裏獲悉主卧的確是沒有監控后,她從書柜上拿下了那本非常厚的牛津大字典,一陣搗鼓,從裏面拿出了一個超級電腦。

剛登陸TG,一堆消息便瘋狂的彈了出來,一個名字是【Sky】的頭像幾乎閃出了重影。

【Five,公司新項目和葯膳的訂單你看下。】

【Five,你又得最佳編劇獎了!頒獎禮你確定還不去參加嗎?這次有你非常喜歡的白影帝在啊!】

【Five,Five,新書寫好了嗎?總編說再不給她新書,她就要在我家門前上吊了!】

Sky是陸玖玖的合伙人,兩人是之前打遊戲認識的,後面在得知這位大少爺和家裏鬧翻了要創業之後,陸玖玖便和他聯手開了J&Y傳媒公司,玖玖負責出錢選本子,投資,Sky負責經營和公關。憑藉着優秀的劇本,和龐大的資金體系,只用了幾年時間,J&Y就成為了雲國的娛樂巨頭之一,旗下藝人無數。

去年的時候公司還開拓了遊戲業務,因為手握大IP,遊戲一上線,就賣的十分火爆。

但因為玖玖太低調,一直都是在幕後,是以到現在,Sky都沒見過她的真人。

只知道她不僅寫本子搞頭子厲害,還是老神醫的傳人專門給那些首長做葯膳的。

陸玖玖快速的瀏覽了一遍消息,手指紛飛。

【項目投13,29,葯膳後天老地方取。頒獎禮不去,新書在寫。】

Sky在線,很快又回了一大堆話來,不過大多數都是沒什麼營養的垃圾話。

但最後一句,還是讓陸玖玖皺起了眉頭。

有人開價九位數請她上門問診,且不論診斷結果如何。

若是平常,陸玖玖可能就接了,畢竟沒人會和錢過不去,搞慈善也是需要大筆資金的。

但她現在,傅家的護工都敢打主家,她是真的不放心把傅流琛一個人留在家裏。

【不接】

聽到門外傅流琛的傻笑聲,陸玖玖毫不遲疑的回復道。 勞斯萊斯銀刺,前往京都大學附屬醫院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