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這是要咱老楊學碧咸姆?

這是要咱老楊學碧咸姆?

還是後世那個牛人希克?

不管了,先完成這一波表演再說。

楊白起站穩腳跟,此時皮球落在地上反彈起來。

楊白起看到,韓國隊守門員鄭成龍還在大禁區線上。

也是,開場就壓着中國隊打已經讓韓國隊迷失了雙眼,而中國隊的頻頻失誤更是讓韓國隊上下信心爆棚。

作為整支隊伍最清閑的那個人,鄭成龍產生了麻痹大意的心理。

從孫興慜罰球打中人牆,皮球反彈回來,鄭智上前控球,楊白起快速前突,到現在楊白起卸下皮球,也才過了幾秒鐘而已。

鄭成龍根本就不會認為楊白起能成功來到自己面前。

雖然剛開始時本方防守隊員跟不上他,但在他停接球的一瞬間,洪正好和金基熙已經繞到了他右側,馬上就能完成封堵。

你這被人吹出來的小子,根本不可能過掉大寒冥國的勇士組成的防線!

鄭成龍對隊友很自信。

此時,右邊路一大片無人區,武磊已經在向楊白起招手。

楊白起突然起腳,在皮球反彈起來就要落地的一瞬間,重重抽在皮球上。

皮球在空中劃出一道曼妙的彩虹弧線,從半場開始直飛球網!

「阿西吧!」

鄭成龍大驚!大怒!

然後就要大哭了!

作為守門員,最恨的就是這種不講道理、不按套路出牌的射門!

用中國話來講,那就是不講武德!

鄭成龍快速轉身,像條瘋狗一樣撲向球門!

但楊白起這腳射門力量實在太大了,可以說是兼顧了速度和角度。

皮球像一顆炮彈一樣,從球門左上角鑽入了網窩!

鄭成龍剎車不及,重重撞在了球網裏!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無臉見人,故意撞進去的。

每一個偉大的進球後面都會有一個背景板!

毫無疑問,鄭成龍成功做了一回背景板!

第20分鐘,楊白起再次打出一個神仙球,幫助中國隊客場0-1領先!

誰都沒有想到,最先取得進球的是中國隊!

韓國球迷啞口無言,寫着「恐韓症,不減」、「太陽的後裔」等標語的橫幅消失不見!

而南看台已經成了黃色的海洋,雖然人數沒有韓國球迷多,但中國球迷依舊爆發出了他們最大的能量。

聲蓋全場!

「射門!楊白起沒有傳球!他射門了!進球!進球!進球!楊白起立功了,楊白起立功了!不給韓國隊任何的機會,不講道理的一腳射門!」

黃健翔瘋了!

「楊白起,面對老隊長鄭智這個傳球。他面對的是全中國球迷的目光和期待。」

「韓國隊不是弱雞,鄭成龍絕對不是軟柿子,楊白起應該深知這一點,但他依然微笑着面對他前面的一切,他毫不猶豫的打出了那個球!」

「偉大的中國隊妖鋒!他繼承了中國隊不拋棄不放棄的光榮的傳統。」

「在被對手全面壓制的情況下,楊白起在這一刻被碧咸姆靈魂附體,楊白起一個人代表了中國足球,在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不是一個人!」

黃健翔繼續尬吹,他已經聲嘶力竭。

此刻,在他身旁的李鐵和于根偉是尷尬的。

但黃健翔充分發揚了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這一精神,繼續用沙啞的嗓音吹捧著楊白起。

「這個進球應該算是本屆世界盃預選賽開賽后的第一腳神仙球!」

「一粒進球或許就能改變一個球員的命運,楊白起的進球甚至讓人想起當年21歲的碧咸姆也是一粒中場吊射開啟了星路。」

「世界大賽上總是誕生超級新星,一球成名,和彩虹吊射一起升起的,是年僅18歲的楊白起!中國的楊白起!」

黃健翔總算停了下來,想到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專場解說。

「是的,就像黃老師所說,1996年8月17日,21歲的碧咸姆沒過半場就打入一記超級吊射,從此開啟星路。」

「碧咸姆這一球是在聯賽中打入,希克的進球在世界盃預選賽,進球重要性更大,楊白起目前的身價為9000萬歐,打入這粒進球后,他的身價要漲了,破億不成問題!」

李鐵吹起牛來相比黃健翔也毫不遜色。

「技驚四座!我估算了一下,楊白起的破門距離大約為45米左右,我個人認為這個球已經提前預定本屆世預賽的最佳進球和本年度的普斯卡什獎。」

于根偉則是從另一個方面考慮問題。

「我不這麼認為!」李鐵有不同意見,「在評選普斯卡什獎這件事上,楊白起最大的對手就是他自己!」

「你是說……還真是!今年楊白起已經有過多次世界級的進球,其中上賽季的那個`千里走單騎`和前不久的`超遠距離倒勾射門`都有機會當選本年度普斯卡什獎!」

于根偉反應過來。

「哈哈!幸福的煩惱!」黃健翔大笑道,「頂級舞台,聚光燈下,楊白起成為焦點,但在此之前,他的職業生涯並不是一路平坦。」

「是啊,想想真令人唏噓,要知道,一年之前,楊白起才剛剛結束歐洲的流浪生涯,成為雲達不來梅隊的飲水機管理員!」

李鐵接話道。

「所以說,艱難困苦,玉汝於成,老話不是沒有道理!」

相比中國解說的狂喜,韓國解說這邊就有點愁雲慘淡的意味了。

沉默許久,才冒出「難以置信」之類的感嘆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踏入雲桑寨的那一刻,一陣風將樹葉吹得沙沙作響,馬蹄踩在落葉上發出的清脆響聲,傳入蕭蘭耳中,地圖上顯示,他們被包圍了。

雲桑寨寨主出現,他一臉滄桑看着梵爺,眼裏帶着淚光向梵爺跪下,梵爺立即上前去扶他,他推開梵爺就這樣跪到地上:「梵兄,對不起!」

此話一出,梵爺大受震驚,他不太明白的看着雲桑寨寨主:「楚兄,你為何要向我道歉?」

楚雲緊握著梵爺雙手,神情痛苦:「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此話話音剛落,周圍在暗地裏已經包圍他們的人出現。

蓋月寨的兄弟們進入了應戰狀態,蕭蘭這才從馬背上下來,她不知道高書燼想要做什麼,此刻唯有想盡一切辦法逃出生天。

「老大,我們被包圍了。」眾人神情逐漸變得冷漠,也明白了楚云為何要向梵爺道歉。

高書燼騎着黑色的馬兒來到最前頭,五年的時間裏不知他都經歷了什麼,在他的臉上再也無法看到以往當初的青澀和稚嫩,唯一不變的便是他那雙對什麼都漠然的眼睛。

「梵兄,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將你騙來的,他們用靜兒的命要挾我,用飛鴿傳書將你引來…」楚雲一跪不起,女兒的命和兄弟的命,他選擇了前者。

蕭蘭走到梵爺身側,看了一眼楚雲,他沒有了曾經意氣風發的氣勢,他變得很憔悴。

梵爺掙脫掉楚雲的雙手,背對着楚雲緩緩說道:「你曾對我和泰叄有救命之恩,今日便當是我報答你的恩情了。」

高書燼那邊的人架著楚曉靜出來,她長發披散,身上有很明顯被鞭打的痕迹,整個人還陷入昏迷中沒有醒來。

楚雲激動的站起,蕭蘭上前扶了他一把,他眼裏對女兒的擔心,讓蕭蘭頗為觸動,如若她的親生爹娘還在,或許一切的故事都會不一樣了。

「高大人,說好了,我將蓋月寨的人引來,你就會放了我的女兒。」楚雲向蕭蘭小聲說了一句謝謝,隨後抬起頭看向在高處的高書燼大聲說道。

高書燼抬起手做了一個釋放的手勢,那兩名架著楚曉靜的士兵將她粗魯的推下這個小山坡,好在楚雲眼疾手快,接住了楚曉靜。

「高書燼,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之間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了。」梵爺看着高書燼,想起之前發生的很多事情,怎麼樣都沒有想到他們之間還有什麼恩怨。

「確實,我們之間沒有什麼恩怨了,只是蓋月寨的人之前做過一件事,必須要被抓回去,我只不過是想用你們來陞官而已。」高書燼嘴角微微上揚,眼底里儘是嘲諷。

梵爺皺起眉頭,他們蓋月寨的人做什麼事?他聽不明白了。

而一旁的蕭蘭第一時間便想到了,高書燼所說的是什麼事,她不免心中更加緊張,要如何才能突出重圍,就算大家存活的幾率很低,但至少蕭蘭想要讓梵爺活下去。

「看我們梵爺迷惑的樣子,大概是不記得那件事了,我們一起當了逃兵,朝廷那邊一直希望找到你們回去受刑。」高書燼也是逃兵,不過他受到的懲罰要輕一點,後來也將功贖罪了。

眾人頓時醒悟,他們當初離開軍營,便想着璃國已經沒了,他們一心想要守護的山河也易了主,乾脆離開軍營好了,根本就沒有設想到這個行為是逃兵。

「我們是璃國的兵,我們從未承認過自己是池越兵,除非璃國還在,我們才是逃兵。」梵爺想得很清楚,他們不是池越國的兵,何來逃兵之罪。

「呵,穿上池越兵軍服的那一刻,你們都是池越國的兵,池越國的人。」高書燼仰天大笑,誰都不要想逃。

「高書燼,看在我們當初犧牲那麼多兄弟幫你救妹妹的份上,放過我們行不行?」蕭蘭終於在這一刻開口了,說完這句話她便徹底後悔,她不該提起這件事才對。

這是高書燼永遠的痛處,現在蕭蘭無疑是踩到他最不想想起的痛處了,此刻高書燼收起上揚的嘴角面無表情的看着蕭蘭:「這筆賬已經抵消了另一筆賬,你沒有聽到梵爺說的一筆勾銷了嗎,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恩怨了。」

這場廝殺是註定要上演的,蓋月寨的兄弟們之前走鏢就受了傷,現在要應付沒有受傷士氣高漲的捕快,實在難以招架。

蕭蘭也是吃力的和一名女捕快纏鬥,很快她落於下風,左右手手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割傷,她緊咬牙關,沒有辦法分神去關注梵爺他們,哪怕只能讓梵爺一個人逃走,蕭蘭都不能放棄。

然而處於下風的蕭蘭,被女捕快拿下了,這五年來她沒有繼續練習武功,而是將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學醫和酒館上,會被拿下也不奇怪。

不遠處高書燼和梵爺過招,兩個人出招都狠辣,梵爺想要活下來,帶着兄弟們逃離這裏,高書燼想要梵爺的人頭帶回去領賞,他的執念比梵爺的還要深。

「高書燼,你原本不屑於殺人,怎麼現在才改觀了?」一邊過招一邊還有閑情問東問西的梵爺,讓他看上去盡量像是遊刃有餘的樣子。

「殺光你們這些賊匪是我畢生的心愿。」從高書雅下葬的那天起,高書燼便發下毒誓,要將整個天下的賊匪殺光。

「呵,殺光了賊匪,讓天下無賊,然後呢,整個天下就真的能太平了?就再也不會發生像你們高家那樣的慘劇了?」梵爺還是選擇去踩高書燼的痛處,讓他醒醒。

高書燼沉默,他當上捕快是為剿匪,倒不是像梵爺說的那麼偉大,還能影響整個天下的格局。

「梵爺,我想,你把我想得太偉岸了,這個天下會變成什麼樣,我不在乎,我只在乎那些賊匪是否都死光了。」從始至終他關心的都不是整個天下,而是他所在的這片土地上,那些賊匪死絕了沒有。

「不,高書燼,如果不去改變整個天下,賊匪是殺不光的,死了一批還會有一批又一批的賊匪冒出來,只要天下還是亂的,他們便不可能消失。」

。 演唱會當天,場內當真是座無虛席,人群太過擁擠,十分嘈雜,他們舉著熒光棒和閃著光的牌子,大聲朝舞台上歡呼著。

然而此時的舞台還是昏暗一片,在黑暗中,溫喬坐在鋼琴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粉絲們的瘋狂。

在她剛剛從專用公道趕到後台化妝室的時候,還聽見有場內員工在議論她這次演唱會的黃牛票已經賣到了上萬塊,炒到了天價,這令溫喬實在是太驚訝了。

或許是她的表情沒有很好的收斂住,跟隨過來的小溫一眼就瞧出了她的驚嚇,有些無奈的說:「溫小姐,你該清楚你現在已經是擁有五百萬以上粉絲的知名歌手了,現在名氣正紅,很多人都天天為你而瘋狂。」

溫喬嘴角微微抽搐,點頭道:「現在知道了。」

溫喬的五官和皮膚都是極好的,她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化妝,拍了些粉后就做一旁撥弄著結他。

今天是專屬於她的演唱會,溫喬會在今晚面對着數千粉絲唱幾個小時的專曲,一場演唱會下來估計嗓子都會啞掉。

艾莉顯然做好了這方面的準備,她為溫喬準備了一大杯蜂蜜水,在她上台之前就喂著喝下一口,並囑咐溫喬在中場休息的時候一定要過來再喝一點。

溫喬現如今這把嗓子可是相當的值錢,不少娛樂公司開出天價合同希望能夠將溫喬挖走。

溫喬思緒回籠,手指在鋼琴黑白鍵上隨意按下幾個音,台下的粉絲安靜了一瞬間,隨後是如潮湧般的歡呼聲響起,舞台上燈光逐漸亮起,聚光燈準確的落到溫喬身上。

按照慣例,演唱會開始之前要講幾句話,溫喬看着台下狂熱的粉絲們,她淺笑了一下,說道:「非常感謝你們能夠喜歡我。」音調是刻意壓低的柔軟,猶如溫順的情人在耳畔耳鬢廝磨,含着蜜一樣的情意。

歡呼聲更大了,彷彿要掀翻整個內場。

溫喬美眸瀲灧流轉,隨即微微低垂,鴉羽般的睫毛輕輕扇動,她纖細的手指開始在琴鍵上跳躍,如同一隻只調皮可愛的小精靈。

隨着樂曲響起,溫喬開口輕唱起來,空靈優美的歌聲在整個內場上空迴響,鑽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聚光燈下,披着長髮帶着花環,穿着純白長裙的溫喬彷彿是墜下凡塵的仙子,縹緲得像是下一秒就會羽化登仙。

「mir!mir!mir!」

粉絲們附和著跟唱着,即便是五音不全的人都會跟着哼著曲調,一首短曲結束,他們默契的喊著溫喬的藝名。

這個東方精靈彷彿要用歌聲帶領他們進入一個美輪美奐的世界,那個世界裏有縹緲的煙霧和青山,有高傲的雪鶴,還有無數奇珍異寶,是難得世外桃源,令人忍不住沉醉。

後台的艾莉和小溫都忍不住鬆了口氣,溫喬雖然歌唱得好,但一直沒有過開演唱會的經驗,他們剛才一直在擔心溫喬沒能好好把控住演唱會的節奏或是突然怯場了。

目前來看他們擔心的事情都沒有發生,溫喬依舊錶現得十分從容淡定,她的一顰一笑都能夠挑動粉絲們瘋狂的情緒。

「現在的追星族實在是太可怕了。」小溫在觀察到台下有幾個粉絲竟然因情緒過於激動而險些暈眩過去時,忍不住吐槽道。

「這是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追求的方向,甚至是生命中的意義,圈外人是無法理解他們的心情的。」艾莉倒是表現得習以為常。

她算不上是多麼知名的經紀人,可帶過的歌手也不少了,她在圈內工作了那麼多年,早就見過許多比這更加瘋狂的粉絲。

她在後台站着靜靜的觀察著溫喬,隨即喟嘆道:「mir真是我帶過最省心的一位藝人,只要她樂意,她足以讓許多人為她痴迷。」

小溫笑了起來,「那可不行,她要是敢隨意散發魅力,她的丈夫會生氣到把她關起來的。」

艾莉撇了撇嘴,「你們東方人對待自己的伴侶實在是太霸道了,這樣做是侵犯了別人自由的權利。」

「我們可不講究這個。」小溫聳肩。

艾莉張口還想要講些什麼,手中握著的手機傳來一陣鈴音將她打斷,她看了一眼,見是陌生號碼便點了接聽鍵,「您好,請問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