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那時的逸王爺,還是個不沾女色,傳聞有龍陽之癖的男人。

那時的逸王爺,還是個不沾女色,傳聞有龍陽之癖的男人。

而且,還是個不受皇帝寵愛的皇子,既然他與那高位無緣,他斷斷不能折掉一個自己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孫女。

但誰會想到,他的孫女,最後還是折在了逸王的手裏,現在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蒼雲。」

「父親。」

白蒼雲上前。

「明日,你去丞相府,把丞相大人和宋子玉一併請來。」

「父親,這是要?」

「顏府出了那檔子事兒,綰傾在丞相府早已沒有了地位,想要攀上太子,想要把咱們白家的女兒送進宮裏,就要和丞相府打好關係。」

白瑞豐邊說,邊看向白蒼雲。

「丞相府里要有咱們自己的人。」

白蒼雲一怔,隨即明白了父親話里的意思。

「那綰傾知道了,她豈不是會阻攔。」

。 三百零二、試看天下誰能敵

近距離的這個越軍山頭被剷除,相當程度上,給197.7高地減小了威脅。長遠的不去管他,單單就近期來講,崔述力這個班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

王強氣喘噓噓跳入壕溝內。

吳江龍從另一處奔了過來,問,「山下情況怎麼樣。」

王強喘著氣說,「我看不太對勁,那裏的敵人很多,武器也很雜。」

吳江龍對站在身後的崔述力說,「向上級彙報,敵人可能要發動大規模進攻。」

崔述力讓通信兵把發生在197.7高地上的情況及時彙報上去。然後疑惑地問吳江龍,「上邊佈置的雷,怎麼一個都沒響。」

吳江龍不以為然,「光靠那些雷過日子,早就餓死了。那不是炸人的,是嚇唬人的。」

崔述力問,「咱們佈置的定向地雷呢!」

「還不到時候,等打起來看。不把敵人逼到那,他是不會響的。」

說着,吳江龍抓過一把衝鋒槍,對身後的崔述力說,「現在按預定方案,把人員全都部署好。」又轉向身後董燕,「給你一個戰士,到坎下準備搶救傷員。」

崔述力有些不高興了,戰鬥還沒打響,怎麼就準備有人負傷了。不過,他這也只是在心裏想,並未說出口。因為他覺得吳江龍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有他的用意,接下來發生的事,準會按着他預定的那個方向走。

吳江龍轉向沒有反應的崔述力,「崔班長,給董燕一個兵,由她帶着,就算咱們的衛生隊了。」

崔述力本不想給,本來人手就這樣少,現在又帶走一個,這不等於要他命嗎!

崔述力沉吟了一下,但還是做了安排,喊,「小魏,你跟着董護士長。」

「是」一個戰士從壕沿上下來,跟着董燕向後面走了。

「一挺機槍放在東面,一挺放在西面。」吳江龍開始替崔述力進火力配置,然後又說,「崔班長,你我分下工,你在東,我在西。怎麼樣?」

崔述力痛快答應,「行,沒問題。」

崔述力要離開,吳江龍又把他喊住,「崔班長,一會告訴戰士們,戰鬥沒打響前,都先回到貓耳洞裏隱蔽子,小心敵人炮擊。外面只留一名戰士放哨就成了。」

崔述力向身邊人看看,正想着把這個任務分配給誰。

王強站出來,主動請示說,「我來放哨,你們進洞吧!」

崔述力同意,「好,那你可要注意安全。」

隨後,崔述力又在戰壕內,挨個通知戰士們,不斷地囑咐,「注意隱蔽,等候出擊命令。」

很快,大部分戰士們都把身體容進戰壕內的貓耳洞裏,可也有個別戰士很不情願,他們不願意現在就鑽入貓耳洞。從他們遲頓的表現上可以看出,他們對吳江龍的這個安排很不以為意,

也有人輕聲說,「哼,敵人不是被咱打退了嗎?為什麼還要進去躲,萬一敵人再上來怎麼辦?」

顯然,這些戰士還沒有真正承受過越軍的大規模襲擊,還沒見過成噸的鋼鐵砸在腦袋上是什麼滋味。別看平時越軍也是炮擊,但炮擊跟炮擊不一樣。這一次可是越軍下了大本的炮火準備,他們不把高地炸掉一米,怎麼能會善罷干休。

看看戰士們都進入掩體內,吳江龍對王強說,「你要注意敵人炮火。炮火一起,就趕緊進洞。」

「是」

王強話音剛落,就聽天空中響一起一聲尖銳的叫聲,接着,在高地的后坡上,傳來一聲爆炸聲。

此時,王強正在往壕沿上爬,準備觀察敵人動靜。

吳江龍一把將王強拉下來,朝着就近一個貓耳洞一塞,「快隱蔽。」

這是敵人的第一發試射。

還沒等吳江龍把王強安頓好,敵人的第一批炮彈就到了。

「轟轟轟」

瞬時間,高地上響起了連珠炮般地爆炸聲。

吳江龍也看到了危險,他想起身快速跑向旁邊的那個貓耳洞裏。可是,現在已經來不急了。只見他剛一站起身,就有一個汽浪撲過來,把吳江龍狠狠地摔在地上。

剛剛進洞的王強還算激靈,他發現吳江龍倒地,還以為他是被炸彈炸到了。於是,趕緊從洞內伸出手來,抓住吳江龍,死硬地把他向貓耳洞內拖。

貓耳洞屬於單兵掩體,僅屯兵一人。

但是,此時如果吳江龍不進去,那他就會被接下來的炮彈炸飛。就是洞子再小,也別呆在外面安全。所以,王強什麼也不想,一心就是要把吳江龍塞進來。

這時,高地上,壕溝內,到處是被炮彈掀起的塵土,到處是彈片,到處是火光。如果此時人出去的話,不管身上有幾層鐵甲,用不了幾秒中,也得被撕個七零八落。

王強一邊拖着吳江龍,一邊儘力把自己的身體向里緊縮。他就像是會縮骨功一樣,把身體縮到極小,給吳江龍騰出地方。最後,硬是把吳江龍身體與自己合在一起,終於保住了吳江龍身上的所有零件,全都一個不差地進入洞內。

不知吳江龍是被震昏了,還是嘴裏堵滿了雜物。王強在洞裏喊了他半天,楞時沒說出一句話來。王強還以為他死了,當場便急哭了。

王強從上陣地到現在為止,他還沒看到過有誰犧牲。

可眼下,一個生龍活虎的吳江龍,怎麼說不行就不行呢!而且還死在自己懷裏。王強能不急嗎!

王強的哭不是害怕,而是傷心,傷心一個敬愛的人就這樣離開了。

外面的炮聲雖然很猛,但王強的哭聲也不弱,嗚嗚個不停。

忽然,吳江龍的身體動了一下,接着便張嘴,一聲嘔,從嘴裏吐出一大口雜物來。

黑暗中,只聽吳江龍說,「哭什麼哭,膽小鬼。」

王強知道吳江龍是在罵他,但是他一點沒急。知道吳江龍這一出聲,人便沒事。

王強帶着興奮的語音問,首長,「你沒死?」

「廢話,死人還能說話嗎?」

外面的爆炸聲此起彼伏,不管炸的多凶,卻對兩個人沒起到什麼威攝作用。

吳江龍豎耳聽了聽,突然說,「好了,敵人要進攻了。」

兩個人這才費勁地從洞內鑽出來。

吳江龍趴首先爬到過溝上面去觀察,他這一看,只見山坡下,黃壓壓、黑糊糊的越軍正在朝着高地摸過來。

「快去喊人。」吳江龍抓過衝鋒槍開始向山下射擊。

「敵人上來了,敵人上來了。」

王強在壕溝內一陣狂奔,邊跑邊喊。

1000米,800米,500米,敵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隨着敵人的不斷接近,射過來的炮火也漸漸變的稀少,最後零星的炮擊也終於停了下來。

這時,壕溝內的十幾名戰士也全都做好了射擊準備。

為了減少傷亡,同時也能支援某處出現的危險情況,吳江龍還是讓三名戰士留做預備隊。只把七個人放到壕溝以上,因他預料到這場戰鬥,決不是平平常常,敵人肯定下了血本,不答目的決不罷休。

當敵人接近三百米時,高地上的迫擊炮開始轟炸。

兩門迫擊炮開始朝着蜂擁而來的敵人隊伍中進行炮擊。

隨着一聲聲炸響,敵人隊型開始亂了群般地向四處奔逃。儘管他們躲的比較快,但還是有幾名越軍士兵,在炸彈飛落地點上被炸得肢體不存。

「轟轟轟」

迫擊炮雖然進行了幾輪轟炸,但並未制止住敵人進攻,卻招來了敵人的迫擊炮反。

敵人從某處發射過來的炮彈,帶着哨音,直朝高地上的兩門小炮飛去。

一時間,我方炮火受到敵人炮兵壓制,他們不得不停下來,轉移陣地。

向上沖的敵人,看到我方炮彈爆炸威力一過,便重新聚攏,又迅速地向高地撲過來。

敵人一過300米,高地上的我軍兩挺機槍便響了。

機槍交叉形成的火力網,如同割麥子一樣,頓時便從敵人隊形中撕開兩道口子,彷彿兩把剪刀般,把蜂擁而來的敵人朝着剪刀口**擠壓。

「噠噠噠」

悅耳動聽的機槍聲歡快地叫着,如同奏樂般在高地上經久不息。

機槍的掃射,使敵人進攻速度變緩,但也僅僅是短暫。很快,在敵人陣地上,也有機槍響起,他們直朝着我軍的機槍陣地狂掃。

由於人數上存在着巨大差距,武器數量也自然是敵人優先。他們用兩挺機槍,或者是三挺、四挺來壓制我軍高地上的機槍,自然不費吹灰之力。

這樣一來,我軍的機槍便明顯出於劣勢,威力頓減。

趁著這個機會,越軍又繼續成散兵線向高地上壓過來。

「四0火,給我敲掉機槍。」吳江龍急了,狂喊。

一枚火箭彈從壕溝內飛出,直奔敵人右下方的機槍。

隨着轟然一聲震響,敵人機槍不見了。

緊接着,火箭筒手又把瞄準點放到了第二挺機槍上。

敵人機槍手可不傻,他怎麼會讓我軍火箭彈打的這樣從容。不等火箭筒再次發射,突然間,便有兩股暴雨一樣的子彈,直朝火箭筒射手壓過來。一股強大的推力,將這名火箭筒射手掀翻在地。

敵人越逼越近,大約有50多個越軍在密集機槍、火箭彈的強大火力支援下,他們一邊上沖,一邊向高地扔著炸藥包、手榴彈,然後是一窩蜂似的向上沖。

就在這股越軍氣喘吁吁地,衝到高地前沿20米時,吳江龍大喊,「打」。

頓時,高地上的火力從上中下成立體式,左中右兩側交叉式,風暴一樣,朝着越軍的頭上便砸了下去。

不僅如此。看着敵人的距離如此之近,有的戰士打完一梭子子彈后,連彈夾都不換,抄起事先準備好的手榴彈,順着高地的陡勢,向下又是一陣猛砸。

個個手榴彈順着山勢,不費力地便落到敵群。

手榴彈在人群中一炸,顆顆如炮彈般顯示出超強效果。這要比用子彈一個個鑽要強不知多少倍。

隨着手榴彈的一陣轟響,敵人隊形大亂。剛才蜂擁而來的敵人不是朝上,而是轉身向後跑。現在想跑可沒那麼簡單。因為後面還堵著準備上來的敵人。兩下在亂中一擠,便亂在一起。

面對出現的極為有利失機,吳江龍怎麼能錯過。何況,退下去的敵人距離戰士們槍口還沒超過一百米。

吳江龍大喊,「同志們,不能讓敵人這麼下去,給我打。」

隨着吳江龍的狂吼,戰士們士氣大增,開始時的那種膽怯早就不知跑到哪去了。

一個個丟下手榴彈,握住手中各種遠距離殺傷武器,對着敵群又是一陣亂掃。

這一掃,不知又有多少個敵人到陰間報了道。

經過這麼一折騰,想要在高地佔便易的越軍丟下幾十具屍體,倉惶撤退了。

敵人一退,吳江龍趕緊把崔述力找來。

「吳排長,這一仗打的痛快。」崔述力一過來就說。當他看見吳江龍並沒有高興的意思后,趕緊把話打住,「吳排長,找我什麼事?」

「這一次只是敵人的一次試探性進攻。更大的戰鬥還在後頭。」吳江龍說。

「你說吧!你說怎麼着,我們就怎麼辦?」崔述力也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你手裏有多少定向地雷?」吳江龍問。

「還多著呢!除了在那個坎下用了幾顆后,其他的還沒用。」

「好,」吳江龍說,「你現在帶着幾個人下去,把敵人可能藏身的地方都埋上定向地雷。」

「好。」

「另外,讓戰士們把放在洞裏的彈藥儘可能多地放在身邊,以備應急之用。」

「好。」

崔述力帶着人開始按著吳江龍說的去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