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未分類雖然月瓏看上去已經對嚴律完全絕情,但身為女人的她知道,要真的忘記一段感情有多難。

雖然月瓏看上去已經對嚴律完全絕情,但身為女人的她知道,要真的忘記一段感情有多難。

從前世月瓏為嚴征做的事就能看出,她是一個愛情大於一切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怎麼可能輕易的就不愛一個人。

只要她和律哥哥再好好勸說一番,她有把握能夠讓月瓏改變主意。

為了律哥哥,絕對不能讓月瓏交出月神石,絕對不可以給她!

「不,若冰,我不需要你來犧牲!」聽見嚴若冰想離開他,成全他和月瓏,嚴律當然不可能同意。

他是真的愛嚴若冰,不管是今生的嚴若冰還是前世的楚星璇,都是他兩世唯一愛過的女子。

他對月瓏有愧,他可以用其他方法來補償對方,但讓他放棄若冰和月瓏在一起,他絕不可能同意。

原本已經表情鬆動了幾分的月瓏,在聽到嚴律的拒絕之後,眼神中又多了一絲痛苦。

趁著月瓏還在自憐自苦的時候,喬安一把奪過了月神石。

將月神石拿到了手上,喬安好奇的將它打量了一番。

月神石就是一顆閃著金光的菱形寶石。

寶石體積不大,也就和可樂瓶蓋一般大小。

喬安感應到在月神石的內部,流淌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正是這股力量讓月神島的人擁有了悠長的壽命。

喬安對這顆寶石,和這寶石內部的力量並不陌生。

這顆寶石,壓根兒就不叫月神石,而是一種叫做壽晶石的東西。

這種寶石是天上撐控生靈壽命的壽星也就是南極仙翁所擁有的東西。

除了他們冥界之外,天界就只有南極仙翁擁有給凡人加壽減壽的能力。

但這種能力也不能亂用,不管是加壽還是減壽,你都得有一個正當的理由。

如果沒有理由為凡人加減壽命,就算是仙也會受到天道懲罰。

南極仙翁在天界好像並沒有什麼實力,以前滿天神佛需要人間供奉香火的時候,南極仙翁因為其能夠加減凡人壽命的能力,還是挺受凡人歡迎的。

當時在天界,那個小老頭因為經常有人間香火供奉得意得不得了。

整天都是樂呵呵的,就連走起路來腦袋都仰得都比別的仙高。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平時把腦袋仰得太高,導致腦袋上長包,頭都比別人來得大。

因為有香火供奉,那時候南極仙翁可是被那些凡人的香火,養得都快胖成球了。

。 薩默菲爾德瞳孔一縮。

要知道,馬修可是八級高手,卻被這個女人一腳踹去,竟然死了?!

就那麼一瞬間,楊桃已經到了楊香薇手裡,她塞了一個會下雪的精靈球給小傢伙:「送給你見面禮!」

然後把楊桃推到了陳嬌娘的懷裡,讓她看好,再次向薩默菲爾德攻了過來。

說起來似乎已經過去了好一會兒,其實不過是一句話的功夫,眾人幾乎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來,楊香薇已經出現在薩默菲爾德面前,一掌拍到了他胸口。

薩默菲爾德反應迅速,揮著力氣之毀滅者的鼓槌,不管不顧的攻向了楊香薇。

然而可惜的是,他再快也快不過楊香薇,這邊才動手,那邊楊香薇的掌風已經落到了他的胸口。

「碰——」

薩默菲爾德身體一頓,五臟六腑集體罷工,竟然瞬間化成了血肉。

一縷縷鮮血從他的五官里吐了出來。

他臉上的神情基本隔斷不及變化,就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碰——」

力氣之毀滅者的鼓槌落到地上,在地鐵上砸了一道痕迹。

「碰——」

緊接著,是薩默菲爾德倒地的聲音,而且是那種像門板一樣,直接倒地的聲音。

四周的小嘍嘍嚇得尖叫:「啊……救命!」

「薩默菲爾德死了!」

「薩默菲爾德死了!」

「薩默菲爾德死了!」

……

瞬間逃出了屋子。

可陳嬌娘如何能讓他們跑掉,反應過來,連忙出手攻擊,幾個連招,瞬間取了好幾條性命。

不過即使如此,小嘍嘍的聲音還是傳了出去,驚動了門羅家族的人。

這邊,楊家女眷們看到這幕又驚又喜,她們不知道楊香薇是誰,她們只知道,她們得救了。

要不是楊香薇出手,陳嬌娘母女倆就慘了。

可一想到小嘍嘍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門羅家族的人勢必趕到,她們一群人全部被下了禁藥,恐怕會拖累施救者。

腦海里念頭萬千,實際不過一秒而已,頓時有人做了決定:「姑娘,你別管我們,趕緊帶跑吧,能跑多遠就遠多跑,你的心意我們心領了,可我們已經被門羅家族下了禁藥,帶上我們只會拖累你……」

「是啊,姑娘,你趕緊跑吧,我負責拖延時間。」

……

「不用!禁藥我能解。」楊香薇直接施展了一招大的——世界回春術。

隨著她手臂一揮,漫天的綠著星點落下,隱約間似乎有萬物生長,女眷似乎還能聞到一股百花開放的味道……

緊接著,便有女眷發現:「我又有修為了?!」

「天啦!我也是,我的修為回來了。」

「該死的門羅家族,我非殺它一個片甲不留。」

……

門羅家族的人已經趕到,他們才剛剛到達門口,就看到楊家女眷從地牢里跑了出來。

霍恩比皺了眉頭,帶人將楊家女眷圍住:「下手輕點,別都弄死了,我們還要用她們威脅楊氏族長。」

「是,族長。」

門羅家族的諸位長老應聲,直接朝楊家女眷攻了過去。

這回,他們不會再手軟了,既然敢跑,就要付出代價。至於門羅族長說的話……

呵!

不就威脅楊氏族長嗎?

只要不全部弄死,不就成了嗎?

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這群原以為被他們下了禁藥,法術全失的楊家女眷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恢復了法術?!

個個如猛虎一般,下手那叫一個乾淨利落,不帶半分猶豫。

因為沒有防備,反到是門羅家族這邊有幾個晚輩吃了暗虧,把命給交待了出去。

一見門羅家族損失了那麼多晚輩,驕傲自大的三長老頓時怒了,大吼一聲,放了一個大招:「紅蓮獄火——」

他才不管楊家女眷會不會死,膽敢對門羅家族的人下手,就要付出代價。

就在這時,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三長老以「紅蓮獄火」獨步天下,根本沒人敢硬扛。可眼前,卻有一白衣盛雪的年輕女子站了出來,擋在眾人面前,手臂一揮,一道半透明的結界出現,頓時將「紅蓮獄火」擋在外面。

再一揮,漫天清雨落下,熊熊烈火,來勢洶洶的紅蓮獄火竟然息滅了?!

息滅了?!

滅了?!

了?!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那可是來自於地獄的紅蓮獄火,據說世間凡水根本滅不了,除非你能像九天借來聖靈雨。

可那聖靈雨是那麼好借的嗎?

首先,你要是水系天賦。

其次,你還得抓住一隻聖靈精靈,並且得到它的承認,與之契約……

再次,你得是八級以上修為,因為門羅家族的三長老便是八級高手。

可現在,一個年輕的姑娘,兩招之間,便將三長老令人驚懼的「紅蓮獄火」給滅了。

「不可能!」三長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女人又動了,她的手臂抬到空中,做出「吸人」的動作。

三長老便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瞬間飛到了那女人的面前。

這個過程中,他不是沒想過自救,但可惜的是,不管他如何掙扎,他的修為就好像被禁固住了一般,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想幹什麼?!放開我——」

就在三長老驚恐的目光中,楊香薇面無表情地將手放到了三長老的頭頂,硬著當著門羅家族的面將他身體里的那朵「地獄紅蓮」給抽了出來。

這下子,不只門羅家族的人嚇了一跳,就是楊家女眷也嚇了一跳。

我靠!

那可是地獄紅蓮!

不,她們不是想說地獄紅蓮的問題,而是全天下都知道,門羅家族三長老之所以會擁有今天的地位,就是他年輕的時候遇到了奇遇,僥倖契約了一朵地獄紅蓮。

一般來說,像這種契約的東西,除非其主已死,否則外人很難用蠻力將人家的契約物給弄出來。

可眼前這一幕……

直接打破了常規,楊香薇就是當著大家的面,在沒有弄死三長老的情況下,強行將他身體里的地獄紅蓮給抽了出來,還強行解除了兩個的契約。

按理說,地獄紅蓮既然已經跟三長老契約,就是已經認他為主了,誰要是敢傷它主人,不就是與它為敵嗎?

先別說能不能強行解除它與三長老的契約了,就是你要傷害它的主人,地獄紅蓮第一個先弄死你。

但……

。 「祖母…祖母…求您了,嬌嬌好痛,求您不要再弄了!」

言嬌嬌凄厲的叫聲在院子裡面傳出來。

言清喬找借口出了水榭,跟著言清月一路到了一小庭院後面,這會聽見言嬌嬌的哭求聲音,頓時一愣。

不是要準備去見小皇帝嗎?怎麼弄的跟殺豬一樣?

二王府遠沒有攝政王府守衛這麼森嚴,多數的暗衛都集中在二王府主院主屋附近,言清月身邊跟著的那兩個小廝殺雞都不夠,言清喬輕輕鬆鬆的就落到了這小院子的屋檐後面。

窗戶被關的嚴嚴實實,言嬌嬌的聲音聽的更加清晰,伴隨著忍不住疼痛的哭腔,一遍遍的在求著老太太。

「祖母,真的好疼…求您不要弄的,我不嫁了,我就留在侯府也行…祖母…」

「不要胡說!再等這兩個膿包挑完就可以了,嬌嬌,你忍一忍,挑完了你今天就是個絕世美人,皇上見你,一定會喜歡你的。」

這是老太太的聲音,伴隨著言嬌嬌的哭求聲,即便是隔著窗戶,也能聽得出來這聲音裡面的猙獰。

言清喬倒掛在檐角,頓了一下。

竟然是在挑凸起的膿包?

言清月從前面進了門,也同樣聽見了言嬌嬌的哭喊,走上前來一點不溫柔,對著言嬌嬌就罵。

「瞧你那不爭氣的模樣!挑幾個膿包的痛算什麼?若是真的給你嫁給了皇上,享受了榮耀的同時,你以為你吃的苦會比你現在少嗎?你現如今有人哭,日後連哭的地方都沒有!」

她被言清喬堵了話,正憋著一肚子的氣,又見言嬌嬌不爭氣,徹底來了火氣。

言嬌嬌對老太太是又厭又怕,對言清月這個長姐卻一直是又敬又怕,連言清月都開了口,她就不敢放肆了,抿著嘴巴只剩下抽抽噎噎。

言清月沒有因為言嬌嬌的服從而消了火氣,指著言嬌嬌的臉,越說聲音越大:「你以為榮華富貴這麼好來嗎?是父親母親對你太好了,讓你一點點的苦頭都吃不得,一點點的氣都受不得,言嬌嬌我告訴你,你趕緊給我改掉你那臭脾氣!不要沒給我們言家帶來什麼榮耀,反倒是拖著一整個家裡都下水!」

「…娘娘?」

老太太倒是一愣。

言清月這些年端著王妃娘娘的架子,基本上很少發這般大的火氣,聽了老太太的提醒,這才頓了頓,最後對言嬌嬌擺了擺手。